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一四三章 特洛伊木马
    何玄通当然不肯以三敌一,这个时代里的人物活的就是个面子,厚着脸皮以三敌一,还不如直接自尽来的豪迈呢。

    虽然他眼见敌人下令要擒杀白萧二人,虽然他也能够感受到白胜的好意,但是白胜和萧凤的白袍红焰令他不得不戒备几分。

    说出话来就不免拒人于千里之外:“我打我的,与你们两位有什么关系么?”

    白胜早有预料,笑道:“不知何道长可否认识公孙胜?”这是他蓄谋已久的敲门砖,除了报出公孙胜的名号之外,他想不出任何能与何玄通套词的办法。

    “你说的可是入云龙?”何玄通的态度大为好转。

    “对啊!公孙道长是我的朋友,他曾对我说起过何道长的事情,对何道长好生敬重。”

    “哦,公孙道友确是在下至交。”

    “现在你相信我是朋友了吧?何道长,这展人龙武功高强,咱们还是联手吧。”

    “不行!”何玄通极其固执,“我向来只能以少打多,决不能以多打少!”

    身后青盟的众武师也在起哄,“就是嘛,何道长一人即可获胜,这两位朋友又何必一定要落他的颜面?”

    全特么死要面子啊?白胜服了,没办法,只好采用想好的办法,一转身冲着展人龙说道:“好!我就先领教一下你的高招!”

    说罢就向展人龙冲了过去,空着双手。

    “真是不自量力!”展人龙轻蔑地看着白胜,非但没有上迎,反而将持着判官笔的双手负于背后,静等白胜来攻。

    转眼间白胜已经到了展人龙的面前,大吼一声“看招!”一记直拳刺向后者的鼻梁,心里却是着实没底,因为他知道凭他的武功如此正面攻击,根本不可能打到对手一根汗毛,所以连红拳都没往外露。

    唯一要赌的,是展人龙服从圣姑的要求,不会杀了自己。

    按照商量好的计策,萧凤在后面没有跟上,但是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千万别出意外啊!

    就是青盟的众武师也都皱起了眉头,这……这也叫会武功么?就凭这两下子还敢冲上去打头阵,这姓白的是不是疯了?

    圣姑也觉得很是费解,心说你这是用的什么拳路?我爹传给你的摧坚神抓呢?至不济你也应该使用摧心掌吧?这毛手毛脚的一拳算是怎么回事?

    在双方众人瞩目之中,展人龙的头微微一偏又回到了原位,甚至那些眼神一般的都没看出他有过偏头的动作,白胜的一拳已经贴着他的鬓发击空。

    “你还是歇会儿吧!”

    负在身后的右手陡然回到身前,如同闪电一般,判官笔在白胜的章门穴上一戳,白胜立成雕塑,一笔勾销!

    白胜惊愕的双眼越过展人龙的肩头看向圣姑,却见圣姑的薄嘴唇微微一启,突出两个字来:“丢人!”

    而展人龙的右笔再次负于身后,姿态一如之前,气定神闲。

    那些由于角度的原因或是目力稍弱的人,根本就没看见展人龙如何出手,仿佛他从来都没有动过,白胜就已经被他定住了身形!这是定身法么?

    何玄通眼见白胜受制,气得一跺脚:“你这点功夫上去干什么?这不是白送么?”说罢左剑向前一挺,右剑拖于身后,直奔展人龙而去。

    人未至,而气势先生。

    展人龙双眉一轩,面色凝重起来,负于身后的双手倏然回转身前,双笔交叉,摆出一个高虚步的起手式。

    瞬息中两人身形接近,在人影相触的一刹那,何玄通的身形平平往南面横移数尺,避开了白胜的身体,双剑连环进击!

    只听见“叮叮噹噹”数十上百声金铁交鸣密如连珠爆豆!只见银色的剑光漫天笼罩,黑色的笔影铺地散开,这场搏杀从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激斗之中,展人龙不禁微觉后悔,暗责自己太过托大了。

    这对手的内力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出奇的是他的剑法,攻守之间全无破绽可循!

    世间怎会有如此神奇的剑法?他确信即便是自己家传的“墨子剑法”也赶不上对手这剑法的玄奥。

    在这种局势下如要求胜,则必须以内力震飞或者震断对方的长剑,但是令他无奈的是,对手的内力虽然和自己有所差距,却差不了太多。也就是说,彼此之间的差距到不了震飞震断对手兵器的地步。

    此时他已经明白,这名双剑高手绝对是值得他动用宝剑的对手,但是明白了又能怎样?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就只能靠持久战来消耗对手的内力了,别无他法!

