乡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生存大师 > 第219章 血腥正义
    苏芷。

    正是火凤凰苏芷。

    这一个曾经饱含热情、公理、正义的女大学生,一手建立公平生存制度的凤凰社的一级能力者,此时此刻已经完全转变。

    她穿一身透明薄纱的性感睡衣,满头长发居然呈现一种赤红的火焰之色,脸上挂着一丝满不在意的笑容,嘴唇鲜红,气血充盈,横卧在华丽柔软的大床之中,一双美丽的眼睛,正如夜空的闪亮星辰一般,炯炯有神的凝望秦暮。既如美丽温柔的情人在等待,又如性感致命的妖女在邀请,艳丽如妖!

    秦暮微微有点发愣,也有一点默然。

    其实如今的场景,秦暮早已经是预料到了。变态虐男狂,女性同性恋,火凤凰苏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秦暮早已深有体会。

    秦暮知道自己遇见的苏芷并非苏芷,而眼前出现的苏芷,恐怕才是真正的火凤凰苏芷。

    明明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但是秦暮还是在此时中想到了自己的妹妹,秦筝。

    苏芷和秦筝其实很像!

    她们都是本市艺术院校的女大学生,她们的年纪相近,她们同样拥有热情,同样坚守心中的正义,她们用自己的公正与善良来衡量这个末世时代。

    所以在很多时候,秦暮总是不自觉的想起自己的妹妹秦筝。

    苏芷已经在地狱与火焰之中重生,天真与幼稚被彻底的毁灭,而浴火之后的苏芷,终于诞生真正的火凤凰。

    苏芷依旧拥有自己的正义,她只是褪去了所有的幼稚天真。她在末世时代为处于弱势地位的女人撑起一片天空,她保护了脆弱的女人,用自己的狠毒疯狂,打出一片属于女人的领地与保护条约。

    末世时代的本市,火凤凰苏芷便是当之无愧的英雄,属于女性的英雄。

    绝对的女神,女性的守护神!

    秦暮在明明就知道苏芷的痛苦与磨难的时候,并没有做出任何试图改变的事情。因为秦暮知道,火凤凰苏芷太过重要,她必须要成长,变成真正的火凤凰苏芷,因为对于本市的女人来说,这无比的重要。

    如果火凤凰苏芷因为秦暮的插手而没有真正成长起来,那么他们失去的何止是一个战斗力强悍之极的一级能力者啊。

    所以秦暮,终究还是没有多余的动作。

    可是如今,看着已经彻底大变的苏芷,秦暮又不自觉的想起了妹妹秦筝。

    上一世的妹妹秦筝,在卑微低贱中,见惯生死残忍与冷酷,终于成长成为合格的末世人类幸存者,可惜没有力量的她,终究惨死。

    这一世,早早得到一级能力者的妹妹秦筝,却因为缺少了最关键最重要的成长环境,在心中保留了多余而且不合时宜的所谓正义与善良。

    这让秦暮头痛。

    在秦暮的保护与羽翼之下,妹妹秦筝一直难以成长。可是失去秦暮的保护与羽翼,妹妹秦筝可能遭遇的灾难又难以控制,这让秦暮左右为难。

    更何况还有秦筝在毫无意识下发出的力量,至今没有找到合理的解释与触发条件,根本无法让人放心。至于将秦暮拉入幻境,在真实与虚幻之间看见的那个神秘强大的妹妹,更是让秦暮难以处理。

    因为秦暮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秦暮最后只有微微一叹。

    苏芷就笑了,她突然起身,一身朦胧透明的睡衣,将她玲珑无暇,完美无缺的身材若隐若现的展示了出来,她笑道:“叹气?为了我吗?其实并不需要,因为就我个人来说,我现在的状态,其实非常之好。”

    女人最性感诱人的时刻,当然不是没有穿衣服的****,而是苏芷现在的若隐若现,惹人恨不得兽性大发,将所有的隐隐约约都撕得干净。

    可是秦暮面对这样的诱惑,却如同看一段木头,面对一具干尸一样。

    “火凤凰苏芷并需要任何男人的叹气,不是吗。”他若无其事的说道。

    苏芷意外道:“当初的我,面对完全没有衣服的我,可不是这样的呢?你的害羞呢?”

