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一八六章 蔡京家里的野生动物园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之后,李碧云带着白胜来到蔡京的书房,例行问诊,例行理疗。

    因为白胜已经可以“一专多能”,所以安道全是否在场已经不重要了,李碧云认为白胜一人就能完成理疗工作。

    蔡京却不无失望的想,为什么一专多能的是白胜而不是安道全?如果反过来,自己就不必屡屡为了白胜这个惹祸精去擦屁股了。

    诊疗过后,蔡京做出指示:“今天是例行的探望日,碧云你尤其要注意,不可让白胜出现在客人的面前!”

    蔡太师抱恙在身,下属的文武百官岂有只来探望一次之理?官员们恨不能天天夜夜前来嘘寒问暖,以示自己对蔡总理的关切之情。

    蔡京当然乐于接受这些下属们的探望,因为他可以根据这些人送礼的多寡来判断谁是铁站他这一边的,谁是左右摇摆的,又或者谁是站在政敌那边盼着他下台的。

    事是这么个事,但若是每天都要接待这些探视者,那么蔡太师的生活也就不用过了。

    所以太师府对外公布了“探望日”,三天一小探,五天一大探。小探时蔡京不会接见来客,大探时才会选择性的会见一些想见之人。

    今天是大探日,客人们是要排队到书房来觐见领导的,若是被人看见白胜好端端的在太师府里逍遥,岂不是大大有损高太尉的面子?或者不能说是有损面子,直接说打脸更为贴切。

    虽然高俅在政坛上远不如蔡京的地位高尚,但他毕竟是皇帝眼前的红人,谁会闲着没事去得罪他?那不是存心给自己找不自在么?至少每天都要冒着被他背后诋毁的风险。

    李碧云的执行力很强。所以在完成理疗之后,白胜就被她带回到卧房院落软禁起来。

    白胜早有预料,也不着急,安排卧房院外的护卫去把何玄通等人叫了过来,在院子里的竹林中召开会议,分派给每个人一定的任务,然后将他们打发离开。

    李碧云对此不闻不问,只要那些人不进室内,只要白胜不离开她的掌控,其它随意。

    “散会”时已近中午,白胜正打算叫午饭时,李碧云从卧房里走了出来,经过白胜身边时说了句:“走吧,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白胜一时有点懵逼,带我去哪?出府么?

    只是他不敢多问,李碧云也不多说,出来院子,忽然伸手冲外面站岗的护卫腰间虚抓一下,“苍啷”一声,一把雪亮的钢刀已经落入李碧云的手里。

    她随即把钢刀递给白胜,“拿着,跟我走。”

    白胜不知她给自己一柄刀是何用意,只好跟着李碧云走,却听李碧云说道:“待会儿我要练功,你就在我身边待着,我会教给你一招刀法来保命。”

    白胜不禁更是纳罕,为啥要保命?难道你是要带我去龙潭虎穴么?

    转过两座院落,李碧云带着白胜来到了一座偌大的花园,与太师府的美食苑截然不同,这座花园占地极广,院墙极高,或许是由于林木掩映的缘故,一眼居然望不到边际。

    花园里的林木以松柏居多,间有杂草林立,郁郁森森的,看不出人工修剪的痕迹,给人一种进入深山老林的错觉。

    突然,白胜听见远处出来“呼噜”一声,这声音像极了那日在景阳冈上遇见的猛虎,循着声音去看,果见那边的草丛偃伏下来一片,走出一只斑斓猛虎来。

    我擦,这特么是野生动物园么?蔡京的府里居然有野生动物园?

    “蹭蹭蹭”,草丛中有数只野兔惊起,亡命般四处奔逃。紧接着树林中有跑出来两只梅花鹿,呦呦叫着窜进了另一片树林,隐没不见。

    “你怕不怕?”李碧云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白胜觉得在李碧云这种大高手面前装好汉没有任何意义,便老老实实说了声:“我怕。”

    他觉得这种情况下,就是不怕也要说怕,就算说不怕又能怎样?能被李碧云认为是英雄么?那就是一个笑话。

    李碧云似是收获了期待中的回答,声音中透着满意:“来,我先传给你一招‘两面三刀’,只需你练熟了这招刀法,我保你在四只猛虎的围攻下不致受伤。”

    说话间伸手遥遥抓向一棵松树,树上一截带着松针的枝桠立即脱离了主干,飞向她的手中。

    她接了树枝运力一抖,那些青青的松针细枝尽皆脱落,只剩下光秃秃一根松枝,“你看好了,这般用力,这般劈砍……”

    她一边说一边演练了起来,动作极慢,在每一个关键转折处还有停顿,并加以解说,似是唯恐白胜记不住。

    白胜看了,觉得她这一招刀法与红拳的御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看似攻向身前身后左右四方,其实却是旨不在攻而在守。

    可以想象,此刻四周若是有敌人攻击李碧云,那么敌人的兵器势必都会打在她手里的松枝上。

    “妙啊!”白胜由衷地赞叹了起来。

    李碧云收了势,轻笑一声道:“你倒像是个识货的,妙在何处?不妨说来听听。”

    白胜就把刚才自己的理解说了。

    李碧云听后陷入了沉默,白胜不禁惭愧万分,心想:这一定是我说的大谬不然了。

    不料李碧云忽然叹道:“可惜了,为何你从来都没练过武功呢?你是我生平见过的,对武学理解能力最强的两个人中的一个!”

    白胜闻言大感惶恐,忍不住一阵飘然,这评价也忒高了吧?关键是这评价是从李碧云的口中说出来的!

    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就顺口问道:“不知那另一个人是谁?”

    李碧云的语声顿时变冷:“你无需知道另一个是谁!”

    随即又叹息自语道:“唉……如果我那博儿能有你这天资的三成,也不至于练不成凌波微步和万象神功了。”

    白胜觉得她口中的“博儿”或许就是她的儿子,但是很显然,这个博儿不会是另一个对武学理解能力强的人。

    其实白胜也不知道,李碧云的判断依据是值得推敲的。因为李碧云不知道,他之所以能够理解这一招“两面三刀”的奥义,是因为他学过红拳的御光。

    至于白胜对武学的理解能力究竟是高是低,只以现有的条件根本判断不出。

    李碧云也没有把白胜培养成一个绝世高手的意思,感慨了片刻,抬头看了看天光,说道:“你抓紧练一遍这招刀法,一定要慢一些使,再从慢到快,你开始吧,我还有一些时间来给你指导纠正。”

    白胜提刀作势,便按照脑海里的记忆练了起来。刚才李碧云使得那么慢,又讲解的那么详细,就跟广场舞分解动作似的,现代的大妈都能学得会,他如果连这个都记不住,那得是多么笨的脑子?

    练到一半时,忽听李碧云道:“再慢些!学会跑之前要先学会走都不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