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六十六章 金雀开山斧之威
    如果林中发号施令的人就是阴盛,那么可以肯定这伙人跟那个不告而别的萧峰脱不开干系。而这个至今杳无踪影的萧峰,白胜已经确定是他曾经冒充自己在卫县北坡杀人,萧峰用的是袖弩,今天这伙人又冒出来一个“神弩营”,同样是以弩箭袭杀完颜兀露。

    这一切迹象都表明,今夜这场埋伏的策划者和执行者一定是契丹人,那么之前的疑惑就都迎刃而解了,契丹人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他们是要阻止完颜宗望联合宋朝对辽国实施夹击!

    这是辽金两国之间的倾轧啊!白胜的心里已如明镜一般。那么,自己还要不要参与其中呢?论本心,他是真的不想掺和进去。这就是狗咬狗一嘴毛的战斗,自己一个大宋老百姓掺和进去干什么?但是之前考虑到的唇亡齿寒之虑依然存在,怎么办?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客栈外的事态已经发生了变化。

    其实,若是按照常理来讲,那些隐蔽在树林里的弩手们只攻击完颜兀露的中上两路并没有什么错误。因为目标的双腿始终是处在运动状态之下的,取准非常困难,除非是那种弩法非常精湛的人物才敢向下三路发动射击,否则就是浪费弩箭。

    但是听起来酷似弩手们头领的阴盛既然这样说了,弩手们当然不敢违抗,一时之间,林中射出来的弩箭已是分为上中下三路,展开了更为立体的攻击,其中射向目标双腿的弩箭固然不易取准,但也给完颜兀露的防御体系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致使她再也不敢直线倒行,被迫采用了曲线退却的办法。

    完颜兀露都快急疯了,她一路喊了数声却始终未见客栈里面有人回应,怒火燃烧的同时更增恐惧,但是她不敢回头,只能继续高喊求援:“二哥!四弟!你们都喝醉了吗?里面还有活人没有?把我的枪送出来也行啊!”沙哑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她现在已经不奢求太多,只盼有人能把她的烂银枪送到身边,只需一枪在手,敌人再想凭借弩箭伤她就比较难了,至少在半个时辰之内可保无虞。

    可若是没人给她送枪就难说了。按照现在敌人的攻击方法,她根本更不敢转身冲入客栈拿枪了,她相信只要她转身背向敌人,那么只需呼吸之间她就会被弩箭射成一只刺猬。

    这一刻,这一幕,让躲在门后的白胜真正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古武,什么是真正的武林,什么是真正的对战。目测中那排树林后隐藏的弩手至多不过十人,但就是这十个人足以逼得完颜兀露这样的高手束手无策,只能被动挨打。

    要知道,完颜兀露在卫县城北的原野上可是一人一枪击败过数十名武林好手的存在。

    在这短短的过程之中,他也曾设身处地的为完颜兀露考虑对策,但是他发现别说是完颜兀露,就是完颜兀露一向崇拜的高手完颜宗望也没有什么办法应付眼下的局面,逆袭么?人家十个弩手是分散隐藏的,你若是选攻其一,那么将会被其余九人射杀,而且不论你想要近身攻击哪个弩手,人家只需要立时后撤,你同样没辙。

    既然不能逆袭反冲锋,白胜能够想出来的唯一办法,就只有对耗,或者对方的弩箭消耗殆尽,或者完颜兀露的气力灯尽油枯。

    但是完颜兀露的求救在打动他的同时也提醒了他,对啊!如果把烂银枪和照夜玉狮子送给完颜兀露,那么逆袭就会成立了!他忽然醒起,当初在卫县城北原野上的那些人也是有弓箭的,可为什么他们的弓箭对完颜兀露毫无威胁?因为照夜玉狮子的速度太快了!跑车一样的冲刺速度,令弓箭手根本没法从容施射。

    情势危急之下,白胜觉得自己必须要出手了!这是他第二次不由自主地想要救援完颜兀露。不由自主且不明原因,或许是完颜兀露的哀怨和急怒,深深打动了他心底的那处柔软,激起了一个男人保护女人的天性,也或许是这几天来完颜兀露把他当做朋友一样有说有笑有打有闹。

    总之这人必须要救,他觉得若是此刻依然保持袖手旁观,那么别说对不起完颜宗望兄妹,至少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事不宜迟,他转身就去摸起了那根烂银枪,然后就奔出了饭厅的后门,准备牵出照夜玉狮子,给妹子配个全套,可是当他的目光看在马厩里时,却不禁傻了眼,照夜玉狮子也躺下了!然后他才猛然想起这照夜玉狮子也是喝酒的!而且无酒不欢!以往的每顿饭里,但凡完颜一家人喝酒,完颜兀露就会派人给照夜玉狮子送上几坛酒,倒入草料槽中。

    没办法,马也趴下了,那就只有送枪给妹子了,可是这枪怎么个送法,又令他很是头疼,急急奔回饭厅的他,再一次犹豫在门后。

    他掂了掂自己手中的钢刀,觉得若是这样冲出去送枪,闹不好就得死在完颜兀露的前面,因为他既不会枪法也不会刀招,这样左刀右枪的出去不是送死么?

