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还有碧海 > 第一百零五章 大大姐
    火凤抬手要去推药材,却看见了沈颜宁被烫伤的手指,话无论如何也说不下去,将送到嘴边的要喝了下去。

    这药她是往里放了什么,“苦死了。”

    “良药苦口快喝!”

    火风别别扭扭地将整碗药都喝光了。

    “你们先出去吧,我需要静静的养伤。”

    萧墨染走到床边对沈颜宁说:“师妹你先回去休息吧,我看着他。”

    沈颜宁将空药碗拿走,“好,麻烦师兄了。”

    火凤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萧墨染:“你怎么还不出去?”

    萧墨染转身回到了凳子上坐着:“晚上我都在这陪你,直到你好为止。”

    “我用不到!”

    “师妹不放心。”

    火凤就这么和萧墨染大眼瞪眼,直到下半夜,火凤终于支撑不住,睡了过去,他好歹也有伤在身。

    在梦里,他正将那群白骨都拆了。

    萧墨染见他睡着了,闭上眼睛,专心修炼。

    沈颜宁这时亦是在修炼,她的《戮天簿》已经炉火纯青,不消几年再看,应就是登峰造极。

    她周围释放出灵力,此时的灵力已经慢慢沾染了杀气。

    亏得她心性温和,若是换了别人,早让这《戮天簿》带的浑身杀气。

    沈颜宁睁开眼睛,此时天已经亮了,有光照在她眼睛里,登仙路也并不无可能。

    沈颜宁起身下床,将那一大包药材又分出来一份,这次她熬药熬得顺手多了。

    端着要去敲萧墨染的房门。

    “师兄。”

    “进来。”

    床上的火凤已经醒了,见她端着药来,下意识的后退,却还是没能逃得掉。

    火凤偷过沈颜宁看向萧墨染,看着他面上的表情,再看看面前这碗药,喂他喝要这件事,绝对是他提出来的。

    平时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坏的很,火凤轻轻地锤了一下身下的床。

    喝了连续十天的药火凤的伤是彻底好了,虽然他的伤好与喝药没有一分关系。

    可看见沈颜宁的迷之自信,他还是把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报仇是必然报仇的,火凤在房间里活动活动手臂,翅膀从他背后长出。

    沈颜宁面上有一些担忧:“你现在能行吗?”

    “当然行!”

    沈颜宁翻了个白眼:“那你在这显摆什么,咋地就你有翅膀呗。切!”

    “你……”

    沈颜宁将窗户打开,一只脚已经踩在了交白上。

    回头对火凤说:“快点!”

    沈颜宁御剑靠近萧墨染:“师兄此去,我们胜率是多少?”

    “必胜。”说着回头看了看扑棱着翅膀的火凤继续道:“他们怕火。”

    “他上次被整的那么惨。”

    “没有直接对我们下手,就是忌惮火。”

    沈颜宁又凑到了火凤身旁:“这次看你了,别掉链子了,上次那样太难看了。”

    火凤张嘴,喷出一个火球,沈颜宁灵活躲过。

    “跟我比,你还差得远呢。”

    到了北漠,三人直奔他们的老巢。

    闭着眼睛找通往那座骨山的路。

    沈颜宁看着面前比前几天明显大了一些的骨山,“师兄我们现在有几成胜率。”

    “五成。”

    沈颜宁哀嚎了一声,将交白挥出指着骨山,“打。”

    盘旋在他们脑顶的火凤,发出一声鸣叫,向那骨山冲了进去,嘴里不断喷着火。

    沈颜宁和萧墨染紧随其后。

    骨山一阵晃动,从中走出来的那个正是大姐。

    火凤的鸣叫更加刺耳了,“你别光叫,烧她!”

    火凤听见她说的话,鼻子都要气歪了,可此时不是与她置气的时候。

    火光迅速将大姐笼罩在其中,大姐在其中哀嚎。

    沈颜宁赞叹道:“这么容易解决,早知道就放一把火了。”

    萧墨染眼睛紧盯着火里的情况,摇了摇头,“还没有解决。”

    “什么?”沈颜宁又拿起交白摆开架势。

    那骨山开始剧烈晃动,一根根白骨,都在往火里冲,沈颜宁躲在了萧墨染身后,捂着颜睛,她最将不得这场景了,汗毛都竖起来了。

    萧墨染轻轻说:“来了。”

    沈颜宁从他身后探出头去看,这一看不要紧,沈颜宁差点直接吐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无数根白骨平层的巨大骨架,火凤在她面前渺的不值一提。

    “师兄,胜率……”

    “三成。”

    “师兄,不然我们跑吧。”

    “无妨。”

    变异后的大姐一巴掌将火凤从空中扇了下来。

    沈颜宁连忙去接,摇摇头对着变为形地火凤说:“你还是不中用啊。”

    火凤将脑袋别到一边,不去看她。

    大姐一步一步走进,沈颜宁他们一步一步后退。

    沈颜宁聚了灵力,点在剑尖,“让我看看新交白的威力。”

    扔出交白,交白绕着大姐走了一圈。

    将大姐腰部支撑的骨架全部砍碎了,大姐腰都细了一圈。

    沈颜宁收回剑,“干得好交白。”

    这大姐明显是被她给激怒了,直接就奔着她来了,这一巴掌要是拍在她身上,她就能拥有碧海峰后山的一块墓地了。

    关键时候萧墨染挡在她面前,断了大姐一臂。

    掉落得白骨又积成了一座山。

    萧墨染与沈颜宁一左一右将大姐围在中间,剑术阵法完全奈何不了她。

    她好像有无数条生命,无限复生。

    这场大的吃力无比,唯一有一点好处就是,每单交白拆下来大姐身上的零件,她的修为都有一点点长进,但那也经不起这么长时间的消耗。

    他二人此时已经是精疲力尽,沈颜宁都懒得翻白眼了,“火鸡你到地在干什么。”

    从很早开始,火凤就开始坐在地上打坐。

    她话音刚落,一声凤鸣,差点将她的耳朵震聋,火凤再次化为原型,不过此次却与以往有着天壤之别。

    火凤的原型大了十倍不止,与大姐是旗鼓相当。

    沈颜宁收了剑,抱着手臂站在萧墨染身旁,看见两个斗在一起的庞然大物,“他怎么不早变。”

    萧墨染的目光不知道落来何处:“可能是许要起吧。”

    “这是什么脾气。”沈颜宁无语,继续看着热闹。

    大姐怕火的特性此时已经展露无遗,火凤从嘴里喷出的火叫她痛不欲生。

    巨大的火焰价将她困在其中,如今只能做着无用的挣扎。

    火凤直接送她去往生了。

    待火慢慢熄灭,整个北漠好像又恢复了生机。

    连天也蓝上了几分。

    “你还有两把刷子。”

    火凤扬了扬下巴哼了一声。

    “得意什么,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