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五十六章 惊天一斧
    这个一往无前的青年自带一股强大的气场,在尚未露面的情况下已经慑服了林内林外大多数人的心志,邱小乙等人已经不敢继续执行生铁佛的命令去追杀白胜,除了他们对白胜不摸底细,怕惹了白胜身后有可能存在的牛逼人物之外,这个目空一切的狂暴青年是让他们闻而怯步的重要原因。

    “是谁?谁敢欺负我姐姐?”青年的咆哮直冲霄汉。或许是巧合,或许是错觉,在他狂吼过后,空中的乌云也在散开,随着天色骤然亮起,人们看见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穿着一身虎皮的青年男子,手持一柄金光闪闪的双刃巨斧,如同天神一般现身出来。

    白胜打量着这个青年,觉得他的身材固然魁伟,却并不如何胖大,由是可以猜测他脚步的沉重必是缘于他手中的这柄巨斧。

    看着在旭日光芒的照射下这柄斧头上熠熠闪烁的金光,白胜若有所悟,这斧子,或许就是时迁他们提到过的“金斧子”,八成就是刚刚北坡墓穴里出土的上古神兵了!

    那青年瞪着一双充斥着怒火的圆眼扫向四周,目光在他能看见的每个人身上扫过,给人的感觉是一头猛虎正在择人而噬。这片原本稀疏的树林已被他的金斧子伐出来一条通道,而天光既已大亮,即使是白胜也已经无可遁形。

    这青年的目光在**着上身的白胜脸上略一停留,稍稍打量了一下他那怪异的运动裤,似乎觉察出白胜与绊马索有所关联,白胜随即做好了逃命的准备,因为他看见这神威凛凛的青年并非一人,在这青年的身后还站着高高矮矮十几个牵着马匹的人物,其中一个年近三十的儒装男子隐然有首领的风范。而且这人已在开口说话,语气很是平和:“四弟,我不许你杀人!”

    那四弟点了点头,目光从白胜的身上移开,旋即盯在了正与那美女对峙的生铁佛的身上,瞳孔急剧收缩的同时,高大的身躯似乎也在收缩,只听得他的骨骼发出“啪啪啪啪”一串密如连珠的爆响,牙齿里迸出来杀气腾腾的三个字:“就是你?”

    生铁佛也被这青年的气场所震慑,将原本斜指美女的朴刀转向青年,目光盯住了那把金光灿灿的斧子,很不服气地傲然道:“你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也敢跟佛爷动武么?”

    那青年再无废话,只缓缓将斧子举过头顶,场间氛围顿时凝重起来,仿佛清晨的空气都被压抑得稀薄了许多,突然间,青年暴喝了一声:“纳命来!”

    吼声响起的同时,他的人和斧子同时爆发,人到斧落,挟着千钧之势劈向生铁佛的头颅,给人的感觉是他要劈开的不是一个人的头颅,而是一座山峰!人要劈山,山往哪里躲?说得更直白些,就是生铁佛无论怎样躲,也躲不开这一斧之威的笼罩!

    在这超凡绝俗的威压之下,生铁佛已经骇然失色,这是什么武功?他确信此生从未见过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招式!也没有见过具有如此神力的敌人,他只能用神力来定义这个青年的力量,却不能用内力或者膂力来描述,他觉得无论什么样的内力,都不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威势,无论是什么样的膂力,都不会形成如此磅礴的威压。

    在他的感觉之中,这兜头而下的根本不是斧头,而是崩裂倾倒的一座山岳,是从天宇坍塌下来的一片苍穹!沛然浩荡而不可阻挡!

    映在人们眼中的,是斧头的金光暴涨,这金光辉映得原野都失去了颜色,这金光眩耀得朝阳都失去了光芒。

    金光之中,生铁佛奋尽全力,将手中的朴刀杆迎了上去,只听得“嗤”的一声轻响,上品镔铁铸成的朴刀杆已经被剁成两截,短的那截连带着生铁佛的一条臂膀离开了身体。

    而奇异的情景还在继续,生铁佛的肩头创口出未见血光迸出,而那金灿灿的斧头则瞬时变色为腥红,竟似是将生铁佛的鲜血吸食吞噬了一般。

    下一瞬,金光暗淡隐没,青年收斧而立,而生铁佛则是面色惨白,踉跄着倒退,退回到身后的人群里,被他的几个僧装徒弟搀扶住了,咬着牙颤声说道:“这绝不是你本人的武功!这是这把斧子的神威!这斧子就是北坡出土的上古神兵!是不是?”

    那青年冷冷回道:“是又怎样?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赶紧滚!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生铁佛哑然失笑:“好!败在如此神兵之下,我生铁佛败得不冤!你能告诉我这斧子的名字么?”

    “不知道!滚!”青年已经懒得再看生铁佛一眼了,回头看向那个儒生,不满地质问:“二哥,难道这样的坏人也不能杀么?我想不通!”

    生铁佛等人哪里还敢留在这里,纷纷落荒而逃,背着阮小五的吴用也吓了个半死,找不到晁盖他们也就罢了,留在这凶人面前岂非找死,于是也拔腿溜了。

    白胜眼见那美女的四弟如此牛逼,且脾气暴躁,当然也不愿惹祸上身,便在众人不经意中悄然后退,想要离开这块是非之地。至于那四弟手里的金斧子,他知道他绝没有抢夺的实力,决然放弃。

    看着生铁佛一伙人仓惶逃走,那儒生微微一笑,看着他的四弟和蔼道:“还要我说几遍呢?我们来到这片土地,是为了结交朋友而来的,你想要神兵,我不忍拂了你的心意,就由着你了,但是杀人绝对不行。”

    说到此处,又转向牵着照夜玉狮子走过来的美女说道:“大妹,为兄希望你也没有杀人。”

    那美女展颜一笑,如同旷野上盛开了万朵鲜花,道:“二哥你放心,我记着你的话呢,一个人都没杀。”说了这句话,她忽然转身,看向那个与生铁佛一伙背向而行的赤着上身的背影,说道:“他不能走!”紧接着冲着白胜喊道:“喂,你给我站住!”

    白胜应声停步,缓缓回过身来,他知道就算他现在拼命狂奔也跑不过那只照夜玉狮子,索性光棍一些,就微笑道:“姑娘是在叫我?有什么事么?”

    没等那美女说话,她的四弟已经抢先道:“对了大姐,你不喊住这人我倒还忘记了,这个人我必须要杀了!”

    此话一出,白胜和那个美女都惊呆了。

    白胜不仅是惊呆,而且立即大怒,朗声道:“不是吧,不就是我的绊马索绊了你一下么?你又没有因此缺了胳膊少了腿,至于这么恨我么?就是想要玷污你姐姐的生铁佛都被你放了,我白胜做了什么事?难道我该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