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三七七章 阎婆惜的小阴谋
    如同后世的人们喝多了就想唱歌一样,李清照喝多了就喜欢吟诗诵词。

    正所谓感由心生,酒后真言,她之所以吟出这首《金缕衣》,起初是为了劝勉白胜珍惜眼前的大好姻缘,不要辜负了赵福金和李师师的满腔爱慕。但随后就不免感慨自己的情感失落,叹惋她形单影只的悲凉生活。

    一首堪比《琵琶行》的长诗尚未吟完,她就醉倒在阎婆惜的怀中。

    ……

    这一睡,也不知昏睡了多久。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盖着锦被,浑身未着寸缕。

    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往左右看时,却见左右各有一人,却是赵福金和李师师,掀开被子往里一看,发现她们也是没穿衣服的,被子里**气息甚浓。

    见此情景,只觉得两眼一黑,心中甚苦。完了,失贞了!这是谁干的?这是什么地方?

    如果是白胜,她还能勉强接受这个事实,问题是白胜已经残废了,别说同时夺走三个女人的贞操,就是一个都办不了。

    她顾不得弄醒两名学生,急忙寻找衣物,发现她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在床头边上的圆凳上,连忙轻手轻脚地从李师师身上翻了过去,悄悄穿起了衣服。

    这事儿绝不可以让两名学生知道,就算是选择自尽也不能告诉她们。

    眼下最主要的是要弄清这是什么地方,她走出房间,却看见门口正站着一人,正是阎婆惜,不禁又是一阵头晕,险些跌倒。

    阎婆惜急忙上前扶住她,不等她开口询问,笑着主动问候:“清照姐姐你醒了?看你这样子酒劲还没有消除吧?怎么不多睡一会?”

    李清照扶着阎婆惜的手臂站稳身子,急急低声询问:“这是什么地方?”紧接着又一指室内,又羞又气道:“这是谁干的?”

    阎婆惜意味深长地笑道:“还能是谁?当然是你的好弟弟白胜了。别人谁敢在他的寝居里做这种事?”

    “啊?”李清照目瞪口呆,半晌才问道:“这怎么可能?他不是残废了么?”

    阎婆惜道:“那是装给别人看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装,但是他临走的时候要我告诉你和里面那两位妹妹,千万不能把他手足完好的事情泄露出去。”

    李清照顿时大羞,红云布满了脸颊,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果然是他,唉,这个冤家!两个少女还不够你折腾的,还要带上老姐!

    她哪里知道,白胜根本就没有碰她一片衣角,她是被阎婆惜给脱光了送进去的。

    昨天夜里真实的情况是,白胜听了李清照那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索性就把赵福金和李师师都给收了。

    因为他也不敢确定此番征西一定能够全须全尾的回来,万一死在西夏境内或者真的残废了呢?这都是有可能的事。那样岂不是便宜了赵佶和蔡鞗等人?

    所以他就听人劝吃饱饭,先把两个花季少女给收了。

    然而他只收了赵福金和李师师,根本没碰李清照。在他收女之前,是安排阎婆惜与潘金莲把李清照送到了隔壁房间休息的。

    别说他不想玷污李清照,就算他想,也得问问龙雀神刀愿意不愿意不是?

    那么为什么李清照竟然会躺在赵福金和李师师中间呢?这就是阎婆惜玩的心眼了。

    通过长期以来的接触和揣摩,阎婆惜总结出了白胜对女人的态度,那就是他只在处子之中寻找爱侣。不是处子的,不论姿色如何气质怎样,他根本不予考虑。

    只是如此一来,她阎婆惜这辈子岂不是注定要守活寡了?她觉得她还不如潘金莲有前途呢,因为潘金莲是完璧。

    因为白胜从来都没有把她和潘金莲嫁给别人的表示,所以她不想也不敢跟白胜以外的男人发生暧昧。

    不想是因为如果要嫁人,还有比白胜更合适的对象么?英俊年少,文武双全,有钱有势,天下间优秀男人的条件在白胜身上都全了,就是皇帝都比不上白胜,因为白胜并没有成千上万的女人。

    不敢是因为白胜对她和潘金莲也是体贴爱护的,从不肯让她们两个受什么委屈。只从白胜对待方金芝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他为了她和潘金莲,宁可跟师父包办的老婆翻脸,这说明什么?如果她跟潘金莲勾搭上别的男人,万一触怒了他,岂不是死路一条?

