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鬼行纪 > 第三百六六章 土地
    (防盗章节)“京畿道出事了,祖师爷们费尽心机,苦心布局,才培养出七个大气运之辈。就在刚才,其中三个竟然被其他人捷足先登。骊山附近的那条毒物,也被人放了出来。”

    童子一听,意识到不好“师祖,我等明白了,这就下去吩咐。”

    待童子退去之后,道人掐算许久,却始终不得要领,天机一片混沌模糊。但他能感应到,京畿道一带,已然完全脱离了自家预定的轨道。

    他心下万分疑惑,事情为何突然起了变化?自从上古仙道破灭之后,诸仙未曾恢复之前,峨眉历代祖师合理推演天机,预测到一万五千年后的这场大劫。

    所以峨眉青城的前辈,便开始提前布局,为了应对此次劫数,他们准备下诸多机缘,暗中培养了很多仙真,并且还留下七个高人不断转世,在凡间积累气运。

    一旦将这七个人收回门中,各个都是修道的奇才。只需稍加培养,必然会成为坐镇山门的关键人物,甚至未来还会成为弘扬峨眉的领军。

    那三个仙道劫主,也早早接回山中,为此他们还算计了昆仑与南山派。然而这些安排乃是绝密,为何会有人能知晓?

    这种紧要时刻,可恨龙虎山那位,明明身为南派仙门中人,却与那名神道劫主不清不楚。上次自己派人上门试探,龙虎山既没有明确表明帮助自己一派,又没有完全倒向那位神道,态度颇为暧昧,看来还在观望中。

    南山和昆仑虽然双双没落,但他们两派若是联合起来,事情一样会变得颇为棘手。而且这次事情暴露,搞不好南山派那位已经察觉了。

    南山派那位能知道,昆仑派那位必然也不落后。甚至他暗暗怀疑,这些异变,极有可能就是昆仑南山两派所为。不管事情真相如何,看来骊山那边的动作要加快了!

    为了骊山下那两件东西,山门已经准备了一千年多年,五百年前,甚至还牺牲了一个掌门种子。那尸魔正是依靠那两件东西,才能称霸万年,无人敢惹。

    此次若是夺到手中,就算昆仑南山联手,也不惧他!至于青玄祖师那个老东西,只是个目光短浅的无底洞,适逢气机罢了,根本不值得长久合作。

    天下间的形势看似模糊,实际上南派诸仙已经局势明朗,就看此次谁能棋胜一招。他盯着三根枯萎的莲花,面露冷色,抚袖一甩转身离去。

    另一头,陆玄灵跟着赵旭政前往皇陵,一路朝西京西北方前行,度过渭河,约有半个多时辰,来到一处平地前停下。此地一马平川,没有任何起伏。

    周边荒无人烟,除了一望无际的枯草老树,再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且此地距离西京不远,遥遥还可以看到南山余脉。

    这次行动,李澄在明,接连破除峨眉布下的暗手。陆玄灵始终隐在幕后,一手把控整个局面,再加三个绝顶高手暗中掩盖天机,故而事情走向尽在掌中,连峨眉诸仙都未曾察觉。

    李澄此时已经到了骊山外围,暗中蛰伏起来。陆玄灵抽出时间,便跟着赵旭政北上。

    关于赵旭政的大云王朝,还得从一万五千年前说起。当年,大周王朝建立不到一百七十年,便因内部治下苛责,外有诸多灵界之辈混入宫闱作乱,终至国祚不稳,迅速破灭。

    而后天下分为七国而治,历经无数战乱。在古籍中记载,那段时期礼乐崩溃,人法不存。诸国皇帝公然拜鬼敬妖,甚至以鬼为国祀,以妖兽为图腾,祭祀血食。

    那段时间,仙神两道刚被姬轩打压过,实力尚未恢复,故而鬼妖才能跳上前台作乱。诸国在鬼妖的操控下,内战纷纷,互相攻伐,动荡了整整两百年。

    直至神仙两道喘过气来,赵旭政在他们的扶持下,暗中崛起。而后突然率兵一统天下,剪除鬼妖,建立大云王朝,才结束了这种混乱局面。

    仙神鬼妖在此战之后,彻底隐没,不再明面登场,只在暗中干扰人道发展。

    至于他的死,以及身后的布置为何没有奏效,赵旭政三缄其口,不愿多说,陆玄灵也不再追问,不过以他猜测,肯定又与灵界那些仙神有关。

    滚滚冷风在平原呼啸,两人衣发飘扬。天地间雪纷飞,渐渐再次染上白色。

    陆玄灵略微感应片刻“难道在这?此地平常无奇,我怎么什么也没发现?”在他的感知当中,天上千米,地下百丈,没有任何奇特之处。

    赵旭政朝前走了几步,行至缓坡顶上一棵老柿子树下“就是这!这是朕当年种下的那棵树,它隐没在时空中。只有朕的到来,它才会显露。”

