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裁决使 > 第三百八十章 诱敌
    徐幼斌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直接展露了最强姿态。

    事关生死,无人敢待之以轻慢。

    诚然,现如今的蒲牢和钦原都处于无比虚弱的状态,但即便再虚弱,他们也是龙子与神鸟。

    一只小小的秃鹫,若也敢生出半缕轻敌之心的话,便当于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

    因此下一刻,徐幼斌双翅急振,诚惶诚恐地向后退去。

    能够以一己之力拦住蒲牢的雷霆音啸,徐幼斌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接下来,便当以保全自身为第一要务。

    蒲牢一击不成,再想掀起第二道音浪,却忽觉喉头一阵腥甜,他轻咳了一声,于是几点鲜红洒落在地。

    便如冬日的雪梅一般醒目。

    一丝戾色于蒲牢眼中悄然闪过,不过顷刻之间,他便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杀敌之法,改而伸出了那一对如蒲扇般大小的巴掌,轰然朝身前拍去。

    伴随着几道筋骨碎裂的骇然之声,两只悄然近身的蝙蝠精倒飞而出,尚未落地,两双肉翅便已寸寸折断,双目顷刻爆裂。

    由于此番蒲牢的音啸之威未尽全功,导致徐幼斌御下的十数道杀意更加凝实,其令人胆寒的自杀式冲锋也更加声势浩大。

    单凭春姐一人已经有些捉襟见肘。

    然而,虎落平原被犬欺,龙困浅滩则依旧为龙!

    作为堂堂龙子,蒲牢最恐怖的杀敌手段当然是能将人活活震碎的中国好声音,但除此之外,其几近无解的肉身力量同样是敌人的噩梦!

    眼看春姐那边陷入了七八只小妖的围杀泥潭中,蒲牢彻底舍弃了作为一个歌手的偶像包袱,双腿猛地一荡,腰身急速扭起,单手抓来一条蛇妖,张嘴就咬在了后者的七寸之上。

    “嘶!”

    蛇妖就此变成了小泥鳅,口中发出无声的哀嚎,随即被蒲牢双手猛地一撕,落为两半,惨然坠地。

    有了蒲牢帮助分摊压力,春姐的身速顿时再涨三分,沾之即走,杀之即退,不过瞬时之间,便已收割了五六条性命。

    然而,就在此时,场中的局势却陡然而变。

    原本还视死如归的一众异妖突然降下了冲锋的速频,虽然没有后退,却将战线拉长,深及三十米开外。

    春姐杀得兴起,自然是不肯放走对方一兵一卒,身形压得越来越靠上,猩红色的血渍渐渐于其脚下汇成了一方小水洼,触目惊心。

    蒲牢见状,也打算上前帮忙,却忽闻头顶有一阵尖锐的音爆声传来。

    他抬头望去,只见那延绵不绝的山型云压之下,有一个黑色的点,正在急速放大。

    那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人。

    马宏腾从天而降。

    “嘭!”

    喧嚣的尘烟肆意蔓开,蒲牢弯着腰,双脚深陷于地底,马宏腾就如同是一条恶心的水蛭,牢牢地贴在蒲牢身上,狠狠鼓起的腮帮子发出阵阵轻鸣,让人心烦意乱。

    “找死!”

    蒲牢大喝一声,一个旱地拔葱自地底跃起,然后轰然向后倒去。

    然而马宏腾却似乎早有准备,以双手扣住蒲牢的肩膀,身形一扭,便自蒲牢的身后翻到了他的胸前,随即突然张开嘴,朝着蒲牢的眼睛吐出了一口白雾。

    蒲牢尚未落地,便扬起了双手向马宏腾拍去,却不曾想,马宏腾的双腿竟势如山岳,正面迎击亦不落颓风!

    “啪!”

    马宏腾借力向后一蹬,整个人翩然而去,相反蒲牢却仿若被一辆坦克当头撞击,坠地之势更沉了三分,顷刻间便在地面砸出了一个深及五六米的大坑!