    所以,为了能让白胜收了她做妾侍,她就想出来这样一个办法,先给李清照泼上一盆污水。

    只看此时此刻李清照的反应,她就知道她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只要她不说出去,谁又能知道白胜跟李清照之间其实是一清二白的?

    而李清照肯定认为白胜把已经她那个了,今后对白胜的态度必然与先前不同。

    如果今后白胜仍旧道貌岸然的与李清照保持距离,那么李清照必定会因此生怨,兴许就会在与白胜单独相处时提起这事。

    而白胜一旦与李清照真的有了夫妻之实,那么她阎婆惜的机会就来了。

    既然你不嫌李清照,就不该嫌我阎婆惜!

    李清照怎会知道这其实是阎婆惜玩弄的一个小阴谋,羞怯半晌,就渐渐平复了心情。

    李清照对阎婆惜也算是知根知底了,毕竟她是和白胜同时认识阎婆惜的,阎婆惜是过来人且算不得外人,没必要在她面前过于忸怩做作。

    于是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见已是过午时分,就问道:“白胜何时走的?”

    阎婆惜道:“天不亮就走了,临走时还嘱咐我告诉你,等他回来他就娶你。”

    做戏做全套,阎婆惜又撒了一个谎,白胜的确是天没亮就走了,但是白胜怎么可能说出这句话?

    李清照啐了一口道:“他说的什么疯话?姐姐我是有夫之妇,如何能嫁给他?”

    阎婆惜道:“姐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白胜临走时还说了,说他曾经听闻世上也有女子休夫的,你和姐夫既然已经貌合神离,何不解除这道桎梏走向新生?”

    李清照听了却有些半信半疑,“他当真这样说的?”

    按照白胜以往的一些离经叛道的观念来看,白胜的确能够说出这种话来,但是为何不亲口对她说?而是采用这种方式将生米煮成熟饭?

    阎婆惜点头道:“是这样说的。妹妹我哪敢骗你?”

    话到此处,却见潘金莲从院门外走进,说道:“师姐,师父命我来找你,说让咱们陪着她去送师兄。”

    潘金莲口中的师兄就是白胜,李清照昨夜已经听潘阎二女如此称呼过,此时却是又惊又喜,问道:“白胜还没有出城么?那……我也去看看。”

    李清照与潘阎二女陪着李碧云来到太师府外的汴河大街,只见满街上都是盔明甲亮的军队在行进,道路两旁是夹道欢送的汴梁百姓。

    李清照忍不住就问李碧云为何白胜身为先锋官却没有首先出城,李碧云道;“这个老身也不清楚,或许是因为他的伤残吧?蔡太师早朝回来后是这么说的。”

    李清照立时闭口不语,因为她看见阎婆惜在给她使眼色,估计即便是李碧云也不知道白胜其实是棒棒哒,还能跟女人做那事。

    四十万大军从大校场集结后出发,根本不是一个上午就能完事的,没过多久,就听见前面街边有人在喊:“看,白提举来了!”

    不消多时,果见两面大旗迎风招展,一面上书“平西兵马大元帅童”,另一面上书“西征前部正印先锋官白”。

    旗下童贯全身披挂,骑着一匹黑鬃马,在众军士的护卫下缓缓而行,而在童贯战马的旁边空着一方空间,有两个劲装男子昂首前行,正是凤南渡和羿啸。

    等到这一方队伍又走近了些,才透过军士的间隙看见里面的轮椅,推轮椅的正是凤南渡和羿啸两人。

    大军之中不能有女人随行,洛丽妲和水凝珠以及扈三娘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白胜仍旧带着那副青铜面具,端坐在轮椅上目不斜视。

    装得真像!李清照想起方才睡醒时自己的样子,不禁心神一荡。她真的很想问一问白胜,你真的要我休夫嫁给你么?但是这场合显然不行。

    不仅她不能进入队伍拦住白胜,就是李碧云都没有这个权力。

    眼见白胜的轮椅经过面前,忽听旁边有人大喊:“白先锋,救救我啊,我愿意跟你一起去西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