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鬼行纪 > 第二百五五章 雪犼
    董钰落下云端“这儿搞定了,接下来要尽快去白石王神社,还有个邪神藏在那边!”

    蒋寒将神社里财神像上的残余香火收走,打上神力灵光“不急!有华渊和萧景盯着,他跑不了。我们只要将周边的鬼神清理干净,尸魔也无处藏身。”

    “而且攘外也需要先安内,上津城南就是均州,那边的鬼神远比我们这边复杂。先把我们这边清除一空,再对付外来的鬼神,这样更妥当。”

    财神金身发出淡淡光芒,虚空一震,和天界勾连在一起。这座神社也变成了天界覆盖的分社,此后香火皆会自动聚集到天界虚空内。

    做完后续,众神腾云而起,带着天兵迅速飞往白石王神社,陆玄灵一直尾随在后。

    行至白石王神社上空,陆玄灵俯视一看,眉目微微带上一丝惊奇“好东西!”

    白石王神社坐落在伍坪村东边峡谷的树林内,规模比财神庙稍大,背靠着一块突兀耸立的灰白巨石建造而成。

    这次战斗,由蒋寒在一旁协助,董钰打头阵。

    董钰落到地面,神社夜间无人,一条石板铺成道通往神堂,道两旁各自有三盏七尺高的石灯。

    尽头那座神堂分外幽暗,檐下耸立两根石柱,顶上驮着一只绑了红布的狐狸石雕。

    四周静悄悄的,既没有香火气息,也没有鬼类特有的阴腐之气,这种不同寻常的现象,让蒋寒与董钰都有些纳闷。

    这几日阴雨连绵,地面厚厚一层黄叶,董钰踏着湿漉漉的石阶,心翼翼的走近了几步,来到狐狸石柱前停下,轻声喊道“里面的神明,有客人来了。”

    神社内轻轻一声咳嗽,自门窗传出灯火亮光,黑黝黝的山谷有了这一丝光芒后,显得不再那么深沉幽静。

    神社大门自动拉开,走出一个穿着白色劲装,一头长发的青年男子。

    这男子脸色苍白,身上并没有血煞和阴腐之气,眼眉清冷。可诡异的是连香火气息也没有,董钰不禁诧异到“阁下就是石王神?”

    男子拱手见礼“在下正是,不知阁下乃是哪方上神,驾临寒舍有何指教?”男子一身气息浑而不漏,迥异于常理,连神眼也看不出底细。

    董钰暗中仔细查看了周围,没有秽物,更没有人骨血气。此神看起来似乎不是邪恶之辈,这倒让董钰感觉有些棘手。

    本来对方要是一个像红财神那样的凶残之辈,直接打上去就是。可眼前这个偏偏不知底细,却让董钰不好先出手。

    这个时候,一直在一旁观望的陆玄灵,也觉察到这个男子的不同,此人身上有一股极为奇特的玄气在遮掩。他取出太虚神册,倒映出男子的影像。

    在太虚神册的帮助下,男子的本质逐渐一览无余。此人竟然即将修成金丹,丹鼎之气厚重而又圆满,而且这人并不是鬼神!

    拨开他的藏形之气,看清此人真身后,陆玄灵不禁有些意外。这种山林野地,怎么还藏着这么一个厉害的东西?

    于是立即传音给董钰“不必留手,这东西不好对付,直接发动最厉害的招数。”

    董钰一听陆玄灵声音,那丝迟疑瞬间尽去,挥手便是金刚降魔杵。虚空立时射出万道烈焰光芒,如大日迸发,将神社照的光明一片,一举攻向男子。

    金刚降魔杵突然袭击,威力之大,令男子着实大吃一惊,忙双手向前一推,飞出一黑一白二色气云,立即暴长扩增。

    一晃眼之间,已大如山岳,直冲霄汉,对着金刚降魔杵的无穷烈焰神光,狠狠撞上去。

    黑白二气一遇烈焰神光,好似阳春白雪,瞬间消融,层层瓦解。

    神光搅动残余黑白二气跟着一起旋转,腾上高空。一片金光内,烈焰飞扬,声势益发惊人。

    此时金刚降魔杵外,上下四方俱是金光环绕。祥云无穷无尽的往外喷射,以至于规模越积越大,如骇浪惊涛,突突上涌。

    陆玄灵早就试过金刚降魔杵,虽然没有真身佛宝独钴神杵厉害,却也是难得的法宝。

    没想到在董钰的手中,此宝威力强横到如此地步,而且它的作用远不止于此。

    “高手!”那男子大吃一惊,摇身散出四五个虚影,化光就要遁走。怎知刚腾空而起,又觉得头上一沉,如同山岳般的重量轰然砸下,一举压到头顶。

    四五个虚影只能在原地挣扎,跳动半晌后,未挪开半寸。

    男子抬头一看,只见一把三层香云伞盖正悬在高空,洒下万千瑞霭祥云,将整座神社罩住。

    此人动弹不得,张口大吼“你是哪里来的鬼神,无缘无故打上门来,究竟是为什么?”

    董钰也不废话“废话少说!你若愿意归顺于我,我自然不再为难你!”金刚降魔杵收了光芒,一套琉璃环飞上前,滴溜溜一转。

    自环内涌出一股无形波动,将周围虚空全部定住,林间翻飞的落叶瞬间停滞。

    男子本来就被祥云宝盖压制住,此刻连虚空都被锁定,更加难受。

    他张口大吼,发出野兽一般的叫声,脸孔生出白毛,四肢变成利爪,身形迅速膨胀,撑破衣服跟着一起变大。

    一声惊天怒吼之后,烟云散开。男子变成了一只丈余长,头像狮子又像龙,通体雪白长毛的巨大神犼。

    蒋寒一直隐身在旁边,看到此人现出原形那一刹那间,眼底一惊,张口便喊“雪犼!”