    秦暮道:“那是六十岁的爷爷,意外看见十五岁的孙女没有穿衣服的时候,那叫尴尬,不叫害羞。”

    苏芷微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她的声音嘶哑低沉,仿佛被硫酸洗劫过的喉咙,发出一声声高亢难听,又是难辨男女的笑声。

    “这样的形容很是贴切,不是吗。”苏芷眼神炯炯的看着秦暮,娇媚的身体走到秦暮的身边,几乎就要贴到秦暮的身上了。“有的时候,你确实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朽,那个时候的我,大概也如同十五岁的少女一样无知。不过现在呢?我已经成熟,你还舍得做一个老朽吗?”

    苏芷嘶哑的声音,居然出奇的蕴涵了缠绵悱恻的媚意。

    “立刻停下!”秦暮冷冷的看着苏芷。“我毫无疑问的喜欢女人,而两个同样喜欢女人的男人靠得这样接近,大家都会觉得恶心。”

    苏芷再一次愣住,然后一步退开,笑道:“果然啊,地球之上最为神秘的男人,人类之中最为强大的男人。秦暮,秦先生,您真是让人觉得太神秘,也太强大了,仿佛没有任何人能够解释您的来历与强大,这让我实在太好奇了。”

    秦暮却道:“也不用太好奇了,毕竟你我现在就是敌人,因为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杀人,而要杀的人,恐怕就是你的保护目标,你的雇主。”

    苏芷也道:“是啊,这么大方的雇主可是很难再找了,要是被你随便杀了,那么我的舒适生活,可就从此彻底泡汤了。”

    苏芷话题一转,却又问道:“可是就这样和神秘莫测,深不见底的您交手,无疑也是愚蠢的决定,不如你告诉我吧,你要杀人的理由是什么呢?”

    “身为军方领导之一,暗中培育黑团手下,掠夺弱者物资,残杀无辜,奸淫掳掠,腌制人肉,无法无天,这些理由够了吗。”

    苏芷点头道:“这些理由倒是完全足够,不过毕竟还是魏定国将军的人,就这样动手合适吗?”

    秦暮道:“放心,魏定国绝对只有叫好。”

    “你这么放心魏定国?”

    “因为你并不了解这个人。”

    苏芷冷笑道:“利用聚集在外围的人类幸存者喂饱异族怪物,然后趁机壮大自己,保护自己。对于这个残忍冷血的军方老头,我想我还是拥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秦暮笑了笑,却没有反驳。

    魏定国坚持的正义,坚守的道德,确实颇具争议。纵然就是末世时代三十年之后,魏定国将军这个人物,还有他的儿子魏旭,都是颇有争议的人物,但是他们父子两人所做出的功劳与贡献,却是无法抹杀。

    魏定国在末世时代最初便成功建立军方聚集地,保护大量民众。后来持续发展,通过血腥而自私残忍的累积之后,魏定国终究站稳根基。他建立了粮食生产种植的田地,他恢复了军工业生产的产业链,在魏定国势力最为庞大的时候,整个城市的所有民众,都可以无条件领取魏定国发放的救济口粮。

    强悍的魏定国的军队,甚至可以主动出击消灭异族怪物,支援其他城市,魏定国抢先建立的科研机构,也在研究和发现异族怪物的情报之中走到世界前沿,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他是世界第一个成功建立人类聚集地,并成功利用军方统治而稳住聚集地的军方首领。

    他的聚集地坚守末世时代三年之久,而且实力一直没有消退,在与异族怪物的惨烈战争之中,魏定国的实力一直稳步提升。

    最为重要一点!

    末世三年,中等异族降临,玄武兽成为了魏定国不可逃避,不可闪躲的敌人。

    魏定国动员全军,倾尽全力,巨人魏旭领军出征,与玄武兽决战于城外。纵然结果便是全军覆没,可是巨人魏旭战死沙场,魏定国在办公室中开枪自杀。

    他们父子两人,起码无愧军人的荣耀与坚持。

    魏定国坚持的正义确实残忍血腥,而且毫无人道,但是他的选择毕竟正确,牺牲大部分人类之后,他正面保护了数万民众,又侧面保护了整个城市的人类幸存之人。

    在面对必死的敌人,在面对不可避免的战斗的时候,魏定国并没有贪生怕死,而是选择了倾尽全力,轰出一个绚烂的烟花之后,归于寂静。

    魏定国在玄武兽的威胁之下,这样为全市人类幸存者们,争得了一线逃亡的机会。

    魏定国这个人,注定名留青史!