    大树枝叶落尽,枝干漆黑斑驳,约有半米粗细。表面看来,树龄可能不到几十年,很难想象这东西已经生长了一万多年。

    赵旭政探手向前,轻轻敲了敲一个树结。老树微微一晃,一股无形波动荡开,将两人罩进去。

    在这股力量中,陆玄灵感觉到了一种古老而又深远的气息,这是上古法术专有的标志。

    大树吱吱作响,根茎蠕动,向下塌陷,露出一个黑黝黝的地下入口。一股极其强烈的阴冷之气,从洞口弥漫而出。

    赵旭政面色变的阴沉“果然,这些跟随朕的士兵,根本没有变成鬼神,而是全部成了连鬼怪都不如的阴灵。他们欺骗了朕,就像欺骗了圣皇一样!”

    两人化作云光,向下飞去。赵旭政似乎已经知道目标,带着陆玄灵一路穿行,破开禁制,越过层层石门,下面也有一座巨大的地宫。

    看上去宽广无比,四处堆满各种陪葬杂物。这里就是赵旭政埋葬之地,他当年的陵寝。不过相比之下,圣陵皇极宫的地宫更像是宫殿,而这里更像墓穴。

    四周全是上古风格,陪葬人俑列成兵阵,光是眼前的数目,就有上万之多,还有马车和种种起居之物,一一齐备。

    陆玄灵略微一扫,疑惑问道“怎么回事?这些不过是普通的泥石木偶,你那些兵将在哪?”

    赵旭政走上前,五指抚上一具兵俑,微微有些怀念“一万多年了,朕到现在才明白,他们哪里是要帮朕和十万兵将重新复活。”

    “不过是想要借此消耗朕的兵力,让十万兵马自动送死罢了!那些士兵全部被放逐到地下陵墓中封印起来,并不在这。”

    两人越过地层和机关暗道,破除层层关口法术,行到一处暗室前停下身形。

    暗室门口,赵旭政抬手一扫,元气鼓动形成一道锐利罡风,撞上石门的禁制结界。防御轰隆一声,破碎成无数灵光消散,两人继续飞入。

    来到室内,陆玄灵眼前一亮。因为此地和上面截然不同,室内宽阔,全是汉白玉铺成,宝珠点缀,放出莹莹亮光。

    正前方七座龙椅玉台上,分别各坐了一位帝王装束的人物,面貌各不相同,威严庄重。

    他们闭眼正襟端坐,纹丝不动。陆玄灵神识一扫,哑然到“这是鬼怪!”这种陵墓竟然有鬼怪在这?

    赵旭政摇摇头淡笑“不是,他们是当年七国崇拜之鬼王,借助各国的运势蛰伏在暗处,吸收龙气和信仰,妄图融合成人道之主神。”

    “最后被朕抓住,囚禁在这。那就是大周最后一个帝王殇帝!大周就是毁灭在他的手中,一个可怜的傀儡罢了!”伸手指向最左边第一尊。

    那尊帝王身穿明黄金纹龙袍,腰结金玉腰带,面如刚及弱冠的少年,气势不凡。其头戴十二旒百宝冠冕,身放淡淡白光,与姬轩有几分相似。

    陆玄灵一步飞跃,登上玉台,靠近仔细观察。这个帝王越发像个活人,连皮肤都栩栩如生。

    轻轻一按,还有温度,活生生的人气自体内散发,怎么看都是活人,他回头说道“这——这,明明是鬼怪?怎么看起来和活人一样。”

    赵旭政上前走近到“这的的确确就是鬼怪。当年他们用一种奇特的手段,披上人皮,变成活人模样罢了。在西京卧龙神社下面,你不是见识到类似的手段了么!”