    犼乃是人死之后,尸身经过种种天地造化,吸收地气和日月精华,诞生的一种吃人怪物。

    眼前这只犼年岁还,估计是刚修成犼身不久,虽然即将修成丹鼎,却还没有厉害的宝物傍身。

    雪犼现出原形,身上那股凶历之气散发开来,脖子上带着一串雪白的人头骨珠。

    树立在神社门口的狐狸雕像被气劲冲破,表皮崩裂。包裹在石壳内的,竟是两具婴孩尸骨,一股股恶臭四处弥漫。

    雪后怒吼连连,声势惊天动地,周身气势陡增,隐隐有挣脱压制的迹象。陆玄灵立刻传音道“蒋寒!用七宝金幢!”

    蒋寒听到声音,忙伸手向下一压,倏地祥辉万丈,大放光明。一道彩霞裹着金幢虚影,笔直坠落,直挺挺压在了雪犼背上。

    巨大重量再次罩顶压下,雪犼支撑不住,轰的一声扑在地上。四肢还在强撑着往起爬,一边咆哮,一边撼动宝幢微微摇摆。

    蒋寒见状,向下一指,宝幢猛然长高,光华瞬间加大。周匝腾起大量金色云雾,裹住金幢往下沉。雪犼被压得原地不动,四个爪子乱扑乱抓。

    董钰见状,收了伞盖和琉璃环,雪犼依旧在宝幢的压制下,动弹不得。

    他走到雪犼面前,淡淡道“你我本身没什么恩怨,只不过我要扫清本地一切鬼神。你在这里收集香火,却还伤人性命,自然成了我要镇服的对象。”

    “只要归顺于我,我便饶你性命。你若不从,别怪我出手狠辣!”董钰扭头看向石柱,内里的孩尸骨燃起金色大火,眨眼之间,烧成了灰烬。

    雪犼被金幢制住,挣扎许久,气力有些微弱,金幢却依旧光芒万丈,稳稳不动。

    听到威胁,雪犼眼神一惊,立刻明白自己现在无力反抗,赶忙轻轻点头求饶“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我听从你的吩咐就是了!”

    董钰微微一笑“很好!以后跟了我,不许吃人,更不许随意伤人!”说完拿出一杆金莲花,往雪犼背上一抛,化作一尊三层金莲台。

    这座莲台乃是从千叶金莲分化而出,虽有妙用,却不及千叶金莲玄妙。

    陆玄灵现出真身,缓缓走下天空,董钰蒋寒带领众神忙过来拜见。

    看着眼前这个神兽,陆玄灵淡笑到“你光是口劝无用。这个犼乃是天生造化,似鬼似妖,吃人本性很难更改。”

    “你刚才没察觉到其他气息,就是因为尸腐之气是他最喜欢的食物,香火乃至血气都能被他吞噬。他又收束了自身气息,所以你们都看不出他的本相。”

    “他丹鼎将成,还未领悟地仙奥妙。否则,再过些时日,让他修出丹元,就没这么容易对付了!”

    陆玄灵伸指一点,变出一条金色绳环,递给董钰“把这个给他带上,我再传你一个咒语。以后他要是再敢吃人坏事,你就用这个来约束他。”

    “是!主公!”董钰将绳子向前一抛,勒在了雪犼的脖子上。

    陆玄灵看到雪犼眼底还有一丝凶光,上前笑道“你也别不服!跟了我们也有莫大好处。否则,你至多逍遥一段时间,劫数一到,立刻就会被修士们铲除。跟了我们,你反倒有活命的机会。”

    以往天下太平时,绝不可能诞生这种怪兽。只有动乱将来,才会给他出现的时机。

    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犼这种怪物一旦出现,都象征着灾祸和杀伐。如今天地杀劫将起,这只犼也在慢慢孕育。

    将来一旦借助劫气快速修成飞天金毛犼,便可以飞天遁地,能控水火。一出行就赤地千里,人畜灭绝。到那个时候,这种凶兽会变得法力滔天,极难对付。

    好在这次发现得早,趁他还没成气候,凶性未曾深入骨髓,还有回转的余地。

    陆玄灵摸了摸它雪白的鬃毛,手感不错,又对他到“而且你除了给董钰当当脚力,其他时候只要不作恶,不伤人,与你现在也没什么差别,你看如何?”

    雪犼口吐人言“凭什么!我在这里自由自在,凭什么要受你们约束?”

    陆玄灵挥挥手,示意蒋寒收了他背上的金幢。雪犼站起来,张牙舞爪的恐吓。他心知自己不是对手,只能做做样子,根本不敢下口。

    陆玄灵暗思,这雪犼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还以为可以在这里逍遥度日。其实天地造化出他,就是为了将来可以让他引动杀机。

    到那个时候,自然会有种种意外降临,迫使他出山,将他推上注定的命运轨迹。

    那时能不能活下来就是两说了,陆玄灵不想提前告诉他这些,便淡淡的笑道“你要是不服,我就把你在这的消息告诉其他修士,让那些修士来收拾你!”

    雪犼听了微微一抖,浑身炸毛!他显然清楚修士们的厉害。

    董钰看他的样子,暗暗觉得好笑“你也别怕,其实你跟了我们,以后未必比现在差,而且我还可以保护你不被修士伤害。”

    眼下形势比人强,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估计是这凶兽想通了,便点点头,将身体缩到狮子般大。

    “主公!既然这里也收服了,我等赶紧接着去下一个?”蒋寒开口问道。

    陆玄灵却伸手一拦“先不急,这家伙还有些心思,别有事情瞒着你呢!”说完似笑非笑的看向雪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