    而且不能不承认,魏定国的正义确实染满鲜血与残忍,难怪有人称其扭曲的正义。可是魏定国的正义并非空谈,不是妄想,而是真正具备可行性,可以在末世时代建立势力,保护人类的真正计划。魏定国把自己的性命都置于可以舍弃的地方,用自己的生命贯彻自己的正义,别人又有什么资格,再指责什么呢!

    秦暮重生之后,对于魏定国一直是敬而远之。

    远,就是因为魏定国的正义实在充满牺牲与邪恶,秦暮可不想自己成为魏定国的牺牲之一。

    敬,则是魏定国的赫赫战功与正义坚守。

    而且在秦暮看来,魏定国的血腥正义,其实满对自己胃口,也是颇为赞同。

    末世时代之下,人类也不乏正义、善良、守护、坚持之人。不过真正意义的好人已经不再存在,正义与善良拥有更残酷更现实的含义与转化。

    血腥的正义,冷酷的善良,这是末世时代的真正美德。

    “看来,你真的非常信任魏定国这个老头。”秦暮的坚持让苏芷很意外。“真的要杀?”

    “非杀不可。”秦暮只是简单的吐出四个字。

    苏芷叹气道:“好吧,既然要杀,我可以不拦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秦暮道:“说说看。”

    苏芷笑道:“我接受雇佣保护他的安全,这可是很多人知道的事情,让你就这样杀了,我的声誉可是一落千丈。既然要杀,就得我自己杀,那是因为他激怒我,所以我杀了他,而不是你来杀。”

    秦暮顿时愕然,但是想一想,这实在很符合火凤凰苏芷的疯狂。

    他说道:“无所谓。”

    “行,那么开始吧。”苏芷眼中仿佛闪过汹汹的火焰,似乎她一直在等待这一刻,等待一个理由可以让自己尽情的杀戮。

    苏芷突然转身,浑身爆发的火焰瞬间就摧毁了房间的大门。

    苏芷身上激发的火焰,远远强于秦暮以前看见的威力,简直就是夹杂了火药的爆炸烈火一般,轻轻一触,顿时把房间大门连同半面墙壁全部轰塌。这样的火焰,自然在激发的第一时间,把苏芷的一身衣服彻底焚尽。而且苏芷并没有和以前一样,不停激发火焰来掩饰和遮蔽自己的身体,她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火焰,然后袅娜生姿的走了出去。

    秦暮站在房间里面,只能看见苏芷完美的背后。

    一身雪白的肌肤,几乎无暇的身体,曲线玲珑的肩膀与后背,到了纤腰便紧紧一收,往下更是挺拔秀丽的双臀,笔直的双腿,还有峰峦之中,两股之间,那深深的黑色阴影,几乎让人发狂。

    苏芷根本不在意自己没有穿衣服,她摇摆生姿的走了出去,站到走廊之上,然后展开了双手,娇媚道:“好看吗?诸位!”

    外面大厅顿时寂静一下,然后便有无数的男人哗然起来。

    苏芷大笑道:“好看吗?美丽吗?”

    在嘈杂、喧哗、激动的男人声音之中,苏芷毫无顾忌的展现自己的身体,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可是她依旧笑得娇媚,笑得张扬。

    然后,巨大的烈火突然在她的身体之中冒出,一个美丽无暇的女人身体,瞬间变成了一个烈火构成的人形。

    火焰爆发!

    秦暮就是站在房间之中,也深深感受到了温度的剧烈和火焰席卷出来的飓风。

    火焰瞬间激发,又是瞬间消失。

    苏芷依旧若无其事,浑身****的站在走廊之上。她身上的火焰消失了,可是大厅之中,任何一个活人也没有留下,只有大量烧焦的尸体,无数黑碳一般的家具,还有彻底焦黑的四壁与地板、天花板。

    “男人们,在这样的美丽之中死亡,应该觉得荣幸吧。”苏芷轻轻的笑。

    这一击,她几乎将整个楼层毁灭。

    所有在二楼的人类,当然也是瞬间全灭。

    不到一会,便有繁多杂乱的脚步声音响了起来,大量的人一下拥挤到了二楼之中,然后便有一个气极败坏,极度愤怒的声音大吼起来。

    “苏芷!你干什么呢!”

