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最强王爷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诏狱内的对话 2
    永宁王沉默着,只是喝酒吃菜不说一个字,赵承琰在一旁也不着急,笑眯眯的看着他吃。眼见桌子上的菜被吃了大半,永宁王这才停下,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然后撇了一眼赵承琰,然后说道:“你多大了?”

    “侄是永康十五年出生,今年已经十六了。”赵承琰回道。

    “原来才只有十六岁。”永宁王点点头口中叹道,:“想当年我十六岁的时候正好是你父亲登基的那一年,当时我一直认为那皇位应该是属于我的,是你父亲窃取了它。”

    “皇叔,当年的事侄并不清楚,不过我父皇是太子,皇爷爷驾崩之后理应是太子继位呀。”赵承琰淡然的说道,他一直不明白永宁王为何如此执着于皇位,按理说当年元丰帝驾崩太子继位是非常合理的,这永宁王到底为何一直认为皇位是他的呢?

    “呵呵!”永宁王苦笑了一下说道:“本来有些事不该跟你说的,这些涉及到不少皇室秘闻,不过你是我赵氏子孙,知道了也无妨。”

    “皇叔,等等。”赵承琰打断了他,然后对着外面等候的于千鹤等人说道:“你们退下,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得靠近牢房。”

    “是,属下告退。”于千鹤等人也知道有些事不是他们可以知道的,随即快速退走了。

    永宁王接着说道:“当年,我与你父争位,你父是太子,又得到了朝廷文官的支持,而我得到了武勋的支持,为了朝廷稳健所以父皇他也不好擅作主张,可是后来父皇病重,他不愿意看到被文官集团操纵的太子上位,便在弥留之际召集四个顾命大臣,准备传位给我,但是没想到,你父收买了当时父皇身边的太监,然后勾结当时的千牛卫大将军李远航扣押了刚出皇宫的四位顾命大臣。”

    “他将四位大臣扣押了三日,直到他登基之后才将他们放出,不过这几位都被严密监视,稍有异动便会家破人亡,这四位大臣虽然愤慨但是木已成舟也再无他法,可是为了彻底杜绝后患他登基之后找了几个借口将四人中的三人先后抄家灭门,只有一人苟活下来。”

    骤然听到这样的秘闻,赵承琰震惊之余不由的感叹,果然能当皇帝的人没一个是简单的,想到永康帝那雍容的面庞,很难让人联想到他是一个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人。

    “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我派人下毒事情败露,本以为必死无疑,哪成想竟然只是将我发配边疆,多年来我一直疑惑这件事,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原来他并不是念及兄弟情义,而是对我有愧疚罢了。”永宁王恨声道。

    “想必是贺缙告诉你的吧,当年那四个顾命大臣里应该有他一个吧?”赵承琰说道,“不错,当年他见木已成舟便明哲保身,而后又借故只做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太傅这才保了一条命。”永宁王又喝了一口酒说道。

    “是你先找的贺缙吗?”赵承琰问道,“不是”永宁王摇摇头道,“十年前一个夜晚,一名黑衣蒙面人来到我的房间,他跟我说的这些话,我当时根本不相信,直到后来我写密信给他追问数次,他才勉强告诉我实情。”

    “黑衣蒙面人?”赵承琰眉头一皱,“你可知道他是谁?”,永宁王马上摇摇头道:“对方很神秘,但是他们的能力非常强大,很多东西他们都能搞来,很多事情他们也都知道。”

    赵承琰一听顿时头大了,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简直是层出不穷啊,又出来一个神秘的蒙面人。“难道这么长时间,你们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不知道,对方很谨慎,识别身份都只靠令牌。”永宁王摇摇头说道,赵承琰听了沉思片刻,“皇叔,这次叛乱可是出自你的本意?”永宁王听了扭头看向赵承琰,盯着他看了许久才叹了口气说道:“有一部分吧,另外一部分是因为他们。”

    赵承琰点点头,“侄一直都在想,皇叔去了陇右郡那么多年,为何直到此时才叛乱,父皇执政这么多年早已成为大势,现在叛乱只有可能输,赢不了的。”

    永宁王眼睛直直的看向前方,说道:“我的确是有些不甘心,但是还有一部分是因为他们给了我能成功的信号,内部有贺家当内应,外部有西突厥,另外还有奇兵可关键时刻刺杀我那位皇兄,这些布置让我看到了希望,所以才会答应。”

    “他们差一点就成功了。”赵承琰说道,听了这话永宁王一愣,随即说道:“差一点成功?”“不错,前些日子三名刺客联手刺杀父皇,父皇重伤,不过好在吉人天相,他没事。”

    永宁王听了闭上眼睛沉默了,过了半晌他才喃喃的说道:“天意弄人,天意弄人”“皇叔今天告诉我这么多事,不怕我去捉拿贺缙一家吗?”

    “呵呵,就算我不告诉你,你难道就没有证据了吗?我说不说你们也不会放过他的。”永宁王叹息道。“皇叔果然睿智,侄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皇叔在这里修养些时日吧。”赵承琰道。

    永宁王摆了摆手,赵承琰躬身一礼然后转身走出了牢房。唤来在远处等待的于千鹤等人,将牢门锁了。赵承琰在回去的路上吩咐,永宁王一家虽然押在诏狱内,但依然是皇室宗亲,不许怠慢了,一应待遇必须是上等的,一些不过分的要求也尽量满足。

    出了诏狱,来到拱卫司北衙大堂,赵承琰吩咐将贺家严密监视,而他自己则去了长安宫。

    再次见到永康帝,赵承琰将永宁王的话除了那段皇位秘闻全都告诉了他,永康帝听了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才缓缓说道:“贺太傅一家为朝廷重臣,不可鲁莽,让朕想想,你先下去吧。”

    赵承琰知道这个决定很难下,毕竟其中的牵扯过甚,到时候拔出萝卜带出泥,不好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