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女主播的修真高手 > 0069 花芝心
    0069 花芝心

    “打架。”

    罗生一点也不害怕,很随意地回答了一句。

    “哦?几个打几个?”

    “我一个打十个。”

    罗生耸耸肩膀,“那些都被我卸掉了胳膊,所以我就进来了。”

    “小子,挺能吹啊。”

    秃头终于睁开了眼睛,有些嘲讽地看着罗生,“年轻人,有些时候,说大话对自己可没好处。”

    “拐弯抹角的也没好处。”

    罗生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秃头,“说吧,谁派你来的,想干啥?”

    “小子,你很猖狂啊。”

    秃头示意了一下,旁边一个小弟立刻站起来,照着罗生的小肚子,狠狠地踹了一脚。

    这一脚踹了个正着,胃部有些痛,罗生弯下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打。”

    秃头一声命令,几个小弟上前,对着罗生一顿拳打脚踢。而外面没有一个警察,打了半天,也没人来管。足足打了一分钟,秃头终于一挥手,这些一拥而上的小弟才慢慢散开。

    罗生坐在那里,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还挂着血。

    秃头还没等问话,罗生却又笑了起来。

    “不过瘾啊。”

    他舔了舔嘴唇,眼睛里露出一种野兽似的目光,“来啊,继续。”

    并不是罗生犯贱,而是他发现,在众人殴打他的时候,那种痛苦,那种愤怒,那种羞辱,深入自己的内心之后,竟然让灵力成长的速度又快了一些!一切负面情绪,都能成为自己的能量!

    虽然身上受了伤,但体内的灵力却倍加的充足。

    《不死帝王诀》!

    罗生仿佛明白过来,这就是“不死”二字的真谛啊!

    “小子,你找死!”

    秃头再次挥手,一群人再次围了上来,各种拳打脚踢。

    又过了两分钟,他们在秃头的示意下散开。罗生这次被打的更惨,连眼角都被打裂了,鲜血淌了出来。

    “小子,老实交代吧,9月12号你到底在哪里,你是不是废了潘强?”

    “嘿嘿……”

    罗生舔掉嘴角的鲜血,眯着肿了的左眼,只睁着流血的右眼,看了秃头一眼,“你真想知道我当时在干什么吗?”

    “对,不想挨打,就老老实实说出来!”

    秃头咬牙切齿地看着罗生,“不然,这帮人打的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那你把耳朵附过来……”

    罗生吸了口凉气,说道,“我,我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你们让开点。”

    秃头挥挥手,让左右的小弟散开。

    他把耳朵向着罗生贴了过去,罗生压低声音,一字一句地告诉他。

    “那天晚上啊……我……正在……操……你……妈!”

    秃头勃然大怒,而罗生哈哈大笑起来。

    “打死他!”

    秃头第一次遇到罗生这种茬子,他气的发狂。他甚至自己亲自上手,揍了罗生好几拳!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突然推开了外面的大门,气冲冲地冲了进来。那身影竟然一脚踹开了结实的牢门,然后又把几个小弟踢到在地上,随后一把拉住秃头,把他的脑袋拽到自己的胸前,随后一记膝撞,把这哥们踢的昏死过去。

    罗生睁开右眼,看着面前的身影。

    这身影遮住了头顶的光芒,只能隐隐看出轮廓来。好像,是一个穿着蓬松裙子的人……女人?

    “罗生?罗生?”

    眼睛稍稍适应了环境,那人影也更加清晰起来。

    “吾王?saber?”

    金色的头发,蓝色的衣裙,银色的盔甲……这不是亚瑟王么?

    “啊……我的亚瑟王……你来接我了么……”

    罗生心说,自己这是被打穿越了么?

    “亚瑟王你妹!给我起来!”

    这妹子力气很大,竟然把罗生给背了起来,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闻着那幽香的味道,罗生竟然略微有些神游天外。这妹子身上很香,有人沁人心脾。心魔说过,身上越香的女人,越是一口好鼎炉。鼎炉对于修真中的男人来说,是绝佳的鼎炉,采补之后,能大量提升修真者的能量。尤其对于魔道的修真者,真心好用。

    “花芝心,你要做什么?”

    耳边传来了刘兵的声音,那个警察,好像要拦住他们吧。

    “刘兵,我才想问你,你要干嘛?”

    “亚瑟王”娇斥起来,“你疯了吗?你还是个警察吗?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他是个罪犯,我这样便是正义!”

    “狗屁的正义,没有证据,就不能这么对他!你这么做,简直就是无视法律!”

    这个香香的女人,一把推开了刘兵,“让开!我送他回去!”

    “你是在包庇罪犯!”

    “我是在救你!混蛋!”

    香香的女人骂了起来,“你的脑袋一定被驴踢了!在这个媒体盛行的时代,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这个男人又在媒体公司工作,你等着上面的处分吧!白痴!”

    说着,她背着罗生,一路出了警局。

    这女人似乎有些身份,整个警察局里的人,没人敢拦着她。

    很快,罗生闻到了外面的空气,似乎刚下过雨,空气里还略微有些潮湿。而香香的女人一挥手,把罗生扔到了一辆车的后座上。

    “轻点……”

    罗生嘟囔了一句。

    “粗暴的女人……”

    “废话真多!”

    香香的女人说着,一掌突然落下来,砸在罗生的脖子上。罗生立刻面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罗生做了个梦。

    在梦中,一个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是柳梦甜。

    她担心地看着自己,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你受伤了,疼不疼?”

    “不疼。”

    罗生看着近在咫尺的柳梦甜,“看到你,什么都好了。”

    “讨厌。”

    柳梦甜有些害羞地低下头,“都要结婚了,还说这种话,肉麻死了。”

    “结,结婚了?”

    罗生有点傻眼,“谁跟谁?”

    “笨蛋,你跟我啊。”

    柳梦甜话音落下,罗生突然发现,他跟柳梦甜正站在教堂里,自己穿着白色西装,而柳梦甜则穿着粉色婚纱,温情地看着自己。

    “这,这……”

    “这什么这,吻我。”

    柳梦甜闭上了眼睛,罗生吞了口口水,把嘴递了上去。

    就在这时候,柳梦甜突然睁开眼睛,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卧槽!为毛打我?”

    罗生愣了一下,面前的人影恍惚了一下,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脸。

    “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