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二七六章 谁是第一?(为狄大盟主加更4)
    按理说,在白胜将死未死之际,不论是蔡京还是李碧云没心情来观看武举,就算他们不在白胜的家里主持后事,也应该待在太师府自哀自伤。

    但是怎奈皇帝莅临校场,文武百官尽皆陪同,少了他蔡太师怎么能行?除非是不想干了。所以当他听闻这个消息之时,就带着李碧云来到了校场,而且还赶在了赵佶之前。

    且不说独孤鸿大步离场,李碧云关注慕容乾,只说举重考试继续进行,为了加快速度,童贯命令考官每次放入十名举子进场考试,让他们量力而行,寻找各自的极限。

    如此直到日暮西垂,举重考试已经堪堪进入尾声,只剩下六名举子尚未参加测试,这六个人分别是展人龙、凤南渡,羿啸、慕容乾、武松和韦贤达。

    这六个人出于各自的想法,迟迟不肯出场,他们各自所在的团队也没有强求他们。现在他们作为最后一波举子一起走进了石锁场地之中,不足十人,亦作一波。

    此时此刻,在过去的考试中,已经出现的最好成绩是力举千斤。获得这个成绩的人数有十几个,南侠拳馆的展福和展寿,万胜拳馆的洛丽妲和水凝珠皆在此列。

    值得一提的是,在洛丽妲和水凝珠举出这个成绩的时候,曾经引起了今天最大的轰动,所有观众包括赵佶在内都对两个美女举子报以热烈的掌声和喝彩。

    就是童贯都不得不承认,身为女子,能够凭借深厚的内力取得这个成绩已经是殊为不易了。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赵佶和童贯对此时的最好成绩很不满意,若是大宋的举子最高只能跟这两个女子看齐,那么大宋武林中的男人还有什么面目活在天地之间?

    难道说,自从两代杨门女将凋零之后,大宋真的没有男儿可以充当国之栋梁了么?

    就在人们悲观,皇帝失望之时,万胜拳馆的羿啸登场,旋即打破了本次武举的纪录。

    他举起了一千五百斤的石锁,这只石锁在十只石锁中位列倒数第三,此前曾有十二名男举子曾在这只石锁面前试举失败。

    羿啸暂居第一!

    掌声雷动,彩声如潮,在“武状元!”、“两千!”、“两千斤!”的呼声当中,羿啸没有去挑战两千斤的重量,而是冷静地转身下场。

    万胜拳馆的人有着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从不尝试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宁可退而求其次,也不会不自量力去挑战极限。洛丽妲如此,水凝珠如此,羿啸也是如此。

    进入五百强就是他们的目标,至于武状元,他们当然不知道武状元最终谁属,但是他们知道,肯定不会是他们中的某一个,因为万胜拳馆选派的举子中最具夺标实力的,是凤南渡。

    没等羿啸离开场地,大校场中就再次爆发出又一波轰动,因为武松举起了两千斤的石锁,虽然他举起石锁之后双腿颤颤巍巍几欲跪倒,但是终究挺住了一个呼吸,才将石锁卸下。

    于是场中的呼声又变成了“武松……”“武松!”

    羿啸刚刚刷新的记录竟然没有保持片刻,就被武松无情地打破了。

    就连韦贤妃都坐不住了,把脸凑到了童贯的耳边询问:“贤达他能行么?”

    童贯一脸神秘地低声回道:“娘娘且放宽心,老奴自有安排。”

    武松第一!羿啸第二!

    武松当然不会去挑战四千斤的极限,两千斤他都举得如此费劲,只怕两千零一斤都会压垮他,哪里敢去碰触四千斤的石锁?在呼声中转身出场。

    四千斤的石锁是无人敢碰的存在,貌似剩下的四个人就只能在两千斤石锁上一争高低。

    同样是两千斤的石锁,采用何种举法,举起来之后能撑多久,也是可以作为评判高下的标准的。

    所以展人龙也去举两千斤的石锁。

    展人龙本想最后去举的,他并没有没把十三四岁的慕容乾放在眼里,直接选择无视;

    他也知道他靠不过迟迟不肯动手的韦贤达,人家韦贤达是国舅,说不定举办方会有什么照顾,这都不是他能攀比的;

    他只是很想看看凤南渡在举两千斤的时候会有什么花活儿,但是凤南渡却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不动,他就只能无奈先行。

    两千斤的石锁不是展人龙的极限。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轻松地单手抓举石锁过顶,同时原地转圈,向周边看台上的观众致意。

    “好!”“展人龙!”“武状元!”

    场中的喝彩声益发高涨,展人龙也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在放下石锁之前,他还先看了凤南渡一眼,意思是说:“该你了,看你如何表演!”然后才将石锁卸在脚边。

    因为展人龙的轻松表现,当之无愧成为了新的第一名。

    对于展人龙的表现,看台上赵佶已经很是满意,说道:“这就是展昭的后人展人龙?果然是名门之后,将门虎子!”

    说完这话,他也看见了站在场中一动未动的韦贤达,不禁奇怪,“童枢密,这韦贤达为何迟迟不肯下手?倘若他自知力不如人,又何必待在场中出乖露丑?”

    童贯低声回道:“韦国舅必须最后出手,这是老奴的安排。”

    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中,凤南渡走向了两千斤的石锁,他也本想看看是否有人敢举那只四千斤的,但是当展人龙下场之后,他知道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在他看来,慕容乾如此弱小,能举起三百斤来就不错了,且不管他为何迟迟不肯出手;至于韦贤达,最多也就是御拳馆三代弟子的水平,就算作弊又能玩出什么花样?

    所以他不再等候这两人,率先到了两千斤石锁旁边,一抓、一举,轻松而起。

    他如此轻松地举起这只石锁,将校场内的喝彩声都压下去了大半,人们开始期待他更加不俗的表现,而他的确也不负重望,竟然举着石锁迈开大步,贴着三个看台绕了一圈!

    这就太牛了,这比展人龙的原地转圈厉害多了,就算不懂武功,不懂举重的人,也能看得出来,凤南渡比展人龙强得太多!

    “武状元非他莫属了!”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了这个结果,没有人认为剩下的韦贤达和慕容乾能够创造什么奇迹。

    甚至有人已经在喊“四千斤!”了。

    凤南渡当然不会去冒那个险,因为他知道他的极限大致在三千**百斤,在没有任何人竞争的前提下,以这个极限去挑战四千斤的石锁,又何必呢?

    回到了石锁场地,他轻轻的将石锁放回原处,其动作之轻缓,就好像他放下的不是一只石锁,而是一大块豆腐。直到石锁落在地面,他才松开手,然后举手向三个看台致意,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下场。

    黄昏的光线渐渐昏黄,人们的欢呼也渐渐减弱,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场上最后的两个人身上。这俩人还不试举,等着干嘛呢?

    场中两个人却不管台上的人怎么想,他们正在交谈。

    “你为什么还不举?”韦贤达在问慕容乾。

    他并不认识这个复姓慕容的少年,但是他真的不想在这个孩子之前先动手。

    在韦贤达的询问下,慕容乾似乎有些腼腆,期期艾艾地说道:“如果我先举,只怕你就没得举了。”

    “嗯?”韦贤达听得一头雾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