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鬼行纪 > 第一百六九章 无根
    陈玉卿露出笑意:“这么多年了,还能碰到这些人,真是天意。”他抬脚一步,寻着女子足迹,来到刚才她离开河道的地方,蹲下来伸手感应。

    不到片刻后,伸手微微一摄,一片树叶从水面飞过来,他夹在手中,面带一丝神秘笑意:“这种手段,真是熟悉。有这个东西,应该可以见见你的面目。”

    而后闭目入定,以树叶上的某种气息为因果线索,向源头追寻而去。在定境里,他的意识穿梭虚空,即将要揭开迷雾时,前方忽然生出一种障碍。

    这种障碍作用于意识上,并非肉眼和法力能见,显然这是对方隐藏身份的一种手段,陈玉卿笑道:“找到你了。”若是佛皇施展,他便要费上不少功夫。

    不过眼前这个人,手段实在是太差了。在陈玉卿看来,这种无相障法实在是漏洞颇多,随便一下就能打破。

    不过若是直接惊动对方,恐怕容易让他逃走,倒不如暗中进去。他进入更深层的定境,将意识也完全虚化,只存一念,往前径直穿了进去。

    根据陈玉卿的道行,他将世间分为三种界限,物质所成的物质界,此界人人可见,众生依附于其上。深一层的便是意识所成的意识界,此界诸念清晰,已经脱离色身。

    大部分修士,无论玄门还是佛门都能进入此界,只是方法手段不同,见知也不同,故而实际上理解的方向也不同。禅门最善在定境中观照意识界,所以定功极深。

    至于最深层的,便组成意识的微细念头之界,被他称作微细界,意识也是靠念念相续不断生灭而成。

    当年他被佛皇的金刚界曼荼罗困住之时,便心存死志,意识全消。反而一念不生,因此瞬间了悟甚深秘境,直接顿超意识界,进入了微细界。

    自此之后,只要他愿意,便可借助这种微细界成为掌控世间的世自在主,只要凡尘尚有念头存在,他便可以存神在众生的意识心中,永恒不灭。

    甚至他能够借助微细界的存在,篡改人间众生念头和意识。但是这种手段在佛门来讲,更类似于魔道了。他当然不屑为之,禅功定境只是一种修行的助缘,证入这个境界并非真正见道。

    若是沉迷进去成了微细界的世自在主,以他看来,这种存在与其说是自在主,倒不如说更类似于障道的身内五阴。他所修所行便是超越微细界,成为更高层次的存在。

    何况这手段只对凡人有效,修炼之辈皆能降服意识念头。操控意识界对于修行之辈来说,基本上等同于拿着棉绳捅老虎。

    根据古老的禅门秘典记载,佛祖当年修行时,其实也在定境中抵达了这个层次。但佛祖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并没有去做那个世自在主。

    佛祖甚至连微细界也超脱,进入一个更深层次的无色无念之界,那个境界究竟有多神奇无人知道。经文上只是浅显的写了一句念力灭尽,世法不存。

    根据佛祖所传《佛本行纪杂事》所讲,后来也有弟子违背教规,私自进入这个境界。于是意识瞬间灭尽,肉身没了所依所缘,崩溃成最原始的四大本质,彻底消散在这个世界上。

    后来就有诸位祖师传说,无色无念之界对修行人的损伤颇大。若是不能像佛祖一样任运自如,万万不可住此境界,否则就会肉身自动崩溃而死,再无见道之机。

    陈玉卿自然不会去做蠢事,见道和定境可没什么关系。只要能修炼成道,见不见那个境界,毫无影响。

    他将自己还原成最细微念头,穿过这层意识界的障碍。眼前景象一变,化成了一个巨大的水天海洋。朦胧云雾四处漂泊,到处显得似虚似幻。

    水面平如镜面,倒映出一个更加虚幻的空间。这些水云并非是实物,而是修行者的意识境界。凡人意识散乱,境界呈现出的,便是变幻不休的杂乱之物,如同打翻的油漆色彩,诡异而又绚烂。

    而修士一念专注,念头越单一,意识界也越是清明。眼前这个人明显是修了佛门的一些功法,将意识界的杂念完全清空,只剩下最简单的思绪。

    不过他所修的方法有误,若不善加引导,马上就要落进旁门,甚至堕入魔道。

    陈玉卿微微感应片刻,一念之间,抵达了不可思议的空间距离,来到一株生长在水面的青色矮树下。

    矮树有八根枝干,叶叶碧绿如巴掌大小。但是并没有根须,而是直接树立在水面,倒影朦胧。树下坐了一个非男非女,相貌英俊柔美的青年。

    青年穿着类似菩萨的装束,正在闭目修神。陈玉卿看到这一切,终于明白了许多事,这男子修行的功法,明显是针对自己而来。

    他自暗笑道:“真是难为你了,知道我已经出来,竟想到用这种办法来避开我。这小子白白做了嫁衣,替你受劫。我禅门立下定中因果,绝非浪得虚名。”

    “何况我的法门,又怎会是你能避的开?”陈玉卿并未现身,而是向下传音到:“你的无根树我拿走了,若是要寻回来,找你的师门来讨要。”

    声音浩浩荡荡在云水间回响,青年陡然睁眼,面色大变,开口发出男女混杂的声音大声道:“何方神圣,竟敢闯入我的定境。”

    虚空不见半点回音,一只手臂陡然破空伸了出来,快速抓向无根树。

    男子大惊失色,运起意念铸成一面铜墙铁壁,将无根树牢牢护住。怎知那手臂竟然丝毫不避,一举穿过屏障抓住无根树,往出一带,消失在云水之间。

    意识界瞬间震动起来,水云如同打碎的玻璃,迅速崩溃。男子哀嚎一声,退出定境,整个世界一瞬间消失!

    扈都城内,一处高阁暗室里,有个浑身裹着白衣的神秘人猛然醒来,张口吐出一滩鲜血。他身穿华丽披风,将整个身体遮掩起来,头戴华丽金冠,脸佩白底金纹面具。

    肩上是金纹护甲,连接着大披风,其浑身气息缥缈不定。此人醒来后,从袍子下伸出带着白手套的手臂,扶住一旁栏杆,言语中满是惊恐:“是谁!是谁竟能闯入我的境界中盗走无根树——”

    丹水河旁,陈玉卿手里捏着一根三尺长,看起来碧绿苍翠的小树枝,面带笑意,一步踏出,回到了书店内。

    多罗大将见状,开口问道:“禅师,您回来了?此行可见到什么?”

    “见到不少东西,还拿了个有趣的玩意回来。”陈玉卿将树枝随手一抛,扔进了矮案上的小黑瓷瓶里。

    多罗大将一见此物,略微有些惊讶:“无根树?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等奇物存在。禅师,您是在哪收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