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文讷蒸发
    虽然路老师说小文没事了,卢振宇仍然不放心,在楼下车里等了一晚上,全程监听天台烧烤,一秒也不敢掉以轻心,最后直到晚上十点多聚会结束,亲眼看着黄宗盛把参加的人都送下来才放心。

    送走其他人后,黄宗盛又跟文讷单独说了好一阵子话,这才为她叫了代驾,然后醉醺醺地上楼了。

    调查小组的车跟在文讷的牧马人后面,一直到了纺织宿舍,一行人上楼,在文讷的小房子里开了个会,大家交流了一下情况。

    路老师在隔壁等着截胡,这个大家都知道了,经过卢振宇的一番渲染,大家都在骂那个女人真不是东西,那么自私,为了自己得利,不惜牺牲小文,而且这女飞贼身手好生了得,今后一定要更加小心,对她严加防范。

    文讷说,聚会的时候,黄宗盛用手机给大家自拍了一个合影,然后又单独和她拍了个二人合影。

    虽然是全程监听,但天台上当时吵吵嚷嚷的,而且又有风声,小麦克一上了天台效果就很差了,等于是没听到多少东西,现在文讷一说,大家心中都是一紧:

    这意味着,黄宗盛对小文的“猎取”,就是最近的事了。

    “黄宗盛知道你住在哪儿么?”张洪祥很担心女儿的安危,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他仍然问道,“你回家的时候被人跟踪过么?”

    文讷对老爸的大惊小怪很不以为然,笑道:“老爸,你以为人人都是路老师那种飞天大盗啊?黄宗盛再变态也不是特工,就算知道我在哪住,他也打不开防盗门啊。”

    张洪祥和卢振宇都紧张了,两人异口同声问道:“他知道你在哪住?”

    文讷来回看着这爷俩,感受到了一种被“双重关爱”的温暖,莞尔一笑:“好啦好啦,真被你们打败了,黄宗盛问过我离家出走后怎么解决住宿问题,要不要他给帮忙找房子,我说不用,我已经租了个小房子住,他问我在什么地方,上班远不远,我就说在御景路附近,具体地址没告诉他。本来也想说个假地址的,可万一他那天要送我回家怎么办?这不正是我们等的机会么?”

    不得不承认,文讷说得有道理,但张洪祥还是对女儿千叮咛万嘱咐,回到家后一定要锁好门,谁敲门都别开,晚上没事就别出来了……

    ……

    经过这一次二人晚餐,黄宗盛和文讷的关系拉近了一大步,平时在店里,黄宗盛也不吝对文讷开玩笑、施展幽默感了,这又是让娜娜和小菡醋意滔滔。

    只过了一天,,下班后,黄宗盛邀请文讷吃饭,吃晚饭后提出去酒吧街坐坐。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文讷自然是一口答应,背后的调查小组也是激动得不得了,大家磨刀霍霍,打起十二分精神,连丁海都放弃了晚上的营业时间,让下边人看店,自己也上了调查小组的车,跟着来到了酒吧街。

    还是那家“私人城市”,黄宗盛再次施展一个沧桑大叔的魅力,一展歌喉,酒吧里好多女孩子都被迷倒了。文讷估计自己要不是事先知道他的底细,没准也被忽悠晕了。

    当黄宗盛端着一杯饮料递给她的时候,文讷盯着饮料,心中默念了一遍“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然后迷人一笑,说了句“谢谢”,毅然喝了下去。

    躲在暗处的卢振宇、还有在车上监听的张洪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连李晗和丁海也是紧张万分,案子进行到了今天,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成败在此一举了。

    谁知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整晚上文讷都没有一点异样,除了到最后喝酒喝得有点微醺之外,倒是空气耳麦中的张洪祥一会儿问一句“感觉怎么样”,坐在暗处观察的卢振宇就小声跟他汇报。

    文讷自己也在纳闷儿,黄宗盛怎么还不下药,是不是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她甚至两次起身去洗手间,给黄宗盛创造下药的机会,但黄宗盛今晚似乎打定了主意,不出手。

    到了晚上十点多,黄宗盛叫了代驾,亲自送文讷回了纺织宿舍,到了楼下就离开了,并未死乞白赖的要求上去喝杯茶什么的,行为显得非常君子。

    很显然,黄宗盛认为今晚还不是出手的最佳时机。

    ……

    接下来的几天,情况一切正常,其间黄宗盛又约了一次文讷去酒吧,但是仍旧没发生什么,到是文讷有种感觉,黄宗盛似乎对这种约会乐在其中,有种想把关系处下去的趋势。

    就在众人再次陷入沮丧的时候,高人再次指点了,李晗带来了谷教授的最新分析,谷教授认为,黄宗盛应该不是对每个看中的女孩都进行绑架,如果现实生活中能拥有她,那为什么要绑架呢?

