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鬼行纪 > 第六十章 劝善
    清惠夫人带着李澄一路往东南方向飞逃,约有半个时辰,功力几乎快要耗尽时,不得已落入林中。

    她先施法驱逐李澄身上的阴气,然后盘坐在一旁树下,运功疗伤。

    李澄朦朦胧胧间醒来,发现自己身处陌生地方,旁边竟是那位供桌上的神明。

    他大吃一惊:“夫人!您就是庙里的那位神明?刚才是您救了我?这是哪里,您怎么了?你怎么受伤了?”

    下一刻,他注意到对方状态似乎不太好,他想要靠近,但又担心会打扰到对方。

    清惠夫人运功之余,睁眼看了看李澄,摇摇头,声音平静道:“现在没人了,你若是要动手,便动手吧。我元气大伤,真元耗尽,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

    李澄表情一愣,赶忙解释道:“夫人!你在说什么?什么对付你?我干嘛要对付你?”

    清惠夫人嘴角流出一丝白色血迹,抿嘴淡然一笑:“刚才一路上,你明明有很多机会,只要出手,我必死无疑,可你偏偏没有。足见你也在犹豫,此是善相和人性已生。”

    “这一个月来,你机会颇多,只要趁白天毁了我的庙宇,我就无路可逃。可你没有这么做,还屡次犹豫,便是这份善意,就值得我带你来这点化于你。”

    李澄神情越发疑惑:“夫人!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明白,要不是你,只怕我死在那都没人管,我谢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害你。”

    清惠夫人淡淡一笑,眼神中带着清明,神采仿佛早已看透一切:“我早就过了什么才子佳人,互相爱慕的年少时光,何况我没什么姿色。”

    “就算你真的是十月怀胎,妈生爹养的真人,也差了我几十年的辈分。参合道人派你来算计我,实则是下下之策。”

    “像你这种出身,多是饱读诗书,不信鬼神的。就算信了,也多是恐惧大过爱慕,巴不得远离鬼怪,又怎会乐意接近我?若真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子,才可能会被你蒙过去。”

    “你容颜俊俏,刻意接近我,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白痴瞎眼,要么就是别有用心。你既非前者,必然就是后者。那俊川将军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旁人却不知道,私下里他一直敬我如母。他虽然好色,人品却并不坏。”

    “今晚他无缘无故性情大变前来攻击,想必已经遭了毒手,有人借他的皮相冒充他。刚才他们三个都口吐绿色血液,我便知道发生什么了!我早就劝他多次,不要和邪道为伍,他却不听,可惜了色字害人。”

    李澄更加手足无措,表情丝毫不像作伪:“夫人,到底是什么将军毒手?你救我出来,我怎么可能要害你?你这些话,我真不明白!”

    清惠夫人又到:“我之所以带你过来,是希望点化你能迷途知返,改过向善。这么长时间,我也探明了你的出身,你与他们三个不同。”

    “他们三个是草木所生,本为妖鬼,受制于木母本体难脱自由。但你是人血点化而出,并有人的精魂,脱去木母制约,已经是有情有性之辈。若能走上正道,必然造福一方。”

    “那参合道人多年前刚来到这,我就已经知道他的根底,我不是他对手,也无力阻止他。你得草木之精为血,人之血肉育化真身,还生出精魂,天生便是修道的好料子。”

    “若能用正宗道法慢慢化去木毒,将来大道可期。千万不要走上邪道,白白浪费你的根骨。”

    “俊川将军不肯听劝,已入劫数,今晚我死不足惜,惟愿你不要自误。你才刚刚出世,生性不坏,还有的改。”

    “今晚有缘相见,我便给你个姓名,你谎称叫李澄,以后便真叫李澄把。听我一言,和他们分道扬镳,我不忍再看你也步入俊川将军后尘。”清惠夫人苦口婆心,一口淤血喷出,面色惨白。

    话说到这里,继续否认已无意义。

    李澄慢慢低下头,表情变得阴晴不定,略微往前走了一步:“你早知道我要来对付你,你还救我?”

    “你刚才要是直接一走了之,现在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可见你的善并没有救你。凭什么要我背叛主人,去走你的路。”

    清惠夫人摇头道:“你还没有真正修行过,并不明白!我修行善道,不为有所求。有求便有漏,有漏便是落入下乘。”

    “我之死道,乃是我自己取得,并非天要绝我。如你所说,我大可一走了之,弃你于不顾,如此便是生路。”

    “可留你在那与妖邪沆瀣一气,将来你必然落入邪道,我又于心何忍。我知道那三个马上就要追过来,你快走吧,离开这找个地方好生修行。”

    清惠夫人抬头看了看对方,见他眼底满是犹豫,继续道:“刚才一战,我元气耗尽,已经生机全无。若能在临死前看着你回头,我死也甘心了。”

    李澄咬咬牙,微微有些不耐:“你说什么鬼话,我怎么可能只凭你几句话,就要背叛主人。”

    “主人要活捉你们这些鬼神,可不是要死的。你现在还不能死,主人把我造出来,就是要我来诱惑你,拖你入局。”他话刚说完,周围冷风呼啸。

    众多鬼神伴随着神光从天空降下,俊川将军带领二十多个威猛鬼兵,出现在当场。

    他神采飞扬,身放霞光云雾,面带笑容上前道:“小弟!你果然在这,她快不行了么?罢了,既然是快死的人,索性给她个痛快,主人不需要这样的残废。”

    李澄回头大喝道:“你给我住口!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命令我。”

    俊川将军表情一僵,变得满目阴寒。

    李澄走到清惠夫人面前,蹲下来到:“你不该救我!这是你自找的死路!”

    清惠夫人面带苦笑,摇摇头,眼里全是善意和劝诫,一言不发。

    李澄拿出一把漆黑的短匕,神色一冷,刺向清惠夫人,俊川将军露出阴笑。

    就在即将刺到对方身体时,李澄忽然摇身一变,化作一道黑影,短匕寒光闪烁,反身直扑俊川将军。

    俊川将军大惊,慌忙之间往后一躲,拉过左护法挡在身前,匕首正好一穿而过。

    短匕上的黑气瞬间灌入左护法躯体内,他惨叫一声,炸成绿色粘液飞撒而开。

    李澄拔出短匕动作更快,再度身如幻影,刺向俊川将军。

    众鬼被这短匕威力吓得全部往后飞退,俊川将军躲避间,匆忙屈指一抓,摄来右护法抛向身前。

    匕首一击而中,右护法同样身体炸裂,绿色浆液乱飞。

    清惠夫人明白他的选择,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身上溢出点点灵光,往外飘散。

    俊川将军又惊又怕,张口大喊:“叛徒!你竟然敢背叛主人!主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他虽然吸收了诸多真元,法力暴增。

    但李澄手里的匕首,是参合道人专门给他对付清惠夫人的。

    此物锋利无比,一旦刺中鬼神,便会被匕首内的奇毒迅速腐蚀,爆体而亡。

    哪怕他现在拥有俊川将军的法力,也不敢沾上半点。

    李澄落地,飞速袭来:“你难道就一心忠诚?你我同出一根,别以为我不知你在想什么?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他行动极快,身如虚影来回穿梭,将四五个来不及退远的猛鬼,瞬间斩杀。

    俊川将军面色来回变换,拿出一把长剑,飞上前和他斗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