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鬼行纪 > 第八十七章 察觉
    他将画压好晾干,对两个神官说:“你们很累了,去那边榻上睡吧,今晚没事的。”

    两个小神官呆呆的点点头,听话的过去,躺下不一会儿,就睡的死沉死沉。

    玄灵将画像往空中一扔,消失在了屋内。

    四神君分成两路,董钰和华渊去处理那几个虎视眈眈的歹徒。

    华渊和萧景则一路飞到城郊山顶,蒋寒看了看城里的云气,上前道:“好重的阴气,就在这施展把,视线正好!”

    他取出须弥宝镜,手作剑指,镜子缓缓浮起,漂浮在两人身前。

    两人隔着宝镜开始观察整个县城,此宝外观看似一块普通的透明琉璃片,但在镜面内,却显现出无数神识也难以感应的隐秘之事。

    诸多隐藏在县城内的污垢和阴暗,甚至人身之内的经络脉流,全部一览无余,但这些并不是他们要找的。

    蒋寒调动镜子方向,换个地方继续搜寻。一块块扫过,直到在县衙中,看到了一股极为隐秘的阴气。

    萧景惊到:“在县衙!他是怎么进去的?”

    与此同时,镜面余光扫到了县衙东北方向一座宅院,那边有一些若有若无的变异。

    “那是什么!”蒋寒将镜子移到宅院方向,看清楚里面隐藏的东西后。

    他大吃一惊:“是妖气!难道是那老妖怪已经出来了,快回去告知主公。”

    蒋寒收起法宝,两人身形一闪,急速飞回。

    大殿里,莫元冲还在纳闷,怎么两个徒弟去了这么久,要不要去看看。

    他正准备起身,这时,大殿上的金身发出淡淡的灵光。

    一见此事,莫元冲惊喜万分,神主终于有所回应了。

    他连忙跪地叩拜,金身并没有任何言语,只从虚空飘下来一张貔貅图,正好落在他面前,上面写了两个字“勿忧”!

    殿外一阵冷风刮过,左边的烛台当即熄灭,莫元冲扭头看了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今晚来的这些阴魅,比昨晚还多。它们如同蠕动的黑色云团,一只只贴在窗户上倒映出黑色影子,围着大殿不断盘旋。

    符咒把那些东西阻挡在外,但它们越聚越厚。

    莫元冲简直有些头皮发麻,他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多的阴魅同时出现。

    那些符咒效力越来越不支,阴魅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多。随着第一道符咒无火自燃,其他符咒抵挡不住,相继怦然瓦解。

    符咒全都消失后,大门被无形的怪力一举推开。阴森冷风呼啸而入,迎面吹过。

    莫元冲只觉得头顶后背,犹如浇下一盆冰水,冰凉刺骨。

    数不清的黑色云团一拥而进,直扑向目瞪口呆的莫元冲。

    正在此时,他身前白光一闪,整个大殿传出一声怒吼。

    那张貔貅画白光呼啸爆射,隐隐有一只威武的貔貅虚影跃出纸面,立在虚空,将所有侵入的黑雾净化清空。

    耀眼白光自貔貅身上一圈圈冲向四面八方,渗出大殿之外。

    一时间,无边无际的光芒,直接将神社附近的整片松林照亮。

    这只貔貅是以五行真气点化神力孕育而出,被玄灵融入破魔神光,威力十分强劲。

    白光四撒下,竟映出无数暗沉沉的阴魅,密密麻麻盘旋周围。

    数量之多,简直形如一滩黑色死水,蠕动着包裹住了神社。

    那貔貅冲出大殿,所过之处,十米范围的阴魅都被灼烧消散。

    此刻庆辉县衙内,县令毛清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大肚便便,坐在主位上,怀里抱了个女仆。

    一边调戏,一边分神说道:“孙大人,本官照你的方法果然没错,轻轻松松就入手几千两。这次你功劳匪浅,赏你一千两。”

    孙仲元穿着便服,眼眉之间阴沉之色一闪而逝,拱手赔笑到:“多谢大人厚爱!这只是开始而已。”

    “那乌森神社两百多年的香火,积存的家底岂会只有这么点?只要咱们咬住不放,他们必然还会带来更多大礼。”

    “好!好!就依贤弟所言!只要贤弟好好助我,在庆辉县这一亩三分地内,我还是能拿的下主意的。”毛清摇头晃脑说道。

    四天神再次出现在厢房,玄灵放下毛笔问道:“找到了么?”

    蒋寒上前凑近,低声说了几句话,玄灵神色一变,眉目紧皱:“你没看错?”

    蒋寒点点头:“属下敢以性命担保,此事千真万确。”

    “怪不得我推算天机,今晚时机最佳。”玄灵沉沉出了一口气:“罢了!接下来你们还有一事,需要四人联手,尽全力去办。”

    四天神听完吩咐,身形化虚,消失而去。

    接着玄灵轻轻勾了勾手,一声哎哟传出,童子赤荒神从虚空跌了出来:“你这家伙,怎么老是这么野蛮,找我出来干嘛不提前说一声。”

    他往玄灵对面一坐,翘起大腿,依旧以一股匪里匪气的语气到:“说吧,找本大爷什么事?”

    玄灵轻轻哼一声:“我教你坐有坐姿,你就是这么学的?”

    赤荒神一见玄灵面色不善,好似老鼠见到猫,很快端端正正坐好。

    待他坐的端正后,玄灵问道:“的确是有事找你,我知道你在西荒炼了一种东西,你把它拿到一个地方去,怎么用我自会告诉你。”

    赤荒神装作一副听不懂的表情:“什么东西?我炼的东西可多了。你不说是什么,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

    玄灵将扇子拿在手里,两眼灼灼盯着他问:“你确定要我再解释一遍?”

    赤荒神表情为之一弱:“那东西很宝贵的,你把它弄坏怎么办?”

    看到玄灵面色越来越冷,又立刻嚷嚷道:“好了!好了!我去拿就是了。”他赶忙化成一缕微风遁走。

    片刻之后,玄灵独自飞到了上空,遥望神社周边的阴魅被一举清空,便转身继续朝北飞行。

    这座县城已经出了问题,不仅乌森神死了,而且十里以内所有的鬼神,全都消失不见。

    对方将鬼神灭杀殆尽,一定是想要尽快破开溶魂柳的封印。

    越过城镇,玄灵来到西北方的山顶。

    略等了片刻,柳三通借着无形剑气飞来,落地后面色极为严肃:“你说的没错,我刚刚靠近探查,那个溶魂柳的封印已经松动。不过并没有全部破开,它真身尚未逃走,元神却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