    “什么意思?”卢振宇问道,“意思是他根本没打算绑架小文,合着小文白跟他谈恋爱了?”

    李晗神秘地一笑,说道:“不,谷教授的意见是,需要一个‘催化剂’……你们看,之前黄宗盛身边的女孩失踪之前,都有什么共同点么?”

    几个人相互看看,想了片刻,丁海问道:“什么共同点?”

    文讷犹豫着说道:“辞职?”

    李晗赞赏地一拍手:“不错!辞职,或者确切的说,因为某种原因,要从此离开黄宗盛!你们看啊,谢小曼失踪之前,就说过要辞职,之后没多久就失踪了。还有秦琴,她是勤工俭学,失踪之前刚好毕业,也就是说,今后也肯定不在这儿打工了,于是就在汇报演出完毕的晚上,在酒吧失踪了……”

    卢振宇点点头,说道:“有道理,不过,那徐晓慧呢?她可没在时代黑胶打工,她和黄宗盛又是怎么回事?当时她已经脚踩两只船了,不可能再踩第三条吧?”

    “问得好,”文讷心说我就知道那个徐晓慧很绿茶,但她这个节骨眼上没提,而是猜测着说道,“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她确实踩了第三条船,要么是她跟黄宗盛没什么,但是因为经常光顾时代黑胶,黄宗盛看上了她,但是她突然被调到江北分公司去了,黄宗盛肯定很失落,但也只能如此了……但是因缘巧合,徐晓慧又突然跑回到近江会男友了,而且出现在了酒吧街,还跟男友吵架,男友还先走了,于是黄宗盛不打算放过这次机会了,将她灌醉,捡走……徐晓慧经常光顾黄宗盛的店,认识他,也就没多少防范,这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众人纷纷点头,都被文讷缜密清晰的分析折服了,李晗也觉得小文不简单,分析的跟谷教授差不多。

    “那就这样,”张洪祥说道,“小文,明天你就跟黄宗盛说,你跟家里讲和了,不用在外打工了,要辞职。”

    丁海马上补充道:“别说马上辞职,你就说家里态度松动,你近期可能会回家,这样也给黄宗盛一些准备时间。”

    卢振宇想了一下,突然说道:“干脆,小文,你就说你要出国去留学,彻底断了他的念想,要不然他会想,反正已经是朋友了,就算不在他店里打工,照样能约你出来。”

    众人都连连点头,赞道:“小卢的办法好!”

    文讷嘻嘻笑道:“还是个聪明的撒手没呢!”

    ……

    按照计划,第二天,文讷上班的时候就跟黄宗盛说,自己决定了,坚持音乐梦想,准备去欧洲留学,继续深造音乐。

    黄宗盛很吃惊,明显懵了,缓了半天才徐徐问道,哪所学校?你考上了么?你家人不支持的话,你自己怎么去?学费够吗?

    文讷早有准备,回答说,是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而且已经考上了,学费方面不用担心,自己户头的钱足够了,正是因为家人不支持自己去念,才和家里闹翻的……文讷还很大言不惭地说,以自己的实力,本来能考取一些更牛逼音乐学院的,比如汉诺威音乐学院、柏林艺术大学,毕竟德奥的古典音乐氛围远超英国,可惜自己德语不行,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好在英国皇家音乐学院也不赖。

    黄宗盛回过神来,开始祝贺她,然后向她保证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已经很优秀了,在世界上的排名相当靠前,曾经何时也是自己的理想哩,然后对她的决定表示支持,鼓励她走出去,勇敢追逐自己的梦想,就像自己当年一样,伴着音乐走遍全世界,去赢得一个精彩的人生。

    这一天都在下雨,空气又湿又冷,文讷一整天都在观察黄宗盛,而黄宗盛表情就像此时的天气一样,阴郁,而且脾气很差,两次没事找事把娜娜和小菡痛骂了一顿,两人跟文讷聊天的时候偷偷诉苦,说以前从没见过宗盛发这么大的火。

    快下班的时候,黄宗盛抽了个机会对文讷说,不如晚上去酒吧喝两杯吧,算是庆祝你即将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看着外面越下越大的瓢泼大雨,文讷明白了,黄宗盛不愿再等了,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她答应过后,黄宗盛并没有显得更加高兴,只是点点头,也并没说请文讷吃晚饭。

    黄宗盛转身走的时候,文讷感到他的眼神里带着一丝阴鸷,甚至有一丝怨毒,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默念着黄宗盛的那句话:“庆祝你即将开启一段新的人生”,突然明白了他所谓的“一段新的人生”是什么意思,顿时一个寒颤传遍全身。