    最麻烦的还不是这个。

    普通的肉身伤害对于蒲牢而言无伤大雅,但马宏腾吐出的那口毒雾却在蒲牢的眼前结成了一道半透明的茧,使其难视他物!

    “小小蒲牢,不过如此!”

    听闻马宏腾的挑衅之言,蒲牢心中怒火中烧,再次于口中淌下寸寸血珠。

    “吼!”

    蒲牢含怒一吼,震得四周空气激荡难存,恐怖的沙尘风暴冲天而起,蒲牢乘风御上,寻音朝马宏腾追去。

    见状,马宏腾也是心中一沉,却并未坐以待毙,而是凭空双腿一蹬,仿佛借用了狂风之力,身形暴退。

    蒲牢凶意正盛,却奈何视野受阻,一个冲杀之下竟扑了个空。

    与此同时,马宏腾在空中辗转腾挪,伴随着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锐角转向,竟抛开了正面对手蒲牢,朝着另一方的春姐扑去!

    春姐自然也发现了蒲牢中了敌人的阴招,正欲上前助力,却见马宏腾主动迎来,自是再好不过。

    因此下一刻,春姐双翅一挥,托着她正面迎向马宏腾。

    不过瞬时之间,双方的距离就被拉到了三米之内。

    春姐十指寒芒尽出,挥向马宏腾的胸口。

    然而马宏腾口中的毒雾却再度袭来,似打算如法炮制,继蒲牢之后,再重创钦原。

    春姐目色一寒,双翅绕前拦住七窍,身形骤然向下坠去。

    下一刻,春姐腰身一拧,首足颠倒,藏匿于尾部的毒针蓄势待发。

    可惜春姐还是慢了半拍,还不等其作出反杀姿态,一道锥心之痛便从她身后赫然传来。

    三支灰白色的翎羽自徐幼斌的内翅激散而出,精准地刺入了春姐的脊椎,深及寸许!

    吃痛之下,春姐再度扬起了双翼,打算先行退去,却有一缕精丝缠住了她的脚踝,拖着她飞速下坠!

    春姐低头望去,立刻见到了两张生面孔,目色中却都藏着深邃的喜意。

    杨愿单手执青丝,另一只手在胸前捏了一道法诀,于是有十数只手臂自他身后如折扇般展开。

    这不是千手观音,而是杨愿的看家绝学,拈花摘叶手。

    春姐不认识杨愿,但她的本能告诉她此人比之前那只毒蛤蟆更加难缠,不可大意!

    因此春姐不再试图逃脱,却反其道而行之,趁势转向,加速俯冲,以十指寒芒迎向杨愿的拈花摘叶手!

    在这生死一刻,春姐似乎忘了,敌人并不止杨愿一人。

    五米开外,马宏腾已经轰然落地,双膝急曲,腮帮子赫然鼓起,正在准确丈量春姐落下的方位。

    远空的金辉下,徐幼斌的身形也正如一支锋芒毕露的毒箭,狠狠地刺向春姐的后背。

    除此之外,在杨愿的身边,还站着满目含笑的尹田。

    自始至终,尹田都没有出手,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比其他人更先感受到场中那微妙的灵场波动。

    此役尹田的根本目的是想对蒲牢和钦原进行持续性的压制与消耗。

    他从未奢望过能够真正击杀一位龙子与一只神鸟。

    所以不管是先前的蒲牢被重创,还是现在的钦原深陷重围,都大大超出了尹田的预算范围。

    尹田不相信钦原那么蠢。

    同样,他也不蠢。

    所以他不会忘记,不管是蒲牢还是钦原,都并不是在一个人战斗。

    因此在下一刻,尹田毫无征兆地向后退去。

    也就是在这同一时间,马宏腾的双腿已经蹬起,徐幼斌已经冲到了春姐身后咫尺之间。

    但令人意外的是,杨愿却松开了手中的青丝,背后十数只手臂放弃了拈花摘叶手,取而代之的,却是将手掌向外,仿若结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肉墙,这便是更注重于守势的磐石印。

    春姐尚未落地。

    却有两道人影突兀地站在了她的身前。

    一男一女。

    同时说出了一句令人倾心的低语。

    “看着我的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