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二九八章 骑战之八强对决
    武举科目三开始以前,白胜看见了维持秩序的四大名捕。

    身为“受害者”,白胜当然要主动询问一下案情的侦破进度,但是张应龙给他的回答却是没有抓到宋江五人。

    白胜勃然大怒:“你们这些捕头都是干什么吃的?朝廷拿了银子养你们,却不能维护出一个朗朗乾坤!我们纳税人的权益……”

    说到这里意识到说漏了嘴,旋即住口。

    宋朝的纳税人自然不少,是个老百姓皆须纳税,但是宋朝的法律和官差却很少对纳税人加以维护,人家主要维护的是不纳税的人。

    四大名捕当然听不懂纳税人权益是什么,但是对于白胜的训斥却很不忿,没抓到你家里那两个嫌疑人就算你走运,还好意思在这里指手画脚?

    只不过这话他们只能在心里念叨念叨,嘴上是不敢跟白胜掰扯的,不仅他们不敢,就是他们的领导滕忠孝都不敢。

    科目三是马战。

    所谓马战,就是对阵的双方骑马对杀。规则允许对战的一方甚至双方弃马步战,只要你觉得骑马比不骑马更有把握,那随便你,爱骑不骑。

    但是如同武松那样没有通过骑射的举子就亏大了,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参加科目三的资格。纵使步战再厉害,也只能沦为看台上的看客。

    参试举子共计六十四名,分为两组进行淘汰,先取三十二强。

    整个大校场中划分了三十二块场地,供六十四名举子捉对比拼。这将是一场真刀真枪的对决,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因此每一名举子在上场前都需签订生死文书。文书大意是我自愿参加武举,被人打死活该云云,举子只需在上面按个手印,就算签约成功。

    当然,举子也可以选择不签约,不签约的就没有资格参加马战。

    但是没有人选择不签约,连这样的比拼都不敢面对,还谈什么出征西夏?西夏人可不会跟你点到为止!

    其实这签约的六十四名举子已经是榜上有名之人,只是还需通过马战来确定他们的最终排序,这排序比之前的排序更有说服力。

    被淘汰的三十二弱则根据他们前两个科目的成绩重新排定次序。

    对阵安排无需抽签,按照科目一和科目二得出的举子排名,取第一名对阵第六十四名,第二名对阵第六十三名,以此类推,直至第三十二名对阵第三十三名。

    对阵名单已定。王氏赌坊的彩票销售人员就开始忙碌在各个看台之中,三十二场对决之中有三十一场可以作为竞猜项目,唯独有一场没法销售,这一场是第一名对阵第六十四名的对决。

    第六十四名不是孙山,而是南侠拳馆的展禄。

    不用说,展禄的对手就是白胜,展禄选择直接认输,他连羿啸都打不过,又怎敢与白胜交手?这是在御拳馆已经模拟过了的,无需再丢一回人,只能认点背。

    直接认输,又体面又卖人情,白胜直接晋级三十二强。属于他和他对手的那一块场地就成了空置之地。

    骑着玉狮子,白胜在场边做了一回真正的观众,观看其余三十一块场地上的厮杀。

    他看见了展人龙、凤南渡、慕容乾、羿啸、展福、展寿、展喜、洛丽妲、水凝珠、韦贤达等人与他们各自的对手交战,结果均为轻取。

    除了关注这些人的武功之外,他尤为关注韦贤达的对阵情况。韦贤达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手里拿着一杆眉尖刀,只一个照面,就把对手的一杆长枪磕上了半空。

    不论怎么看,那杆被磕飞的长枪都像是那名举子故意往天上扔的。

    这人应该是在今天早晨被韦家买通了,这世道真黑暗。白胜记得这人是江州的一名举子,不禁对蔡京的九儿子蔡得章很是不满。

    江州的政局很**嘛,典狱长领着犯人来京城作案,参加武举的举子受贿作弊,这江州的知府还想不想干了?

    除了上述这些人之外,其他举子之间的对阵则是势均力敌,一时杀的难解难分,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才结束了第一轮的淘汰。

    三十二强出炉,观众们大多无喜无悲,即使他们买中了第一轮的赢家,也因为赔率偏低的缘故而无甚收获,而那些买了冷门的观众也因为早有心理准备,在冷门没有爆出的情况下处之淡然。

    第二轮的淘汰随即开始,与白胜对阵的是水凝珠,如同第一轮的展禄一样,水凝珠直接认输,白胜直接进入十六强。

    没有人质疑白胜的不战而胜,相反的,人们对白胜的晋级很是理解。你跟白胜打,即使赢了他他也是武状元,那又何必要打?虽然赢了白胜可以到童贯帐下做一个偏将,但若是打输了呢?

    与第一轮淘汰不同的是,第二轮除了白胜和水凝珠这一场之外,其余的十五场对决进行的很快,因为几乎每一对举子里面都有一个高手存在,势均力敌的场次变得稀少。

    而且其中进行的最快的一场仍是韦贤达。韦贤达再次“磕飞”了对手的一只长柄大斧而晋级,那对手是来自青州的一名举子。

    白胜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幕情景想道:看来韦家昨晚就已经把韦贤达的所有对手都买通了,只是不知道到了前八甚至前四的时候谁会配合他作弊。

    十六强进前八的比赛更快。羿啸对上了白胜,照样直接让了。

    展寿对上了韦贤达,两人“激战”二十余合,展寿“不支”,伏鞍落荒而走,韦贤达胜。

    八强出炉,分别是白胜、慕容乾、凤南渡、展人龙、展福、韦贤达、洛丽妲、张俊。

    其中这个张俊有些意思。张俊是来自凤阳府的举子,在之前的考试中一直不显山不露水,不论是在举重五百强还是骑射六十四强之中,都是垫底的角色,却又不是倒数第一,而是倒数第三第四的样子。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不论是哪个科目,淘汰不了他,始终跟了上来。

    尤其是在刚才的三轮淘汰之中,他每一轮的对手都是名不见经传,他却是每一轮都赢得非常勉强,可谓是跌跌撞撞进了八强,与其他七人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说在今天上午的三轮比赛之中有人通过彩票发了财,那么一定是发在张俊的身上!因为在目前的八强之中,他是唯一的一个不被看好的黑马。

    八进四的比赛即将开始,对阵形势是:

    白胜对张俊;

    慕容乾对洛丽妲;

    凤南渡对韦贤达;

    展人龙对展福。

    这一轮的对阵与之前大相径庭。

    首先是张俊没有任何甘拜下风的意思,骑着战马到了那块始终闲置的场地边上,等候白胜出阵。

    其次是展福对展人龙直接认输,家丁对上了家主,怎么可能不认输?于是展人龙率先进入四强,成了这一轮对决的看客;

    然后是韦贤达和凤南渡,人人只见韦贤达凑到凤南渡边上低语了一阵,但是随着凤南渡的一记摇头,韦贤达怒而上马进入场地;

    最后一个看点是慕容乾和洛丽妲,慕容乾始终没有骑马作战,之前都是徒步对阵骑将,却能轻易获胜。而洛丽妲本是始终骑马的,这一次却不知为什么,选择了弃马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