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鬼行纪 > 第一百一十章 异踪
    虽然白白受了一下敲击,但目的已经达成,邵荃低下头,露出狡黠的笑意,回到檐下,拿起鞋底一针针的穿。

    “既然你不愿意进去住,那就随你吧,总之有我一天,当不至于让你们兄妹被欺负。许久没来这边了,变化倒是挺大,真是时间飞逝。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丫头,你说当初我要是没碰到你们,现在会怎样呢?”

    邵荃抬头道:“这个怎么说呢?当年的事,每一件都是相辅相成,若无那个神秘人打伤我,也就不会有哥哥听桥姬之言去害人,又如何会碰到公子你。”

    “其实很多事情现在回想起来,还要感谢那个打伤我的人,否则又怎会有今天的这一切。”

    陆玄灵闭上眼:“今晚我在这休息吧,还是这里安逸清净,怪不得你只想留在这。待会天亮了叫其他天兵都回去吧,这里的事我来处置。”

    邵荃抿嘴轻笑,利索的点点头答应:“哎!”

    “公子,公子?快醒醒,有人还愿来了!你昨晚说过这边的事暂时交给你的?”

    睡梦中,邵荃那乖巧可人的软绵声音如同挠痒般的响在耳边。

    陆玄灵只觉这声音好听至极,简直酥到了骨子里,然后睁开了眼睛,从房檐上慵懒的爬起来。

    “还愿?”现在是白天,驻守青橼神社的天兵天将凌晨已经回了天界。

    陆玄灵朦朦胧胧中回想起自己的吩咐,清晨朝阳明媚,樱花香味迎着清风扑面而来。

    四五个农妇提着香烛,将神社清扫一遍,并将鲜绿的松枝整齐插好。

    “王大婶,这青社神真有你说的那么灵验?”一人面色戚晦,隐隐有些担忧。

    “嗨,我还能骗了你不成?我骗你这个也没甚好处啊!”

    “李大婶,你也快来许愿把,你家那口子失踪多日,连官府也找不着,快来给青社神说说,许个愿,求青社神保佑,兴许明天你男人就回来了呢!”

    “还有张大婶,你也快来,青社神都能大发慈悲指引吴婶儿找到丢失的钱,你只要心诚的许个愿,给青社神说说,说不定今天下午你家钱罐就能找到。”

    两名妇人拿出了香火和贡品,除开香烛黄表,还有三碟干果,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神案前。

    这两家显然比较富足,给出的香火比王大婶还愿的还要好。想来是心知灵验,不敢太过怠慢。

    浓郁的香火之力自动流入天界,如今已不是当年,陆玄灵手中的香火数量早就收营有余,对些许微小香火已经不是太过在意。

    因此这里的香火祈愿一直交给邵荃来打理,并且还特地挑出了两个神将,十个天兵来协助。

    四司神君也从不过问西沟镇的香火事宜,只在每一个月末前来登记数目即可。

    西沟镇对面的东洞沟里,另修建了一座白财神庙,那里本来是一个流浪到此的野鬼安居,后来香火范围延伸到那边,此鬼便被收服编入天兵。

    如今庙里的白财神是蒋寒化身形象之一,两个庙宇一东一西,包围住西沟镇。

    沿东洞沟一直向东北行走,便一路通往安业县。那里和安平县一南一北,正好是尚州南下均州的官道重镇。而且安业镇内另有高手,来头不小,陆玄灵便约束手下从不越界。

    最近已经有三个村妇来祈愿,说自家丈夫沿东洞沟去安业县,结果一去不返。官府沿途寻找,没找到丝毫踪迹。

    陆玄灵掐指算了算,那些人还活着,并未死去,只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掩盖他们的痕迹。

    他起身跳下屋檐:“丫头!昨晚你还说东边最近还有狐妖出没?”

    邵荃点点头:“是的!公子!这几天来,两位巡察大将在东山松林里,隐约闻到了狐骚味,听他们说至少已有百年道行。”

    “那些狐妖许是知道我们不好惹,便只在安业县范围内活动,从不靠近这边。我正准备将此事告诉华渊,他负责东方之事,理应由他去处理。”

    陆玄灵却到:“暂时不必通知其他人,这件事不简单,可能关系到了安业镇那个神秘的高手。刚才我已推算片刻,方向在哪也有了眉目,我去处理把。”

    东洞沟名为沟,实则是一条宽阔大道,是韶云县转道安业县的唯一要道。

    沟里沿途人烟稀少,只在接近安业县二十里的山道边,有个花家村,村东有户客栈。

    客栈是花氏姐妹三人打理,沿途过往的客人经常会在这里投宿。

    花田氏为大姐,早年丧夫,便带着两个未出嫁的妹妹经营客栈。

    下午天色将暗,客栈里的水磨车咚咚作响,山道外迎来了五个便装打扮的人。

    花田氏正在磨上扫出磨好的面粉,花二姐和花三姐手挽菜篓,迈着碎步小跑进门,边走边喊:“大姐!大姐!来了四个男人,估计今晚是要投宿在咱们这。”

    花三姐补充道:“看他们的样子,来历有些不一般呢。”

    花田氏一边扫面粉,一边扭头回到:“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来了四个男的就四个男的呗,俗话说男人单身三月天,老母猪都能赛貂蝉。咱们还不像老母猪把?”

    她放下箩筛:“喏!进去洗把脸,好好打扮打扮,看看来的是什么客人?”

    花氏三姐妹拉扯着进了闺房,洗脸擦粉,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

    这时候楼下大堂传来呼声:“店家?店家?有没有人?”

    花田氏正对着铜镜带耳环,听到声音,扭头和两个妹妹对视了一眼,低声笑到:“这就来了!快下楼,出去接客。”

    三姐妹下楼,只见为首一人是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身后三人也气势不小。

    花田氏上前道:“怠慢了,怠慢了,几位快坐下歇歇,刚刚我们姐妹三人在楼上扯闲谈,没听到客人进来。几位客官是要住店,还是打尖?”

    带头的汉子回到:“今晚住店,老板娘,店里现在有什么好吃的趁热做一些。”

    花田氏笑眯眯到:“好嘞,您来的可巧了,下午我们刚买回来一些新鲜韭菜,原准备是自己吃的。几位客官既然来了,就做一些韭菜油饼,配上红豆粥。诸位要是不忌口,且先等等。”

    花二姐花三姐两人吆喝着四人坐下,并且上了茶水。带头的人点点头,发话到:“快去做把!”

    花田氏回到:“好嘞!客官少待片刻。二妹三妹,快来搭把手。”三姐妹笑盈盈去了后厨,空气中下淡淡的脂粉香气。

    三姐妹一离开,带头的人小心看了看后厨方向,低声问左侧的人道:“柳先生,这三个妇人可有什么问题?”

    柳先生摸了摸嘴上薄薄的八字胡,摇摇头:“何捕头,此地未见异态,应该不是妖物。”

    何捕头吁了一口气:“看来问题不在这,大家今晚在这里好好休息一晚,明天继续查找,那些人都在附近失踪,线索也一定在这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