    激斗之中,展人龙在无奈,何玄通却比他更无奈,感受到双手虎口的阵阵剧痛,他终于明白了展人龙为何要以一敌三了,这展人龙的武功实在太高了!绝不是只有傲人的轻功和慑人的袖箭!

    内力雄浑不说,笔法也很刁钻!

    而反观自己,这两仪剑法固然玄奥,但是自己一人双剑,却连这套剑法的六成威力都发挥不出。杀伤对手已经没有可能了,只能依靠双剑的合璧来勉强自保。

    但是勉强自保不会是无休无止的,粗略估计之下,三百招之后就是自己力竭之时,结局显而易见,或双剑被震飞震断,或无力组织防御,总之不管怎样都是死。

    或许,刚才真的应该三人联手来打这一场,不过那姓白的朋友实在是太……心念转动之际,后悔的想法又告消失,不为别的,只因为“公孙胜的朋友”武功太烂,如果那个姓郭的也跟姓白的一样,三人联手又有何用?

    激斗之中,忽听“嗖嗖”两声锐啸破空,两支弩箭从展人龙的背后袭来。

    此时展人龙和何玄通满场游走,身位反复变换,已经靠近了青盟的阵营。而萧凤却不知何时走到了白胜的身边,突发冷箭偷袭展人龙。

    能够取胜才是第一位的!什么面子里子都是次要的事情,装逼的前提是你得持有必胜的把握,否则装的就不是逼而是傻逼——这是白胜给萧凤讲过的道理,萧凤深以为然。

    因为契丹武士不讲究大宋武林那些陈规陋习,所以她从来都不觉得白胜依靠一些花招诡计来赢人是一件耻辱的事情。

    躲在白胜身后,利用白胜做掩体来偷袭展人龙,这是刚才她和白胜定计的重要组成部分。你不是不能杀白胜么?好,我就在白胜身后发弩箭,你的袖箭却无法反击!

    如此近距离的弩箭飚射,而且是射向正在激斗的展人龙后心,换做别人绝对完蛋了,白胜觉得就是方七佛也得完蛋,或许只有黄裳才不怕这种突如其来的偷袭。

    但是展人龙没有完蛋,在破空之声响起的同时他已经在闪身了,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似乎能够听到弩簧的机括声!

    那两支弩箭当然也没能射到他的身上,而是射在了何玄通双剑的剑幕之上,只发出来“叮叮”两声,便即被剑光绞得粉碎。

    这一偷袭看似徒劳无功,其实却是帮了何玄通的大忙,让他得以喘息一口,略作调整再行厮杀,如果说没有这两箭的偷袭他将会在三百招开外落败,那么经此一扰,他至少还能多支撑一百招!

    展人龙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回身看向弩箭来处,立即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不禁暗暗佩服这白郭两人的聪明。

    冷笑心想:没错,我是不会当场杀了白胜,但是你们也别得意,白胜已经死定了,十天之后就是他的死期!

    展人龙的功力虽深,却还没有练到至高境界,所以最多只能把一笔勾销的死期控制在十天以内。

    不过即便如此,也必须先解决掉这个使用袖箭的敌人,不然永远都别想击败何玄通!

    想到此处,他立即返身向白胜这边扑来,打算绕过白胜先杀了这个姓郭的。

    展人龙在绕,萧凤也在绕,萧凤本来是跟白胜面对面,此刻展人龙从白胜的身后绕过来,她就往白胜的身后绕。

    “你这人当真无赖!不敢打就滚一边去!”展人龙怒了,他发现他家传的轻功身法竟然丝毫也不优于这个姓郭的,连续绕了十几圈也无法捉到对手。

    盛怒当中,忽然一个想起一个主意,转至白胜面前之时,脚下立时停步!

    不能不说,展人龙想出来的办法的确有效,因为敌人料不到他会突然停步,电光石火之间必然会从白胜的身后转到正面来。

    但是他万万没能想到的是,就在他停步的一瞬间,白胜突然出手了!

    木雕泥塑一般的白胜,竟然突然出手了!

    这是神仙都想不到的事情,而且就算展人龙是神仙,他也是神仙里最不可能想到这一变故的那个神仙!

    因为他对自己的阴阳生死判极为自信,被他点过的人,除非他亲自解穴,否则这人在十二个时辰之内不可能恢复行动能力!

    白胜不仅出手了,而且出手快如闪电,双拳的中指凸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击中了展人龙的四处穴道。

    展人龙僵直当场!却依然想不通,是谁?谁能解得了我的独门点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