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阿依土鳖格格
    卢振宇回到家,多日不见儿子的父母都很高兴,老妈把他拉过来左看右看,啧啧称赞:“这衣服真好看,是你自己买的吗?”

    “嗯,”卢振宇点点头,“在近江买的。”

    老妈很高兴:“不错,这才像个正常小青年穿的衣服,你原来买的那些衣服左一个口袋又一个口袋,跟钓鱼的似的,怎么见人家女孩啊,我还寻思着带你去买一身呢,现在就好,也不用再买了,穿这身去就行。”

    卢振宇心说我原来的衣服口袋多不假,那叫战术,到你这就成钓鱼的了……

    老爸也在旁边严肃地颔首表示赞同:“嗯,不错,这才像个好小青年,卢瑟的审美算是正常了,到底是进了正式单位,接触的都是正经人,和以前不一样。”

    卢振宇无语,难道自己以前就不是个“好小青年”,接触的都不是正经人吗?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这身衣服还是小文带着买的呢,确实比战术风格要文雅一些,勾起买衣服时的甜蜜回忆,他忍不住呵呵傻笑。

    晚上七点半,卢振宇踩着点来到了临江CBD左岸咖啡。

    按道理说,相亲时候男士起码得早到一会儿,不能让女士等,这是起码的礼貌,但卢振宇根本就不想相这个亲,被按着头皮来的,所以就打算见一面完事,还好对方还算懂事,没挑什么贵地方,这种露天咖啡几十块钱就能打发,要不然非跟她AA制不可。

    到地方,卢振宇先四下扫视一圈,有好几桌要么是单身女孩,要么是两个女孩,这都有可能,现在流行让闺蜜陪着来相亲。

    沐浴着江风,听着江心不时传来的汽笛声,看着两岸的灯红酒绿,霓虹灯勾勒出对岸高楼大厦的轮廓,卢振宇心说这几年家乡搞的确实还可以,起码门面装点得很光鲜,淮江颇有点外滩的意思了。

    他掏出手机按照老妈给的号码拨打出去,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手机铃声:“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卢振宇回头一看,后面一张桌旁,有个长发女孩正掏手机准备接电话,一瞬间,两人四目相对,卢振宇一愣,怔住了。

    他几乎脱口而出:小文!

    但卢振宇揉了一下眼睛,看清楚了,这并不是小文,而是另一个混血女孩,乍一看面部特征和小文颇有几分相像,而且也穿了一身白裙子,粗看简直可以当文讷的替身了。

    他第一感觉就是:我靠,这么个大美女没人追吗?还用相亲?而且还是跟我这穷屌丝相亲?

    这女孩盯着卢振宇望了几秒钟,微微一笑,问道:“卢振宇?”

    卢振宇回过神来,点点头:“啊,啊,对对,我就是卢振宇,你是启雯?”

    女孩点点头,很开朗地一笑:“我就是启雯,叫我小雯就行……那啥,你坐呗。”声音略带点烟酒嗓的感觉,不过不难听。

    小雯是个开朗自来熟的东北妹子,和文讷一样,小雯也是混血儿,不过“混”的风格明显不同,小文是典型的“中东范儿”,浓黑的黛眉,黑发黑眼,面孔轮廓很精致,颇得她母亲“赫本”的真传。

    而眼前这个小雯则是明显的“欧美范儿”,或者准确的说是“东欧风情”,发色有点偏棕色,瞳色也有点蓝灰色,皮肤比小文还要白,脸上有点小雀斑,眼睛更大,下巴更尖,鼻梁更细,更接近网红脸,也更有斯拉夫人的特征。

    卢振宇拉椅子坐下,不小心撞了一下桌子,忙不迭地道歉,小雯笑呵呵地说道:“瞧你急的,没事儿,这才几点啊,你们当记者的都这么风风火火的吧?”

