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鬼行纪 > 第一百三二章 遭逢
    天空风雨大作,电闪雷鸣,仿佛是仲夏到来之前的威势,尽情宣泄。约有半柱香后,两人来到了安业县城南那座悬崖旁。

    奇怪的是,一番远远探视后,两人发现神社没有任何防御,看上去就像是普普通通的殿宇。

    许镜也有些疑虑:“没有防御,会不会有诈?”

    今晚只是为了添乱而来,陆玄灵故作肯定道:“茅德清为了隐藏,故意摆下局,上宫郡是实则虚之,而此地是虚则实之。不要被他的手段疑惑,我们眼下是悄然遁入,还是直接上去打?”

    许镜轻声道:“既是如此,我们悄悄潜入,靠近偷袭,还能攻他个措手不及。万一这里还有其他布置,若是直接袭击,反而容易没攻进去,就打草惊蛇了。”

    二人便隐身,向神社内部潜入。夜色漆黑下,来到大殿中,里面只有一座不知名头的神像。四处灯熄烟冷,没有半个人影,看着还有些破败,倒真像个无人之地。

    此地表面看上去冷情,然而在两人细细施法后,便展现出一些不同的气机,正是茅德清无疑。

    陆玄灵在地上地下仔细搜寻过后,毫无发现。两人继续前行,径直来到后院,前方是一座小屋舍。

    进了屋内,环境让人耳目一新,外面看破旧陈腐,里面反而布置得非常雅致。

    正中墙上挂着一副上古真仙赤蓬真人练气图,桌上净瓶烛台收拾的干干净净。

    靠西边禅床上,有个棕皮编织的蒲团,墙上挂着拂尘木剑和葫芦。东边的墙壁上,同样挂着一幅书法,上面写着易相经。

    这个经文陆玄灵没听说过,堂而皇之的挂在此地,连许镜都不屑一顾,估计也是大路货,没什么价值。

    整个屋内一目了然,道路到了室内戛然而止。除了进来的正墙,左边墙壁紧贴悬崖绝壁,右边是窗外河水。

    既然明着没有,必然就在暗处,两人不约而同的走到了左边的墙壁前,同时遁入其中。

    果然只穿行了三尺厚的石壁,便来到一座地下室内。又下了几个台阶,有一条很长的甬道,依照方向来看,是往东方前行。

    里面非常黑暗,又窄又矮,好似在相邻的墙壁中行走,令人感到逼仄无比。

    每隔十多步,墙壁安置有一盏油灯,此时无人入内,也就灯火全无。两人都已经完全遁形隐迹,唯一令人警惕的就是茅德清留下的防御之术。

    好在一路下来,半点动静也没,约有十来米长短,前方豁然开朗,左边出现个侧室,内部摆放着一张长桌,放着几十面画着黑色符录的木牌。

    墙壁拐角一个没盖子的破木箱,里面盛着一些珠宝碎银子。

    桌面一尘不染,地上的金银珠宝反倒落了厚厚一层灰,似乎是被随手扔在地上,看这摆放,木牌比金银更为珍贵!

    许镜看了看,并未在意,传音给陆玄灵到:“这只是摄魂木符,是茅德清祭炼鬼神所用。”

    陆玄灵也回到:“现在找人要紧,待会再来细细看。”

    再度向前只有五米,暗室就到了尽头,前方是一面铁牢门。里面歪歪斜斜的躺着两个人,左边那个身上的气息,已经有些飘忽不定,随时可能断气。

    许镜飞身过去察看,见这两个人面色苍白,高烧昏迷不醒,胸口几道深深的伤口,表面一大片漆黑血痂。

    其体内失血过多,再不救治,怕是今晚就要死了。好在遇到许镜两人,只要还活着,就有办法。

    陆玄灵输入一点法力,替他们稳住伤势。

    疗伤的途中,他还发现另有一股奇特的力量,一直在维持着他们的性命。好像是鬼神之力,真是奇怪!

    难不成有鬼神在救他们?陆玄灵不动神色,暗自留心。

    许镜掏出两颗丹药,给他们喂下去,见两人烧热退去,两人才收手。此时留他们在这,有些不安全,不如先救他们出去。

    两人商议过后,陆玄灵大袖一挥,将其收进袖子里,隐身遁走,笔直穿向地面。

    来到泥土外,陆玄灵出现的地方,四周遍布庄稼作物,转身一看,这里是断崖顶上,旁边崖下就是河道。

    陆玄灵飞身从高空横穿越过县城,来到东北方向。

    这边与那座神社相距甚远,陆玄灵寻了个深草丛,将他们暂时藏在这,又使了个障眼法,以防不测。

    检查他们身上没有留下暗手后,陆玄灵才放心折回刚才出现的地方。

    他穿入土层,刚来到地下室内汇合。刚一见面,许镜忽然神色一变,二话不说,带着陆玄灵一起遁入墙壁内。

    又接连施法,使出五道秘符封住气息,并且传音到:“有人来了,小心防备。”

    他们刚避入墙壁,从通道里迅速闪入一个黑影,竟是一位身穿员外服,看起来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此人面相富贵圆润,手臂修长,一身丝绸衣袍,头戴黑色四角员外帽。光看穿戴面目,不看他出手,更像是一个富贵商人。

    许镜看到此人,脸色阴沉无比:“宋承修!他也来了!真是晦气,他怎么会知道茅德清藏在这?”

    眼前之人就是宋承修,许镜的三师弟?陆玄灵也疑惑起来,茅德清隐藏的极为机密,宋承修是如何知道的?

    莫非五福神宫也有他的卧底?

    宋承修脚步之间虎虎生威,十几米的距离,只用两步就跨过来。来到竖满神牌的案前,眼露疑惑:“嘿嘿!这个老东西,练了这么多鬼怪,也不怕反噬了自己。”

    他在室内前后寻找了片刻,一无所获后,讶然到:“老家伙把东西究竟藏到哪里去了?”

    宋承修所寻无果,看起来极不甘心,圆润的脸庞硬生生扭曲成一副狰狞之相。

    陆玄灵看他来回翻找,有些好奇他在找什么东西?而且这里已经潜入两披外来者,到现在也没见茅德清现身,真是奇怪。

    他传音问许镜,许镜回到:“他很可能是在找五鬼秘录,也就是茅德清炼制本命鬼神的秘籍。至于茅德清,一定藏在更深的地方,我们不会推算错误的。”

    宋承修再次仔细寻找,中途连供桌都被施法搬开,在夹缝墙角细细搜查。

    毫无收获后,他摸了摸桌子前的墙壁,猜测到:“会不会这里面还有暗室,老家伙狡猾无比,把东西藏在里面?”

    他伸出五指,敲了敲墙壁试探,接着迅猛出掌,掌心火光闪烁,掏入墙壁内。

    如此动静,竟然没有发出半点响声。他在墙壁里抓取了许久,收手后没找到任何东西。

    宋承修满脸不甘,又是两爪,掏入左右两面墙壁,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他猛地回头,眼神恶狠狠盯着陆玄灵和许镜躲藏的这面墙壁。陆玄灵当下眉目一紧,掌心开始孕育功力,准备随时出手。

    许镜也分外阴沉,拿出一把寒意森森的短刺。陆玄灵心内思绪急转,这下真有些难办了,宋承修要是探入这面墙壁,必然会发现自己两人。

    到时候双方打起来,肯定会惊动茅德清。他满脑子想着要不要先出手,打宋承修一个措手不及,占据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