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二四〇章 重头戏开场
    展寿败北,拖着疲惫之躯回到看台,与展人龙耳语一番,展人龙不禁脸色大变。

    以展人龙的武功造诣,再加上展寿陈述一番切身体会,如何还不知道白胜的武功其实极高?

    他原本还打算让展福、展喜上去找个场子,赢回一点面子,听了展寿的如实描述之后,这个念头立马打消了。

    展人龙已经可以给白胜的武功做一个初步的定位——或许白胜与他比还差一些,但是在他和狄烈以下,他南侠拳馆和万胜拳馆的众多弟子,将无人是白胜的对手!

    己方自己以下武功最高的展福不行!狄烈手下武功最高的凤南渡也不行!

    展福和展喜却不知道展人龙心中作何感想,他们既看不出端倪,也没有听到展寿的耳语,只觉得南侠拳馆的高手败在如此一个年轻人的手下无比耻辱,当即不约而同的站到展人龙身前,躬身请战。

    展人龙叹了口气,不说他已经准备放弃擂台赛的打算,却借机掩饰道:“你们俩急什么?到你们的轮次了么?现在不是轮到万胜拳馆攻擂了么?”

    狄烈这边,凤南渡已经在请示家主:“家主,可否派我去攻这一擂?”

    凤南渡的武功比羿啸还高,展寿的铩羽让他意识到不论家主派水凝珠、还是洛丽妲上去攻擂,都几乎没可能战胜白胜,所以才主动请缨。

    狄烈却是微笑摆手:“退下吧,你们记着,只要白胜在守擂,我们万胜拳馆就认输。”

    万胜拳馆竟然再次认输了!四座皆惊。

    这样白胜就获得了第五场守擂胜利,再次拿到一枚入场券,连同最初羿啸让给他的那一枚,他已经拿到了三个武举名额了。

    令御拳馆弟子惊喜的是,白胜的成就似乎远不止此,因为在接下来的第六场攻擂战前,南侠拳馆也认输了,跟万胜拳馆如出一辙,直接就不上来攻擂了。

    三方擂台赛,两方放弃攻擂,这个怎么破?

    这就意味着白胜已经包揽了全部二十二场比赛中的二十场胜利!净得二十个名额!

    而南侠拳馆只是在李昊身上拿到一枚入场券,万胜拳馆则是在展禄的身上拿到一枚。在这场重新瓜分武举名额的较技之中惨淡收场。

    早知道如此结果,当初还不如不来御拳馆呢,现在倒好,落了个大败亏输。

    白胜见状,就打算把赢来的名额分给狄烈一半。毕竟人家对他礼让三先,他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就算他不是仁侠仗义之人,但礼尚往来这种人情世故还是懂的。

    正想当众宣布自己的分配方案时,赵楷却横插了一杠子。

    赵楷已在朗声宣布:“这御拳馆赢来的二十个名额有些胜之不武,依本王看,咱们就来个三一三十一,御拳馆和万胜拳馆各得七个,南侠拳馆得六个,两位师兄意下如何?”

    听了赵楷的分配,白胜就很是不爽,老子累死累活弄来的名额,凭啥你来做主分配啊?你有本事你自己弄不行么?

    这就是白胜的性格使然,虽然他不够侠义,但是他追求公平。虽然他懂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公平,但是他不允许不公平落在他的头上。即使是高高在上的郓王赵楷也不行。

    实际上,除了白胜本人之外,没有人认为郓王这样做有什么错,大家都是郓王手下的弟子,冲锋陷阵不是应该的么?至于排排坐分果果的事情,当然应该由郓王做主。

    白胜忍了几忍,终于没有向赵楷提出异议,因为他看见了含情脉脉的赵福金。

    算了,冲着茂德帝姬的面子,哥们儿忍了!谁让你是赵福金的哥哥呢?

    他并没有对赵福金产生什么非分之想,他立志想要得到的是李师师。但是这几天赵福金又是给他送饭又是与他陪伴的,这份人情他不能不当回事。

    白胜忍了这口气,自回原位,与赵福金李师师畅聊人生,转眼就忘了心中的烦恼。有大宋第一美女和大宋超第一美女的陪伴,那点事还算事么?

