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丧尸不修仙 >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战穷奇
    无归凤屠好不容易灭掉那团跟着自己的东西,心中凛然,穷奇根本没正经对付他们,随便一个敷衍的招式就让他们这样费力,他们果真来得太早。

    凤屠往某个位置看了眼:亲爷爷,关键时候可别袖手旁观呐。

    两人怒吼着追上去,大招往穷奇尾巴根那块招呼。

    凤爷爷看得无语,一个两个三个,就盯死那了?可是——

    穷奇尾巴一甩,一道风声扫来,两人身不由己向后掀去。

    凤爷爷想,哪个告诉的你们穷奇尾巴好对付?

    两人收住身形后,再度冲上,这次一个飞到翅膀上面一个钻到肚腹下面,攻击。

    翅膀一抖,抖飞一个。

    后腿一蹬,震飞一个。

    无归:“有没有感觉自己是跳蚤?”

    还不如跳蚤呢,跳蚤还能吸两口血呢,他们连毛都没薅下来。

    穷奇是懒得对付他们,一心一意追着夜溪这个“仇人”。

    夜溪心中叫苦不迭,死竹子这都是给她留的什么烂摊子啊。你说说你,要么,宰个单身的,要么成全人家夫妻俩,非得让人生死相隔,凶兽数量又不多,配偶那个艰难,人家不死缠着你缠谁?

    想着不由叫出来:“何必那么执着,我给你找个新老婆不行吗?”

    穷奇一顿,下一瞬间,橙红的眼睛刷的变成紫色,鼻子里都喷出火来。

    呸你们不要脸的无耻之徒,说好了一生一世一双人就是一双,谁也不能变!竟妄想让我负心,老子弄死你!

    夜溪哪想到这穷奇还是痴情的人儿,自己一句话惹得它变了眼色,大嘴一张,无数大冰锥子射了过来。

    哇哇大叫,狼狈躲避。

    不敢接,不论是冰锥子还是利牙,只要自己一碰,那就是胳膊腿废掉的代价,而那犄角里射出来的光线,里头蕴含的能量让自己心惊肉跳,真被打中,半条老命都要去掉。

    只能跑。

    可随着穷奇的紧追不舍,冰锥子越来越多,她眼中银色丝线构建的逃路越来越少,越来越逼仄。

    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张纸。

    无归凤屠看得不妙,又见自己攻击实在不行,干脆变回本体蛮力冲撞。

    招数虽笨,可奏效,终于让穷奇分了些精力,夜溪得以喘息。

    嘭——

    火凤凰狠狠撞击在穷奇的肩部,两根大翅噼里啪啦的拍,一边拍着穷奇的脸阻挠它的视线,一边拍它翅根和腿根,这两个地方相对比较薄弱。

    凤爷爷保持沉默,他孙子,自然是有勇有谋,就是这姿势委实不美妙,尤其那抽脸的动作,跟泼妇打架似的。

    穷奇大吼一声,左前爪反起一抓,锋利的爪子狠狠扣住凤凰背部将其甩了出去。

    忽然背上一紧,是神龙以身躯为绳,将他两根翅膀从根部捆了起来,越收越紧。

    穷奇气怒,翅膀猛的一震,同时尾巴狠狠一砸,神龙便被挣破砸了出去。

    而夜溪的情形也不太好,她躲无可躲,只能看准了,擦着冰锥或是尖牙过去,哪怕添些伤,也不敢被光束打到。

    很快,三个人多处挂彩狼狈不已,而穷奇却分毫未损。

    凤爷爷背着手,手指一捏一捏,再等等,再等等。

    泡泡空间雪竹林,夜溪的骂声充斥回荡。

    “再不出来,真的要绝后!”

    “你敢不敢靠谱些?”

    “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

    “恨死你了!”

    “你出来!绝交!”

    “你可真够笨的。”

    终于有反应了!泪!

    就听竹子的声音道:“你能看到生门?怎么就不能看到死门?”

    夜溪一愣,肚子一疼,一根冰锥刺穿了过去,留下一个透明的洞。

    切,了不起啊,老子身上窟窿多了去。

    挂了几十个透明窟窿的夜溪跟紧那根冰锥往远处跑了跑。

    “什么生门?什么死门?”

    竹子:“我问你,你现在是不是看到空间中许多银色的线?”

    “是。”跟铅笔构图似的。

    “这便是生门。让你逃生的门。”

    “那死门是——”

    “当然是让对手死的门了。”

    夜溪沉默一瞬,忽然开心的想飞起,自己的生门,对手的死门,这生死门,这师傅,这师门,太特么对她胃口!

    “死门在哪?怎么找怎么找?”

    竹子甚是无语:“怎么收了你这么个窝囊你想着逃,看到的自然是生门。若你想着战,看到的便是对手的死门了。”

    夜溪:“”

    果然是自己窝囊!

    说完这句话,竹子又没了声息。

    但夜溪有了胆气,躲避中的身形一滞——唰唰唰,又是三道冰锥过体

    右手虚虚一握,一柄长斧凝实而出,往上一抡,力贯千钧,夜溪正对着穷奇冲了过去。

    眼前,奇异的世界发生了改变。

    原本纵横在她与穷奇间银色的线条猛的一顿,紧接着动了起来,像被大力扯断又重组,变得血红。

    那些血红的线条比银色的更多更杂,几乎看不到出路。

    夜溪明白,这是因为穷奇太强,自己几乎没有反杀的机会。等自己成长起来,长到和穷奇平级,相信血色线条会变得很少。

    但几乎没有,不代表绝对没有。

    她心翼翼又敏捷快速的往血线缝隙里跳,只要有一丝缝隙她就能钻过去,没有前路退回便是。

    暗处的凤爷爷捏了捏手指。

    无归凤屠看到她不要命的往穷奇脸上冲,吓得魂魄离体。

    “疯了你?会被吃掉的!”

    无归有所感应,对凤屠道:“先生指点了,暂时没事。来,咱们商量商量怎么对付这兽,一龙一凤联手了,不信卸不掉它一条腿。”

    凤屠一想,老爷子始终未出手呢,他又不是不知道夜溪对的自己的重要性,那眼下就没问题,便跟无归合计起来。

    夜溪终于挤到穷奇面前,重斧抡过头顶旋转,虎虎生风,一推,呼啸着劈向穷奇额头正中。

    穷奇看着冲到自己眼前的人儿,诧异之余很是鄙视,谁的额头会是弱处,这人儿脑子是坏的吧?

    没躲。

    可斧头只是胡晃一招,真正的杀招是夜溪之前攒下的各种字符。

    体内先天之气充盈,她已经能提前写好了字符封存起来。

    近在咫尺的峥嵘大眼如上好的紫玉,夜溪在斧头往上扔出穷奇眼神被牵动的一瞬间,双袖齐扬,一串杀字符,一串破字符,宛如两条的金蛇出袖,顺着血线拼凑的空白钻了过去。

    直击双眼。

    穷奇猛的反应来,下意识往后退并想合上眼睛。

    噗——

    黑暗处,凤爷爷猛的一抬手,巴掌呼住自己的眼,这俩子,太没下限了。

    鬼知道他们怎么想出的龙凤缠飞把自己圣洁高贵的本体缠成一柄尖锥子,然后对准穷奇尾巴下一点猛戳的招数。

    呕这个孙子不要了吧?

    无归凤屠也是没办法了,因为穷奇实在太结实了,他们攻击哪里都伤不了它,选中这个地方,不得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