    看对方这么善解人意,卢振宇更是过意不去了,他挠挠后脑勺,笑道:“不好意思啊,你来多长时间了?其实我应该早来一会儿的,哪能让你等我,主要是我今天刚回来,这个钟点路上又堵……”

    “没事儿没事儿,”小雯很大度地摆摆手,“我来早了,这儿环境挺好的,这两年江北搞得挺漂亮的,好些地方整得比哈尔滨还漂亮。”

    这是卢振宇这辈子第一次相亲,来的时候倒不紧张,心想反正糊弄一面就走人,相成啥样都无所谓,现在不知怎么的,心脏开始砰砰跳着,倒有些紧张了。

    他伸手叫过服务生,要来饮料酒水单,小雯也没墨迹,拿过来点了一杯价格中档的咖啡,然后卢振宇也点了一杯同样的咖啡,又点了几样小糕点,小雯连忙摆手:“哎呀你还点吃的干哈呀,这个点儿都吃过晚饭了……”

    看女孩这么懂事,卢振宇心中又被打动了一下,还是坚持要了点心,然后问道:“你是东北人吗?”

    一提起自己老家,小雯开始侃侃而谈,卢振宇一边听,一边不自觉地把这个小雯和那个小文作比较,这个小雯貌似更健谈一些,这也是东北妹子的特点吧,就是大碴子味儿有点重,倒不能说难听,卢振宇主要是听惯了小文悦耳的普通话,再一听东北大碴子……只能说吃惯了细粮,乍一吃玉米棒子,有点不习惯吧。

    眼前这个小雯一通爆侃,山呼海啸的,着实把卢振宇震着了,她说她妈妈原来是乌克兰的舞蹈教师,九十年代东欧经济崩溃,迫于无奈,和很多东欧女子一样,跑到万里之外的中国来讨生活,在哈尔滨认识了一位“倒爷”,就是她的爸爸……当然,现在她爸爸已经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了……

    卢振宇越听越觉得耳熟,这不就是小文家庭的翻版吗?母亲是练舞蹈的异族大美女,父亲是大款……当然,无非就是没有生父养父这么复杂就是了。

    更雷的还在后面,她说她叫启雯,但“启”这个字并不是她的姓,而只是在家谱中的辈分,她这一辈就是启字辈的,至于正式的老姓,则是“爱新觉罗”……

    卢振宇虎躯一震,嘴里的咖啡差点没喷出来。

    “你知道启功吧?对,就是那个写字儿的,”小雯啜着咖啡,云淡风轻地说道,“他其实也姓爱新觉罗,我跟他一辈儿,往上倒能倒到康熙那儿,不过他们家是四阿哥那枝儿的,我们家是十四阿哥那枝儿的,自打雍正那辈儿就分叉儿了,要不说一辈儿人,年龄咋差那么多呢。”

    卢振宇喝了口咖啡,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么说……你还是个格格了。”

    启雯展颜一笑:“你咋知道呢?我小名儿就叫格格,小时候她们都不叫我启雯,都叫我启格格,叫顺嘴了还叫七格格。”

    她一边侃,一边不经意露出手腕上的手环来,上面密密麻麻镶嵌的钻石反射周围璀璨的光芒,一下差点就把卢振宇的眼亮瞎。

    卢振宇感到一阵汗颜,人家混血美女不说,貌似还挺有钱,而且出身还是皇室贵胄,堂堂康熙大帝之后,咋就能跟自己这个穷屌丝坐在一张桌子旁相亲呢?

    “其实吧,我觉得你挺好的,”启雯仿佛看透了他的疑惑,笑呵呵地说道,“我挺喜欢记者这职业的,我从小儿就喜欢记者,觉得当记者老牛逼了……嗯,咳咳,无冕之王嘛……而且我听说过你的事儿,你们在近江整得高利贷那事儿,太敞亮了,真的,有正义感,纯爷们儿……我当时就想,我要是能认识这么一个记者,那该多好……”

    卢振宇看着口沫横飞的启雯,不知怎么回事,总有种感觉,这个小雯比那个小文差点意思,也许流落民间太久了吧?

