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九十一章 惊悉奸谋
    蔡京一家的生活实在奢靡,不论是从太师府的占地面积、室外园林、室内装修的规模档次来看,还是从一府仆人的庞大队伍来看,都能得出这个结论。

    且拿后世的现代人与之相比,后世家庭吃饭的饭厅能有多大?就算是再有钱的人家,也不可能在家里搞出一座食堂一样的餐厅吧?但是蔡京却拥有一座比食堂还要夸张的美食苑!

    美食苑是一座花苑,若是估算面积,则只能用亩来做单位。浩大的花苑中,花木掩映之间,遍布数十座凉亭,凉亭里设有石桌石椅,可供主客夏日进餐。

    概因眼下已是初冬时节,所以今天的午宴并未设在这些凉亭里面,而是开在花苑四周的房舍之中。那些房舍贴着花苑的矮围墙整整环绕一圈,怕没有上百间的样子。

    进入美食苑后,两名侍女转回,由一名美食苑内的管事继续引领白胜“一家人”。听这管事介绍,说这些房舍之中有一部分用于厨房,有一部分用于仆人进餐,剩下的就是主人和客人吃饭的饭厅。

    经过厨房的时候,白胜循着管事的指引看过去,只见这属于厨房的数十间房门上都贴着铭牌,上书“川菜”、“闽菜”、“浙菜”、“粤菜”、“鲁菜”、“汤房”、“粥房”、“包点”、“葱丝房”、“肉馅房”、“调味房”等等。

    “这葱丝房是做什么的?难道葱丝也是一道菜?”萧凤忍不住好奇,问了出来。

    那管事道:“这葱丝房是专门切葱丝的,共计四人负责每日三餐葱丝的供应,根据各个大厨给出的要求切好,另有专门负责递菜的仆人送至每个大厨的房中。”

    萧凤更加奇怪了,“这葱不是随便切一切就行了么?怎么还有要求?”

    管事笑道:“各种菜式所用的葱样是不同的,比如炖菜需要用葱段,炒菜需要用葱花,拌菜就要用葱丝,而蒸包和水饺则要用葱末。”

    “那也用不着四个人吧?这一天得切多少根葱啊?”

    “四个人也还不够哩,好比今日,比寻常多出来数百位客人,这四个人就忙得四脚朝天也忙不过来,还要从厨房以外的人手中抽调。”

    一路走过来,嗅到的各种香味令人口舌生津,白胜不禁真的有些馋了,虽然他在来此之前已经吃掉了一只鸡。

    他原本是不打算在蔡府吃饭的,他恨不得立即回去给郭盛和潘阎二女服用解药。但是因为完颜兀露的缘故,他不得不先来吃饭再作打算,他担心完颜兀露始终跟着他,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当着完颜兀露的面救治自己的兄弟和家人。

    所以他来到美食苑的真正目的是趁着人多悄然溜走,从而摆脱完颜兀露的跟随。

    趁着萧凤和管事聊天,他悄悄回头看了看,只见完颜兀露还在想着心事慢慢走在后面,离他和李萧两女更远了,心中忽然有种疼痛的感觉。

    “你们看!这不是跟白露在一起的那个白公子么?咱们看看太师安排他去哪里用餐。”

    旁边的房间里传出人声,透过敞开的房门看进去,是那些来送礼的客人们在议论。

    “肯定不会是跟咱们一样喽,听说人家可是送了无价之宝。我猜太师会安排他们去天然居。”

    “你们看,那个萧凤也跟他走在一起呢,这美女真有办法。”

    “咦?那不是赵明诚家的李清照么?怎么她也跟白公子在一起?”

    “赵明诚呢?这要是让赵明诚看见可就有趣了,有趣的紧。”

    “赵明诚不在咱们这一间,人家送的也是重礼,最起码也会在天然居的一层吧?”

    天然居,是美食苑里唯一的楼房,高四层,在顶层吃饭时,苑中美景可以尽收眼底。

    管事已经说过,今天蔡太师安排白胜他们在天然居吃饭。

    继续走过十几间饭厅,收获了朝中百官的各种羡慕嫉妒恨,白胜站在了天然居的楼门前,只见门楣上房挂有一块匾额,写着“天然居”三个烫金大字,门两侧贴着一副对联:上联是“客上天然居”,下联是“居然天上客”。

    未等进门,已经听见底层有人在说话,正是赵明诚的声音:“你们为啥不信呢?那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富家公子,他就是穷山恶水生出的一介刁民,叫做白胜,就在昨天夜里,他连住宿客栈的钱都没有!还要去我家借宿!”

    “明诚兄休怪兄弟直言,兄弟真的无法相信,你说他一介山野村夫,可是人家能跟咱们一起坐到天字号而且排位在前,这难道是假的?被太师留住召见难道也是假的?”

