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鬼行纪 > 第二百一一章 咒事
    陆玄灵眉目一紧:“背后的势力?可曾查出是谁?”

    “回主公,是如今的均州月神,以前名叫寒神!茅德清未占据上宫郡之前,寒神才是此地的最强鬼神。此神被茅德清赶走之后,逃窜到均州改名为月神。”仁国天王回到。

    “前段时间听说茅德清被杀死,便派遣麾下的天权神前来试探。”

    陆玄灵冷笑到:“这块地盘已经是我囊中物,岂有让外人觊觎的道理。既然南北各方人物都要来,正好处理个干净。”

    两个鬼神面面相觑,各个抽出腰间陌刀,准备随时迎敌。陆玄灵问完话,看了看两个鬼神,淡然道:“把他们收了!”说完提步踏上天空。

    半个时辰之后,洪真一直盯着墓地泥土内掩埋的稻草人,越来越有些担心和疑虑,怎么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草人还没反应,难道是事情有变?

    要是县令夫人魂魄被拘出来,这边的稻草人早就冲出泥土,产生异变。这都一个时辰了,还不见动静,难道有别的变数干扰。

    他想了想咬咬牙,顾不得那么多了,准备强行施法,隔空杀死县令夫人。强行做法杀人,可能会被官府察觉,万一事情败漏,更是危险重重。

    但今晚已经在神主面前开口承诺,若是事情不成,恐怕难以落好。于是他将旁边黑盅盖子揭开,里面满满都是翻滚的毒虫黑水。

    洪真以木钳夹起三只,扔进墓土,口中念念有词,一点点将黑水倒进土里。他脱下外套,从坛前一个大瓮里取出一件血水浸泡的黑衣,偏袒右肩披在身上。

    以右脚压住左脚,面向神像,一目向左上翻,一目向右下翻,眉头紧皱嘴部大张,发出愤怒的出气声。然后用猪粪牛粪,混合着骨灰倒入。从神坛右侧地面拿起一束红色的香花,揪碎一同扔到泥里。

    而后一边口念咒语,一边将黑色烧焦的毒芥子,一粒接着一粒,扔进墓土内。盅内墓土软化成稀泥,开始冒出黑色汁水,犹如活物一般,缓缓涌动翻腾,搅出怪异的形状。

    洪真取出一根皂角刺捆扎成的木杵,饮下坛前供水,对着木杵连喷三次,在蜡烛上烧烤片刻,眉目一抖,狠狠刺进墓土内。黑色稀泥顿时喷出,涌出一股黑烟,不断吱吱作响。洪真念咒之声更加迅疾。

    稻草人漆黑一片,被稀泥拱出,室内黑烟尽数顺着草人五官钻入。眼看就差最后一步,忽的草人嘎吱一声脆响,无火自燃,瞬间化作灰烬。

    洪真面色一慌,刚喊出一声“不好”!整个瓷盅混合着黑泥砰的炸碎,污秽飞溅的室内到处都是。

    而后法坛也被掀翻,洪真受了反噬忍不住一口老血喷出,被弹开摔倒在地。童子听到动静,立刻跑进来扶起洪真大呼:“师父,师父!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洪真挣扎起身:“今晚到底是怎么了,两个神将出动,为何一点动静也没有?”

    就在此时,忽的一阵阴风入内,烛火瞬时熄了几盏,房子拉门无风自动左右而开。

    洪真扭头望去,眼眉一恣大喝道:“何方小辈,胆敢闯入?”一丝低沉的风啸后,室内空气一冷,几盏烛火相继熄灭。

    随即飞入两个浑身寒意的神将,他们一见洪真,一人大怒上前:“洪真!你这个老匹夫,竟敢骗我们,这破木牌子根本没有半点用处,要不是我多心稍微试探,现在早就被官府红光烧成了灰烬。”

    洪真双眼惊讶,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难道事情泄露了?

    他心如电转,瞬间想出对策:“两位神将,我怎么敢骗你们,这木牌嫁接了县令之子和县老爷气息,衙门气势根本不会阻拦你们。当着神主的面,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说谎。”

    他望着两个气势汹汹的神将,心头一计生起,反而责问到:“两位神将,你们怎么去了这么久,须知木牌有半个时辰的功效,难道是你们自己错过了时间?”

    “老匹夫,还敢胡说八道。”发言的那个神将大怒:“之前神主问你调查本地的鬼神情形,你根本就没告诉我们,这边还有一个新崛起的鬼神,我们两个正好在半路上碰到他。”

    “要不是我们法力高强,将其击退,哪里还能晓得这些?今晚的事你难逃其咎。”

    洪真双目圆睁,不可置信:“还有别的厉害大鬼神?这绝无可能,两位神将是不是看错了。”两个神将本就身形相同,连声音都是一样的嗡声,到现在为止,洪真依然没能将名字和他们本人一一对上号。

    另一名神将上前怒喝:“难道是我们骗你,你自己看看,你做的这鬼东西。”拿出那面木牌一把扔到地上。

    洪真捡起来,只见木牌通体焦黑,显然是被一种法力灼伤过。从其内部,隐隐有熟悉的气息传出,仿佛是一种极强的纯阳法力造成的伤害。

    洪真越来越疑惑,不解的呼道:“不可能,不可能,明明没有错的,对了!或许是——法术太弱,瞒不过官府气数造成的。”

    神将冷冷言到:“这是你自己的漏洞,自己想想清楚待会怎么和神主解释,今晚我们神若不是留心试探,只怕都要死在那边,到时候看你还如何给神主交代?至于本地另有其他鬼神的事,我们也会告知神主。”

    洪真赶忙拦到:“两位且慢,此事可否给我一天时间调查,先不必惊动神主。好歹我们也是同为神主办事,将来或许还有互助之时,且给老夫三分薄面,事后我一定赔礼道歉。”

    “你这是想让我们隐瞒实情了?”那神将不为所动,“我们乃是神主贴身大将,自然要时时将一切消息报告给神主,你今天要我们卖你一个情面,那他日别人又要我们隐瞒,以后事事隐瞒,还如何为神主办事。”

    洪真面色有些怒意,再次询问:“只要事情办成,又何必分隐瞒与否,两位果真是一点情面也不留?”这次事情实则是神主授意,若是为神主所知,虽然未必会重罚,但是一个办事不力的过错必然是逃不掉的。

    两个神将一言不发,洪真冷冷走开,站在一旁:“好!好!既然两位忠心耿耿,老夫又何必多说,两位请把!”

    神将化风离开后,洪真狠狠拍碎供桌,破口大骂到:“蠢货!两个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