    那是秦琴同样经历过的一段人生。

    ……

    “谷教授的办法起作用了,”文讷开着小红马在雨中穿行,雨刷不断刮掉大把大把的雨水,她用喉麦说道,“雨下得这么大,他还约我晚上八点去酒吧,看来他是一天也不愿再多等了,今晚肯定会动手。我现在回家准备,你们直接去酒吧街,应该还是私人城市,如果不是的话我再偷偷告诉你们是哪家,再不行的话还有我身上的定位器。”

    安排完毕,调查小组也直奔酒吧街,今晚他们把两部车子全派上了用场,一部五菱之光,一部长城哈佛,长城哈佛停在私人城市酒吧旁边,而五菱之光停在酒吧街外面的路对面,防止其中一辆车临时掉链子。

    卢振宇也施展了自己在道上的强大人脉,陈浩和花冰冰今晚给足了小卢哥面子,两口子双双出马,亲自坐镇,花冰冰也是兴奋得不行,她把自己手下那帮小太妹全喊来了,和陈浩手下那帮社会人一起,分散在酒吧街各个角落,重点监控私人城市,甚至酒吧街外面的几个路口也都布上了好几组游动哨,每组都开一辆车,车里都有黄宗盛那辆奥德赛的照片和车牌号,只要他的车开出去,无论从哪个路口出去,都能保证至少有一辆车先行跟踪,然后调查小组的两辆车和其他机组车就会随后跟上,进行交替跟踪。

    至此,一张大网缓缓张开,就等猎物落网了。

    被瓢泼大雨包裹的五菱之光内,张洪祥、卢振宇,这两个最关心文讷的男人,基情无限地对视一眼,互相拍拍对方的大腿,一切尽在不言中。

    “小老弟,没事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咱是有心算他无心,肯定没事的。”

    “我明白,张哥,咱这还是一大群黄雀盯着他一只螳螂,料他插翅难飞。”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经八点了,但是各小组仍然没发现黄宗盛的奥德赛,各大主要酒吧里,仍然没人报告说发现了黄宗盛。

    “下雨,堵车,”张洪祥用对讲机说道,“都沉住气,再等等。”

    转眼间八点半了,依旧没见个人影。

    卢振宇有些隐隐担心,他深吸一口气,想说什么的,但又忍住了。

    “小李小李,”张洪祥用对讲机呼叫另一辆车上的李晗,“八点半了,他们还没到,你是不是看看定位器,看他们到哪儿了。”

    “好的,张叔。”

    长城哈佛上,李晗掏出了PAD,打开软件,惊讶的发现文讷的GPS定位仍然在纺织宿舍,也就是说,这会儿还在家里没出门呢。

    她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张洪祥和卢振宇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头一大,都感到情况不妙。

    卢振宇立刻掏出手机,拨打文讷的电话。

    但是响了好多遍,都是无人接听。

    “不好!”张洪祥抄起对讲机,“小晗,你们留下原地,我过去看一下!保持联系!”

    说着,发动汽车,一脚油门冲了出去,而卢振宇仍旧不停的拨打文讷电话。

    两人都心急火燎,车内逐渐热气升腾,玻璃不断蒙上雾气,卢振宇用毛巾擦了几下,直接摇开车窗,让外面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两人反倒感觉清爽了许多。

    这个钟点,马路上也不太堵了,很快就到了纺织宿舍,两人三步并两步冲到六楼,张洪祥掏出钥匙开门,两人刚进去就惊呆了。

    地上一串水渍的脚印,而且是赤脚踩出来的,一直从客厅通道卫生间,而卫生间门大敞着,里面空无一人,但是依旧热气笼罩,到处都是水,洗衣机旁的藤筐内放着换下来的内衣……看得出来,刚洗过澡。

    卢振宇一下抽出了甩棍,低声说道:“张哥你在这守着。”

    然后轻步往里间走去,里面卧室和书房都没关门,也是空无一人,卧室的床上,还整齐摊放着文讷的一套内衣、一件衬衫、一件外套和裙子,看来是准备赴约穿的。

    衣服的旁边,整齐摆放着她的全套装备:项链喉麦、空气耳麦,还有小麦克风。

    卢振宇明白了,他慢慢退回客厅,看着地上赤脚踩出来的水渍,可以看得出,有挣扎痕迹,而且足迹大小应该就是文讷的……

    他看了一眼张洪祥,张洪祥的脸已经白了,无力地靠在墙上,正在扯自己的领口,似乎透不过气来。

    卢振宇脑子已经乱了,但他拼命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

    他看得出来,张洪祥这时候方寸已乱,现在自己必须撑起来。他掏出手机给李晗打电话:“晗……晗姐,小文在家里被绑架了,现在咱们分头行动,你们去他家,我们去他店里,运气好的话,争取把他堵住……”

    张洪祥艰难地说道:“报警……让小李联系警方……五千万咱不要了……我现在就要闺女!”

    卢振宇点点头,对电话那头惊骇不已的李晗说道:“晗姐,你马上通报警方,请公安介入,抓捕黄宗盛,救出小文!对,奖金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