    苏芷笑道:“我啊,现在想要杀了你呢。”

    “疯子,疯子,你个神经病的疯子。”那人简直气疯,他疯狂愤怒的大吼大叫起来。“给我开枪,给我杀了这个疯子。”

    可是那人刚刚出声,苏芷已经挥起手臂,只见她的手掌突然变得赤红,然后激起刺眼的红光,一道红芒瞬间****而出,然后便有巨大的爆炸之声传来。

    轰轰轰!

    激烈的爆炸,在苏芷的笑声之中,在她不停挥舞的手掌之中,一次又一次的引爆,一次又一次的摧枯拉朽。

    没有枪声,因为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开枪,在苏芷这个人形自走坦克的攻击之下,火焰如一颗颗威力十足,攻击频率高得吓人的炮弹,轰隆隆的不停爆炸,火力猛得就如同一支小型的坦克部队在集火攻击。对面的区区枪械,实在连抬头开火还击的机会都没有。

    “停止,停止,苏芷,你等一下,先等一下,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你有什么要求你说出来,我一定帮你解决。”曾经气急败坏的那个人再次说话了,可是这一次的说话,再没有丝毫的愤怒和气势,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和害怕,还有小心翼翼的讨好和商量。

    苏芷叹道:“可惜啊,没有误会。”

    苏芷光明正大的站在走廊之中,丝毫闪躲的动作都不用,但是疯狂的火力轰炸一直没有停止,不停有人惨叫,不停有人死亡。

    那人又尖声愤怒的说道:“我是你的雇主,我雇佣你来保护我,你讲不讲信用,将来有没有人还敢用你啊。”

    苏芷毫不犹豫就说道:“你在食物之中下药,试图用药迷我,上我,玩我,结果被我发现,最后全部杀光。你看,这个理由足够好吧。”

    说到这里,苏芷哈哈一笑。

    “你个神经病,你个疯子,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嘛,你敢动我,魏将军一定不会放过你。不要以为你这样的一级能力者有什么稀奇宝贵的地方,魏将军的手下,你这样的一级能力者到处的是,还有魏旭,不会放过你!”

    苏芷冷冷一笑,她再次张开双手,再次点燃自己的全身,巨大的烈火再一次席卷整个楼层,剧烈的爆炸也再一次将整个二楼化做火海。

    这一次的威力,甚至强于上一次,证明苏芷还远远没有出尽全力。

    惨叫,哀号,求饶,临死的凄厉怒吼,火焰重度烧伤的痛苦吼叫。

    火焰一发即收,苏芷一击,再次全灭对方。

    “不要这样,不要,我求求你,有误会,一定有误会。”一个虚弱的声音,痛苦而挣扎的说道。

    苏芷叹气,摇摇头,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磕,一朵小小的火苗跳跃在她的手指之上,她微笑道:“真的没有误会。”

    “不要,你不能这样,求求你,不要,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那个声音痛苦的哀求起来,仅仅听见声音也可以知道,这个人已经彻底崩溃,泪流满脸,痛哭流涕。

    秦暮一直站在房间里面没有出去,不过鬼族超级感官的感知,也让他完全看见了整场战斗。对方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苏芷已经大获全胜。

    秦暮没有继续停留,他直接转身跳出窗户,便直接离开了。

    秦暮刚刚走出十多米的距离,一次恐怖之极的爆炸在身后响起。威力之大,远远超过前两次爆炸的合力。火焰彻底将整个三层楼的小洋楼毁灭,墙壁倒塌,天花板飞上半空,卷起一个十多米的蘑菇云来。

    整个楼房都彻底塌陷了!

    苏芷就在火光之中安然走出,轻轻巧巧走到秦暮的面前,笑道:“怎么样?好看吗?”

    如同一个刚刚拿了满分的小女孩,正等待着自己家人的夸奖和鼓励。不过没有穿衣服的她,背后楼房熊熊大火的她,也不知道所谓的好看是指什么了。

    “看来你的力量确实强大不少,不过你显然没有接受我的建议,不过将来还有机会,抢先吃了你的父亲吧。”

    秦暮没有回答苏芷的话,而是突然这样说道。

    苏芷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秦暮继续走开,苏芷则是阴沉的站在原地,不再说话,却也没有继续跟着秦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