    倘使空手使出御光拳法来防御则效果肯定比完颜兀露的掌法靠谱,但是他空手出去除了给敌人多送一个靶子之外还有什么作用?而且完颜兀露并不需要他去陪死,陪死也没有什么用,人家需要的只是他手里的这杆烂银枪!

    眼见完颜兀露的右腿上又中了一箭,疼得她闷哼的同时,步法已经不如之前灵动了,白胜更是心急如焚。

    焦灼中下意识的四处张望,目光就落在了金兀术的那柄金雀开山斧上,蓦然间,他想起了金兀术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说这柄金雀开山斧是可以吸附敌人暗器的,而且正因为如此,他才得以在那个“白胜”的袖弩之下险死还生!

    吸附暗器!白胜突然产生了一种扇自己耳光的冲动,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急忙抛下单刀,拣起了金雀开山斧,斧柄入手尚未觉出什么,就在斧头离地的那一瞬间,他不禁大吃一惊,因为他觉得自己提起来的不是一把斧子,而是一只杠铃,还得是奥运会举重运动员破纪录的那种。

    这斧子太特么重了!重到他立即就想松手的程度,但是他不能松手,只能将丹田中的内力运于手臂,试一试以内力掌控它的效果。

    效果是可喜的。感觉中这斧子的重量立马轻了无数倍,嗯?看来没有天生神力也能玩啊!他旋即将斧柄上扬,右手一松一紧,攥住了斧柄的上端,让那斧头凭空立在脸侧,快步跑出了客栈大门,冲着即将退回到门前的完颜兀露喊道:“露露别怕,我来给你送枪了!”

    “怎么是你?”完颜兀露不敢回头,继续面对敌人舞动拳掌,语气中显得颇为惊喜,还带了些许担忧:“我哥我弟呢?你可要小心,别靠我太近,到我右边来抛给我!”

    白胜听得出她在担心什么,是认为自己不会武功,因此担心自己中箭,心头一暖,一个箭步冲到了她的右边,将左手中的烂银枪往左一递道:“他们都中了毒药了,你不用担心我。”

    说话间只听“嗖嗖嗖嗖”连声不绝,又有十几支弩箭射了过来,却是没有一支是射向白胜这边的,仍是射向完颜兀露。

    完颜兀露拳掌不停,目光始终看向敌人的方向,百忙中眼角瞥见白胜递过来的枪尾,不着痕迹地接了过来,顿时精神大振,霎时间抖出百十朵枪花遍布身前,同时大声提醒道:“白公子快快闪开!弩箭要命,我的枪也会伤着你的!”

    看见这朵朵枪花,纵然白胜并没有什么文青情结,也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一句唐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这枪法实在是太漂亮了!真的如同一夜之间绽开的千万朵梨花一般绚丽夺目!他由衷地赞叹着,心说这完颜兀露在枪法上的造诣是真的深呢。

    他却不知,完颜兀露使的正是杨家枪中的一路梨花枪法,而这路梨花枪法的特点就是每一枪皆是枪花,与同样注重枪花的杨家枪另一路枪法梅花枪相比,这梨花枪强调的就是防守!梅花枪的枪花主攻,梨花枪的枪花主守。

    瞬息之间,敌人射过来的十几支弩箭全部湮没在这些枪花之中,又被枪花搅得四处乱飞,再也无法射中完颜兀露的身体。只是其中的一支却被枪花搅得飞向了白胜的头颈,完颜兀露顿时大惊,目光顺着这支弩箭往右一瞥,发现白胜竟然并未远离,不禁又急又怒:“傻瓜!你怎么还不闪开?”

    只是,那支弩箭虽被枪花改变了方向,但是速度未曾丝毫减慢,又怎么会容等完颜兀露善意提醒?

    白胜也被这突兀的变故吓得不轻,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上突来箭矢,他是真的来不及做出躲避动作了,只有把心一横,就看金雀开山斧的了!

    电光石火之间,他甚至来不及吓出什么冷汗,几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弩箭射向自己的脖子,但是奇迹果真出现了!那弩箭堪堪飞到左颈,却突然诡异地拐了个弯,打着横贴到了右脸侧的斧头上面,发出“嗒”的一声响,竟是被斧头牢牢吸住了!

    完颜兀露这才注意到白胜右手中的金雀开山斧,不禁惊喜得说话声都颤抖了;“你……你怎么能拿得起这柄斧子?”

    白胜当然也是喜悦非常,却没有回答妹子的询问,在他情绪兴奋的这一刹那,他看不见的是自己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更看不见自己的脸色已经逐渐狰狞。

    他当然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因为在斧头吸住弩箭的这一瞬,他忽然觉得全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伴随着热血的澎湃,有着一股狂暴的情绪蔓延全身,他感觉到有一种奇异的魔力从这斧子中传递过来,像是某种神秘的召唤,告诉他要冲上去斩尽一切敌人——不论前方是弩箭还是什么,也不论挡在前方的是人还是物,都必须碾压过去将其斩于斧下。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然后他就提着斧子,迎着前方又一波更加密集的弩箭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