    这时候,桌上小雯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小雯一看屏幕,呵呵一笑:“不好意思哈,是我妈打来的,肯定是问咱俩聊得咋样了。”

    说着,她接起手机:“喂,妈妈……嗯,男孩挺好的,我们正聊着呢。”

    ……

    旁边左岸咖啡店内二楼的包房内,一台架在三角架上的长焦镜头单反相机正对着外面露天咖啡座上的卢振宇和启雯。

    林小斌左耳塞着空气耳麦,右手拿着手机,耐着性子小声说道:“我说小嫂子,您这牛逼不是不能吹,适当悠着点儿,卢振宇也不是傻子,太过了他就听出来了,还有啊,尽量装的淑女一点儿,您是皇室之后啊,最后的贵族啊,得端起来啊。”

    手机里启雯的声音依旧甜美撒娇:“嗯,我知道了妈妈,您甭嘱咐了。”

    林小斌笑道:“嫂子,你觉得她让你迷倒了么?”

    启雯笑道:“那必须的。”

    “那你估摸着,待会儿他能跟你去酒店么?”

    “嗯……不一定,哪有那么快的。”

    “争取还是今天一次搞定吧,”林小斌皱着眉头,“我那边都安排好了,只要他跟你进房间,后面就没你的事儿了,要是再约个两三次的多耽误事啊,回头豪哥肯定怪我们不会办事,这样吧,不行就按第二套方案走。”

    “嗯,行,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林小斌啐了一口,骂了句“野串串”,然后又贴在相机取景框前,伺机抓拍精彩画面,不过这毕竟只是第一次见面,又是公共场合,不太可能有什么“精彩画面”,照片已经拍了不少了,但这种照片没多少杀伤力,发给许大少的妹妹,最多给她添点堵,没准还引起她的怀疑。

    按照许大少的意思,这种事急不得,就得像蚂蚁啃堤一样,今天一口,明天一口,总有一天心理堤坝会崩溃,但是林小斌觉得既然有更快达到目的的办法,为啥不用,短平快地一次性搞定,自己在许大少心中的分量绝对会直线上升。

    ……

    启雯放下手机,又开始聊自己,她说她是江东音乐学院的,目前在读研究生,但是毕业后不想回东北,回去没发展,还是想在内地闯荡,她说自己有个叔叔在江北师范大学当副院长,有把握把自己弄进去,当音乐系的老师,这样两人都能在同一个城市了,一个当记者,一个当老师,都是事业单位,多好。

    接着,她话锋一转,又谈到学校里的事,说前段时间有个女同学失踪了,还报案了,警察说她最后的行踪,就在滨江大道酒吧街……

    果然,卢振宇兴致上来了,一脸兴奋:“你说什么?你有个女同学在酒吧街失踪了?”

    启雯装出吓了一跳的样子,心说这句果然管用,道:“怎么,你这么感兴趣?”

    卢振宇点点头:“不瞒你说,我们报社最近正在调查近江的女大学生连环失踪案,急需这方面的线索,你那个同学叫什么?什么时候失踪的?”

    启雯回忆了一下,按照许大少教给她的名字说道:“她叫丁楚楠,是六月份失踪的。”

    卢振宇回想了一下,点点头,不错,卷宗里失踪女生名单里,确实有丁楚楠这个名字。

    他赶紧问道:“你还知道什么?比如她失踪前都跟什么人来往?她在酒吧里认识了什么人没有?”

    启雯眨眨眼睛,说道:“对了,她跟我说过,她倒是在酒吧里认识一个男的,她还给我发照片来着。”

    “照片呢?”卢振宇激动的声都变了,“给我看看!”

    启雯微微一笑:“我手机里没有,照片儿我存笔记本电脑上了。”

    “你笔记本电脑呢?”

    “哦……在我宾馆房间里呢。要不,我回去发给你?还是你直接跟我回去看?”

    卢振宇连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走!我现在就跟你回去看!”

    说着,“腾”地站起来了。

    启雯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下,拎着包站起来了,作势要掏钱包,卢振宇立马掏出钱包:“我来!”

    说着掏出一张百元大钞,直接往桌子上一拍,用咖啡杯压着,朝远处服务生喊了一声:“买单!钱放这儿了,不用找了!”然后拉着启雯一路小跑,冲到路边就拦出租,二楼玻璃窗内,林小斌激动地大喊一声“欧耶!”,火速收拾相机三脚架,冲到楼下,早已有一辆不起眼的帕萨特停在那里,里面人帮他推开车门,林小斌一屁股坐进去,喊道:“走走走,去宾馆抓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