    “只是他们暂时还缺少足够的人身一阳元气来点化,只能算作半成品。你别被这些迷惑,他们的身体,全部是相应五行之精铸造而成。”

    “这些技艺,都是当年天傀门的无上秘法。你之前收到的那些佛门菩萨金身,就是得到了天傀门的秘籍。若论妙用绝学,反倒是佛门那些和尚将其发扬光大。”

    陆玄灵听了,回头转望其他六位“莫非剩下这六个,也是五行之精铸造的。”

    赵旭政点头道“不错!天傀门本是上古时代东方仙庭之主木公手下的一个秘密组织。仙庭的武器铠甲、傀儡战兽、黄巾力士、诸天法宝,都是天傀门炼制培养的。”

    “后来圣皇摧毁仙庭,便将这些东西搬回南海一处秘密皇城内。那里是圣皇专门铸造的一处藏宝地,只可惜圣皇死后,羽姬出卖了他的秘密,那些仙门将那里争抢一空。”

    “天傀门的秘密,也分散成诸多残篇,流落入凡间,朕也无意间得到一份。其他的被佛门找到,才用功德神泥造出那些个佛菩萨金身。”

    “这些鬼神历经万年,只剩下空壳,他们早就消失了。朕的那些兵将,幸而还在!”

    陆玄灵有些诧异,一个名不经传的天傀门,流传下的东西,竟然贯穿了整个灵界数万年。不知这个天傀门究竟是有何高深之处!

    两人越过七个鬼王,继续往更深的地下宫殿前行。沿途四壁上,刻画的全是各种征战天下的画面。直至来到一座石门前,赵旭政扬手一推。

    大门豁然洞开,顿时洒下万千星光,只见前方是一座巨大的洞窟,深不见底。虚空之中,整整齐齐漂浮了无数活人大的兵俑。

    每一个都穿着黑色甲胄,手持武器,威严站立。陆玄灵以神识感应,每一个兵佣内部,都有一个极为古老的阴灵在沉睡。

    这些阴灵在地下沉睡万年,每一个都积蓄着庞大的力量,但他们全部没有神识,似乎是被人硬生生抹去了一样。如果将他们带回天宫,全部改造,立刻便会给天宫带来十万天兵。

    只是这些阴灵虽然有庞大的底蕴,却没有历经修炼,无法发挥出相应的本事。只有点化出灵智,才可以让他们充分利用体内的力量。

    当然,相比于动辄几千年的修士,这些阴灵的修炼过程是比较迅速的,最多几百年,就可以非常强大。

    仰头看去,最顶层漂浮了一座巨大的白石宫殿,一层层阶梯直通大殿内部。

    赵旭政面露兴奋“那里就是埋葬朕尸身的龙棺。当年朕找到一块天外神石,那石头有种奇妙的力量。可以让凡人浮空腾起,如同仙人般飞翔,还可以让尸身不腐。”

    “所以朕将此物带进这里,修建了这么大一座皇陵,就是要让这些兵将随朕复活。”

    陆玄灵便问“可我看这些兵佣里,只剩下即将化成灰烬的残骨。而且所有阴灵全部失去了神识,这是怎么回事?”

    赵旭政冷声道“当年那些方士说是为朕炼制出化神仙丹,只要朕同将士饮下此丹,便可以灵识不昧,迅速转化为鬼神。”

    “朕曾找人实验过,效果非凡。可是最后他们却骗了朕,将丹药换成腐骨噬魂丹,他们要朕和十万大军全部丧失神智,变成无知无觉的阴灵,永远困囚在此地。”

    “就如同他们收买羽姬,出卖圣皇一样,他们绝不同意世上出现一个长生不死的帝王。”

    两人飞上前,朝宫殿处飞去。眼看就要飞到顶层,忽的在前方宫门前发现一玉台,台上隐约有个人盘坐与此。

    落在台上,只见一具穿着破烂白袍战甲的白骨,单膝跪在宫门前。白骨一手撑地,一手搭在腿骨上,头颅深深低下,似乎是在谢罪一般。

    赵旭政看到这具白骨那一刹那间,眼底满是愤怒,狠狠捏紧拳头。这时,他眼底一道金光闪过,姬轩横空而来,接管了他的意识“这里有东西!”

    白骨面前放有一羊皮纸,年代过于久远,几乎快要化去。陆玄灵伸指一探,纸卷摊开,上面以古篆写着“叛臣谢山,今谢罪于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