    台上狄烈和展人龙同时起身向赵楷致谢,经过赵楷如此分配,三家几乎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南侠拳馆和御拳馆分别拿到了二十二个名额中的七个,万胜拳馆则是拿了八个。

    万胜拳馆比其余两家多拿一个也是合情合理的,因为人家一场打出来的败绩都没有,都是主动让出来的。

    赵楷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他知道御拳馆的平均实力不如其他两家拳馆,与其御拳馆拿着多余的名额去武举考试上丢人,还不如就在这里送个大人情,以收获两家馆主的感激。

    更何况在即将开始的与西夏的战争里,他打算找父皇请缨,亲自挂帅出征,到时候组建精兵,不还得依靠其他两家拳馆来输送人才么?在这种事上开后门就等于是坑了将来的自己。

    当然,他并不觉得他把这些名额重新分配需要征求白胜的意见,在这个场合人群里不管怎么论,他都是说一不二的老大。

    至此武比已告结束,三方首脑算是皆大欢喜,接下来谁能笑到最后,就要看此次比武较技的重头戏,文比。

    文比就是三方各出一人,施展各自的生平绝技,只要其他两方模仿不了,就算保本,若还能反过来模仿别人,那就是净赚。

    三方各有六个名额作为本钱,加起来正好是十八个,是之前预留出来的。

    代表御拳馆出赛的是操刀鬼曹正。

    代表万胜拳馆出赛的是凤南渡。

    代表南侠拳馆出赛的是展福。

    这三个人将代表他们各自的门派秀出自己的绝技,一旦被指派出来,就不能另行替换。反倒是模仿他人绝技的,可在本派之中随意指定。

    赵楷曾经考虑过是否让白胜代替曹正出赛,但是最终还是决定使用曹正。因为白胜没有什么绝技。

    白胜有什么绝技?是笑看红尘还是初涉红尘?

    这种谁都能模仿出来的红拳入门拳法实在是拿不到台面上来,即便硬撑着拿上来,也必然会被人模仿成功。

    他却不知道白胜一身绝技多多,但纵如李碧云那样的绝顶高手都看不出来白胜是身具武功的,他赵楷如何能够看得出来?他连凌波微步都看不出来。

    或许只有狄烈独具慧眼,能看出白胜的厉害,却也是因为家学渊源与之相近才得以猜测成功。

    第一个表演的就是曹正,曹正表演的正是那一路庖丁解牛刀。

    文比开始,有厨房的弟子抬来三只烤得外焦里嫩、色泽金黄的全羊,挂在了看台上临时搭起的木架上面。每只烤羊的下方都放了一只托盘,似是为了接住羊身上不断滴落的油脂。

    灯火通明之中,曹正提了他那柄造型独特的解牛刀,这刀怎么看都不像是用来阵前杀敌的,却反而像极了肉市上屠夫惯用的刀具。

    没几个人知道,曹正的庖丁解牛刀真的就是一柄屠夫专用刀。

    曹正在灯光聚焦的木架前方站定,缓缓抬起持刀那条手臂,仿佛是在运气蓄势,又好像是在凝聚精神,又或二者兼而有之。

    突然,只见他身影一闪,刀光暴起,在灯下异常刺目,刺得许多人都闭上了眼睛,只有少数高手才能够看得见,曹正正以不属于展寿那招“云龙三现”的身法穿梭于三只烤羊之间。

    然后人们发现,在刀光闪烁之中,有一阵阵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再看刀身笼罩的光影里,竟有一片片的带皮肉片纷纷落下,其下落的速度快似暴雪。

    只十个呼吸之后,只听“噹噹噹”三声清脆的响声,曹正已经站在了之前蓄势的原位。说道:“在下献丑了,还请各位高人给予批评指正!”

    众人这才看清,那三只烤全羊已经变成了三只羊骷髅,均只剩下一副光溜溜的骨架悬在木架之上,而在这三只骨架上的骨头表面,绝未黏连一丝肉星!

    再看骨架下方的托盘里,整整齐齐地堆着三座肉山,最难得的是,肉山的表面上每一块肉片都是皮在外而肉在内的。

    肉山在灯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有款有型!

    “好刀法!”狄烈带头喝了声彩,随即彩声四起,经久不歇。

    赵楷满意道:“此乃我御拳馆内一点微末之技,不知狄师兄展师兄两位的门下可否有人给予指正?”

    狄烈和展人龙同时摇头,操刀鬼这刀法当真无法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