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十七章 西门大官人
    阎婆惜在白胜的协助下办了丧事,葬了母亲,七天后,随同白胜和李清照一起动身,李清照终究是要进京的,阎婆惜也不敢一个人留在郓城。

    宋江虽然已经获罪,但是宋江的势力还在,不仅县衙里的公人都是他的朋友,就是附近的茶楼酒肆、勾栏赌馆也都是宋江在经营,不然他挥金如土的作派如何而来?又如何能得了“山东及时雨”的绰号?

    所谓“及时雨”,就是谁手头上紧了,只管找宋江去要,保证能够拿到为数不菲的银两。宋江又不是印钞厂的厂长,家里也没有摇钱树,哪来那么多财富?还不是这些地下产业为他提供支撑?刘家村里赤发鬼刘唐开的那家烂银赌场就是宋江的地下产业之一。

    当然,那些江湖上没名没号的人物是没法得到宋江的资助的,这“及时雨”只管浇灌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普通老百姓就别想了,一滴都落不在身上。

    离开了郓城县,白李阎三人同乘时文彬赠送的一辆马车,雇了一个车把式赶车,拉车的还是从前的那两匹马,这两匹马也算得上是回归了本行。

    不用再担心身后有追兵,一男两女的心情都已放松了许多,阎婆惜也从母亲死去的悲伤中走了出来,人死不能复生,过多的哀伤并无卵用,何况白胜和时文彬也算给她报了仇,不论是踢坏了宋江的命根子还是发配江州,都算得上是严惩了,一命换一命并不现实。

    白胜的心情尤为舒畅,他不必再为阮小五的追债而担忧,暂时也不必为了未来宋江的报复而烦恼,更因为李清照向他承诺,等到了京城,将会利用她父亲的威望和权势帮他联系武功高强的人物做师父,别人她不知道,只说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和她父亲李格非的关系还是可以的。

    前途一片光明,心情当然大好,一路上白胜与李清照高谈阔论,每每发出令李清照耳目一新的见解和词汇,令后者一再刮目相看,搞不懂为何白胜竟然懂得这么多深奥的学问,只说他文武双全,熟知唐诗宋词也还罢了,但是这“大地是圆球,围着太阳转”是什么鬼?完全无法理解。

    一路上晓行夜宿,走了三天,安然进了阳谷县城,选了一家“来福客栈”,要了两套上房,一如这几日的规矩,名义上是白胜李清照夫妇住一套,阎婆惜独自住一套,实际上则是李阎二人住一套,白胜独自住一套,因为白胜需要在夜里坚持修炼红拳心法,不论是在李清照还是阎婆惜的身前脱光了衣服都是不合适的。

    这一路李清照也曾悄悄跟白胜提议,想要撮合他和阎婆惜,但是被白胜拒绝了,白胜没有说明拒绝的理由,不过李清照觉得他是不愿意接受残花败柳,想想也在情理之中,便不再多事。而阎婆惜本人虽然已经在丧母的悲伤中走出,但毕竟母亲死了才没几天,这时候寻找白胜求欢未免显得太过放荡,为人不齿,所以阎婆惜也就规规矩矩地跟李清照住在了一起,再没有半夜骚扰白胜的举动出现。

    入夜,晚饭后白胜就嘱咐阎李二女早些歇息,然后回到了自己房间抓紧练功,既然不知道近日拳脚力道的进境是否是由于修炼这本假秘籍所致,那就索性再深入地练上一练,或许可以证实自己的猜想是对是错。

    如同往常一样,他首先推开了窗子,任由月光洒入,然后脱光了衣物,盘坐在月光下开始行功,近十天下来,他对这门功法已经很是熟练,只一会儿,就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没有料到的是,今夜他这功法并没有完成预计的任务,而是练到了一半就被迫终止了,原因是夜半时分的天空里铅云密布,遮住了星月的所有光芒。

    虽然懊恼,也只有无奈,起身穿衣时,却听见隔壁阎李二女的喁喁细语。

    “婆惜妹子,你如此辗转反侧,可是想你的白郎了么?”说话的是李清照,带着些调侃味道。

    “清照姐,恕我直言,你这么多年独守空闺,难道就不渴求你夫君的滋润么?”阎婆惜不答反问。

    “怎么不想?可是我夫君在京中候职,也不知何年何月会去何方主政,我又有什么办法?这次若不是蔡太师聘我入京,真不知何时才能夫妻团聚。”

    “那你起初和白郎假扮夫妻,期间就没有偷吃一次么?”

    “呸,你当姐姐我是什么人……岂能因为**坏了贞节……”

    这席话听得白胜一阵脸红心跳,心说你们俩这不是刺激我么?带着两个大美人儿在身边却不偷吃本来就是一种痛苦,你们还要在我伤口上撒盐,真是太过分了!转念又想:这客栈房间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太差了,就两个女人的私房话都能听个清清楚楚,若是真跟她们之间的某一个办起事儿来,那动静还不得传到大街上去?简直是有伤风化啊!

    正纠结时,忽然听到另一侧隔壁也有人在低声说话:

    “那个小娘们儿当真水嫩漂亮,恐怕咱们阳谷县都找不出第二个来。”

    “你说的都是废话!要不是她漂亮水灵,咱们西门大官人能动了心思么?”

    “那倒是,不过我看另外一个娘们儿虽然模样差了些,但是身材也挺不错的,只不知道西门大官人能不能给咱们兄弟俩喝口汤。”

    “你算说道点子上了!我告诉你,我听西门大官人说过,脸盘长得漂亮的不一定下面也合用,这女人不能只看脸,还要看床上……”

    “你小子行啊!跟西门大官人没少享福吧?”

    “哪里哪里,也就是喝口汤罢了。”

    听到这里,白胜已是暗自心惊,自己三人来到阳谷不过一日,这怎么就被西门庆给盯上了?看来自己还是太疏忽了,只考虑到给李清照化妆遮掩绝世容颜,却忘记了阎婆惜的美貌足以招蜂引蝶!这可怎么办?

    这事儿很难办。为什么?因为西门庆武功不弱!不弱到什么程度呢?至少在看过拍过的连续剧里,他能跟武松打上数十回合,这绝不是醉酒的宋江可以比拟的,估摸着,西门庆的武功也许会在阮小五之上!

    既然打不过,那就只有告官了,自从李清照慑服时文彬,白胜对权力的崇拜又浓郁了几分,不论何朝何代,官大一级压死人是错不了的,虽然也有县官不如现管的说法,但是现管终究不敢明着得罪县官不是?

    对,就是告官。打定了主意,白胜就打算先去李阎二女的房间里通知一声,纵使这俩美女都不是自己的老婆,但是身为男人,岂能任由西门庆将她们从自己身边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