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 > 第四十三章 吴思思的密码
    蒋先生还没完全凉透,他在舆论的怒涛中也发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声音,他本来没有微博号,在高人指点下注册了一个,还实名认证了,然后宣布两件事,第一是说此事系临时工司机所为,自己并不知晓,而且他也是工人出身,知道社会底层的辛劳,所以对于豪车的碰擦不予追究了。

    第二件事就杀气腾腾了,蒋先生要起诉对自己造谣中伤的无良自媒体,已经聘请了律师什么的,但是卢振宇那个号不是实名认证,根本找不到源头,蒋先生只能起诉微博,但是以他的能量想斗过微博怕是痴人说梦。

    不过好歹能把这事儿糊弄过去,蒋大鑫不是傻子,近江有能耐在舆论圈呼风唤雨的人不少,但是和自己有过节的算来算去就俩,一个张洪祥一个卢振宇,那天喝醉酒调戏了古兰丹姆,这是人家报复来了。

    蒋大鑫不含糊,先礼后兵,首先亲自给古兰丹姆发了个手机短信,说那天酒后说话失当,非常抱歉,但注资这事儿是真的,自己真有两亿闲散资金打算用来帮古兰丹姆连锁饭店渡过难关。

    古兰丹姆冷傲起来那真是冰山,一句冷冰冰的谢谢不用就把蒋先生的好意给打发了。

    蒋大鑫很生气,别管他和许家豪的关系多铁,一码归一码,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老实说他也不是真正的黑帮,也是看人下菜碟的怂包,他敢把赵大头这种社会人的腿给卸了,但给他俩胆也不敢动张洪祥,至于卢振宇,那就更不敢动了,想动也动不了啊。

    但是古兰丹姆饭店开门做生意,想捣乱可就简单多了。

    这天中午,十一点出头,一群顾客就登门了,这伙人看起来年纪装束都差不多,二十郎当岁,紧身T九分裤豆豆鞋帽垫头,坐下只点一盘拉条子,一人坐一张桌子,把店面全部占满了。

    这是摆明了来闹事的,不砸不打不堵门,就耽误你做生意,一人一盘拉条子,占你一中午的台面,你还不能撵人不能报警,人家又不是不给钱,就是吃得慢而已。

    但他们想错了,近江总店有阿布拉江坐镇,就等着这一出呢。

    阿布拉江就一句话:“关监控,给我打!”

    古兰丹姆的饭店全部是从老家带来的,从跑堂的到收银到厨子,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拎着擀面杖平底锅出来了,本来大伙儿就憋着一肚子气,这个节骨眼上还有人上门寻衅,这不是讨打么。

    这些假食客是蒋大鑫找人一车拉来的小混混,出场费一天一百块,干的就是恶心人的活儿,论打架,他们完全不是对手,搁在古代,这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一阵暴揍后,派出所赶到,所有涉案人员都娴熟的双手抱头蹲在墙角,一查,都是北河县籍贯,跑几十公里专程来古兰丹姆饭店吃一碗拉条子,这简直是怀着朝圣的心啊,公安不是傻子,知道这是故意捣乱,幕后黑手也不难查出,但是这种破事谁也没心思管,几十号人关进号子了事,古兰丹姆饭店安然无恙。

    蒋大鑫本来还打算继续恶心恶心他们呢,可是却发现自家公司对门忽然支起了一个烧烤摊,四个塔吉克雄鹰在那儿烤肉串卖,眼神有意无意的往这边瞟,明晃晃的切肉刀似乎醉翁之意不在酒,蒋先生就怂了,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也怕这些人啊。

    现在不是以前了,换在十年前,蒋先生能纠集上百口子晒马,或者和对方硬杠,出了人命找个小弟抗就是,现在不一样,国家大力打击有保护伞的恶霸组织,蒋先生吃顶了才往枪口上撞。

    ……

    近江市精神卫生康复中心,卢振宇对面坐的是重新入院的吴思思,一身蓝白头条病号服,清水挂面发型的她眼神呆滞,答非所问,俨然一个真的精神病人。

    但卢振宇知道吴思思是装的,这丫头比文讷还精,怎么可能疯了,她是躲进精神病院自保呢。

    “有人想对付你,是吧?”卢振宇问。

    “啦~~啦啦~~~”吴思思哼着莫名其妙的曲子。

    “是为了钻石,对吧?”

    “啦~~啦啦啦”

    “其实你没病,你是为了保护自己。”

    “啦~~啦~啦~~~”

    “你母亲的事儿我已经解决了,车主放弃索赔了。”

    “啦~~啦~~啦”

    “你到底听明白我在说什么了么?”

    “啦~~啦啦!”