    “就是,明诚兄你就别说了,大家都看见的事情,你就是说出一朵花来我们也是不信。”

    只听赵明诚冷哼道:“谁知道他是不是昨夜偷了谁家的藏宝呢?不信你们等着瞧,我估计最迟今天下午,就会有人去开封府报告失窃。”

    白胜听了这话心头一凛,这赵明诚说的还真没错,只怪自己意气用事拒绝完颜兀露的金子,已经留下了后患。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是用完颜兀露的金子进入蔡府,则肯定无法获得蔡京的召见。

    这事儿会不会给完颜兀露带来麻烦呢?毕竟签到簿上签下的送礼人名字是白露而不是白胜。

    想到此处,回头再看完颜兀露时,却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这女人去哪了?

    管事当然不会去管完颜兀露去了哪里,推开楼门就请白胜三人入内,这三个人一进来,一楼餐厅的一桌客人顿时鸦雀无声。

    而赵明诚的脸上顿时血色全无,说话都结巴了:“清照,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李清照冷冷回道:“太师安排我和我表弟夫妇一起吃顿饭,有什么不妥么?”

    “呃……妥……妥,妥。”

    “贵客请随我上二楼。”管事不管其他,只负责将客人领到指定位置就算尽责。

    白胜一行三人目不斜视去了二楼,赵明诚这一桌人才恢复了议论,“明诚兄,原来这白胜是你的表舅啊?”

    赵明诚满脸苦涩,现在如果不承认李清照和白胜是表姐弟关系,那岂不是往自己脑门子上刷绿漆么?只好讪笑答道:“是啊,唉,家门不幸,摊上这一家穷亲戚。”

    “……”

    坐在二楼的单间里,白胜推开窗子,想要寻找一下完颜兀露的身影,却没能找到,楼下赵明诚等人的话语倒是声声入耳,同时听见的还有三楼上梁师成、童贯、高俅等人的谈论声。

    看来毕竟还是三楼上的这些人牛逼,这不是花钱买来的待遇,而是权力赋予的地位。

    忽然间,他听到四层上面有人说话,语声压得很低,若不是窗子敞着都几乎听不见,不禁奇怪,蔡京本人躺在寝室没来,还有谁能凌驾于童贯这伙人之上?凝神听去,不禁大吃一惊。

    说话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蔡府的总管翟谦,一个是蔡京的长子蔡攸。

    只听蔡攸说道:“杀是该杀的,但是怎么杀,派谁杀,在什么地段去杀,这些都要考虑好。”

    又听翟谦道:“让咱们的人扮成山贼盗匪如何?就在半路上截杀。”

    蔡攸道:“不行,去请安道全的人一无财二无色,你就是扮成盗贼去杀也说不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有人不想让我父亲康复。”

    “那怎么办?咱们好不容易才摆平了太医局,没想到又蹦出来一个白胜。要不然,咱们直接派人去杀安道全算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嗯,可以让咱们的人扮成魔教的教徒!方腊不是要打建康府么?正好,安道全死在魔教手上合情合理!你去办吧,千万不能出什么纰漏!”

    “相公妙计!这一次我翟谦可是把命都押上了,只希望你尽快将朝堂权柄收归手中,不然一旦安道全的死讯传回来,老爷必然杀我。”

    “你放心,我必保你,你去吧。等一下,那个白胜真的只是李清照的表弟么?这样,等杀了安道全之后就把这个白胜也杀了吧,谁让他吃饱了撑的坏我大事!”

    “哦,这事儿我已经埋下口实了,一旦安道全来不了或者是来了治不好老爷的病,我第一个就拿他白胜开刀。”

    白胜听到这里,几乎肺都要气炸了,马勒戈壁的,你蔡攸要夺你老子的权,直接杀你爹不行么?你冲别人下什么手?

    转念一想,似乎蔡京还真不好杀,至少他身边那个黑衣老妇太过强大,而且貌似这蔡府的安保措施十分到位,估计投毒下药什么的也办不到。

    可是这样也不能冲老子我下手啊!白胜的脑海里有一万只羊驼驰过,也不管蔡攸他妈有多老了。

    怎么办?想都不用想,必救安道全啊!不仅要救安道全,还要把安道全安全地带回汴京,让他给蔡京看病,不然自己就是死路一条了。

    一旦让蔡攸执掌了朝堂大权,我还有活路么?换做别人还能被逼上梁山,可是我呢?不论是现在的还是未来的,梁山那帮人都特么是仇人啊!上梁山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耳中听到木楼梯一阵响动,眼看着翟谦的身影出了天然居,便装作若无其事地关了窗子,转回身来向李清照和萧凤说道:“那啥,等会儿上来菜饭你们先吃,我去一趟卫生间。”

    李清照和萧凤面面相觑,直到白胜的身影出了门,这才互相问道:“卫生间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