    卢振宇说的口干舌燥,吴思思只是哼歌,他没辙,只能结束探视,吴思思被护理员带走的那一刻,回头深深看了一眼,眼神中蕴含的很多。

    回到车上,卢振宇拿出手机搜索摩尔斯电码,将吴思思哼的奇怪生硬的旋律换算成英文字母,只有四个字:“DBKG!”

    “定邦控股!”卢振宇立刻反应过来,探视房间内有摄像头,外面有护理员盯着,吴思思担心信息泄露,用这种原始的方法向自己传递了情报,这女孩子真是机智,不过也得亏是遇上自己,换了别人怕是对牛弹琴了。

    难道走私钻石的幕后指使者是定邦控股?卢振宇搜索关于这家企业所有的新闻资料,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绝非网上百度一下就能出来的,需要查阅大量资料,需要懂经济金融,甚至动用黑客手段去获取一些外面找不到的东西。

    为了调查定邦控股,卢振宇买了一堆书,简直成了考研学子,在经过一天一夜的钻研后,他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

    在定邦控股的关联企业中有一家叫做瑞昱科技的新三板上市公司,去年的年报利润是一亿五,这笔钱没拿来分给股东,而是用来采购珠宝玉器古董,今年瑞昱科技在拍卖会上将去年采购的珠宝玉器高价卖出,盈利颇丰,股价一飞冲天。

    一家科技公司,不务正业去买卖倒腾古玩玉器,每次出手都是稳准狠,这有点匪夷所思了,卢振宇捋出了之间的关系图来。

    首先,定邦控股的实际掌控人通过某些见不得光的方式获取炒作物,这个东西可以是元代的青花瓷,明代的宣德炉,可以是一块细腻柔美的和田羊脂玉,也可以是一块产自塞拉利昂的钻石,总之这个东西获取的价格不贵,瑞昱科技会把全年的利润拿出来购买这些玩意,然后在在拍卖会上拍出一个天价来,当然了,出价购买的同样是定邦的关联企业,甚至他们的实际控制人都是一个人。

    这样做的目的是炒概念,粉饰财务数据,中国的二级市场向来喜欢炒概念,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川大智胜涨停,李天一被捕,天一科技跌停,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也能影响到股价的剧烈波动,就是从庄家到股民都喜欢讲故事。

    瑞昱科技是定邦控股几年前买的空壳,经营乏善可陈,但是资本市场上却兴风作浪,一度被称作妖股,卢振宇用K线图和新闻对照着看,发现他们的炒作手法简直出神入化,娴熟无比。

    拍卖会,新闻热点引爆,各大媒体轮番轰炸股民的眼睛,然后庄家引导盘面拉升,新闻进一步发酵,投资者进场,庄家拉到高点,投资者醒悟,恢复理智,股价暴跌,但是一茬韭菜已经割完了,如此这般,循环往复,同样的戏码不停的唱,股民就跟鱼一样,记忆只有几天,好了伤疤忘了疼,继续义无反顾的往里投钱,妄图在这个鲨鱼横行的池子里抢一块肉吃,当然结果是可以预料的,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不但没抢到肉,还把腿留池子里了,

    卢振宇更加敬佩吴思思了,这些肯定是她在第二次入院前通过公开的信息分析得出的结论,走私钻石的幕后黑手就是定邦控股,如果没出意外的话,那个叫做江祖儿的马来西亚华人女孩携带钻石来到中国,在近江交货,拿到佣金走人,瑞昱科技假装购买这几颗颇具份量的钻石,媒体配合炒作,然后拍卖,拉高出货,又一出割韭菜的大戏在二级市场上演。

    但是很不巧,江祖儿是个有想法的女孩,也许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走私, 她知道自己携带的东西价值连城,于是起了歹念,打算私吞货物,但是她也知道货主不好惹,于是在撞脸上找了个替死鬼,打算用吴思思代替自己,但是万没料到,吴思思的智商太高了,江祖儿聪明反被聪明误,化成淮江里一缕冤魂,钻石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件事一个人干不来,江祖儿走私的时候身边肯定有监护者,那个死在麦当劳的家伙就是负责监视江祖儿的,同时他也是江祖儿的同伙,两人串通谋划此事,也前后脚见了阎王,事情到此线索断掉,谁也不敢保证钻石一定是被吴思思拿走了。

    于是货主找了一路江湖人马先从殡仪馆把江祖儿的尸体偷出来大开膛检查钻石下落,当然是没找到,不然他们不会登门拜访吴思思的父母,吴家人隐藏的极好,打死都没吐口。

    毕竟这几颗钻石价值极高,货主并不打算放弃,鉴于警察盯着,他们选择来文的,蒋先生用他的劳斯莱斯演了一出苦肉计,就是逼吴思思将钻石变现,抓她个现行。

    但机智的吴思思没有上当,她躲进了精神病院,利用探视的机会,把秘密通过摩尔斯电码告诉了卢振宇。

    事实大概就是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