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三八三章 头陀“狄烈”
    闻听白胜说出那头陀戒刀一事,张青两口子魂都吓飞了,连忙依照吩咐去卧室里取了昔日那头陀的一应物品出来,不止那一对雪花镔铁戒刀,还包括发箍、念珠、度牒等物。

    白胜打量了那对戒刀一眼,发现与后世影视剧组找来的道具完全不同,这对戒刀的尺寸比后世的道具小得多,比从前见过的鲁智深佩戴的戒刀也小了将近一半。

    两人刚刚进门,就听得那戒刀发出“呜呜”呜咽,等到他们来到桌边,这戒刀突然爆出一声尖锐的啼鸣,凄厉且惊怖,久久不绝,听上去就像是深夜里的孤魂野鬼遇见了无上神圣的仙人一般。

    白胜则是大吃一惊,因为他感觉到身后背着的龙雀神刀正在跳动不已,这是他得到龙雀神刀之后从未有过之事!这神刀竟然能自己动作么?

    他唯恐神刀的变异伤及自身,同时也不想被别人知道神刀的奇异之处,急忙命孙二娘将那镔铁双刀拿出户外。

    孙二娘怎敢怠慢,立即快步出门,随着她离开白胜越来越远,那双刀的凄鸣迅即减弱,待她行至那棵五六人合抱的大树旁边时,双刀已经恢复了无声无息的常态。

    毫无疑问,这雪花镔铁戒刀与龙雀神刀天然相克,自己想要多占一件宝贝的想法只怕已经行不通了。

    但是这双刀毕竟是另一世里武松得到的兵器,而且武松凭借这双刀跟随宋江南征北战无往而不利,说明这一对戒刀绝对有其神异之处,扔掉绝对不行,留着给武松当然更不行。

    于是说道:“嫂子,今后你就负责保存这一对戒刀吧,不可有片刻离身,哪怕是沐浴睡觉也不行!这刀于我敌意甚浓,你我嫂叔之间就保持现下的距离,不可稍有靠近!”

    孙二娘闻言就有些失落,心说本来还想让你再拧我屁股呢,看来这想法是不可能了,你是神仙人物,我这丑陋泼妇原是配你不上。当下答应了,就留在树旁听后吩咐。

    她却不知白胜拧她那一下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只是想恶作剧一下罢了。不然就算白胜愿意,他身后的那根铜棍却未必同意。

    孙二娘原本就擅使一对柳叶刀,这对镔铁戒刀的尺寸并不如何长大,由她保管倒也合适。

    室内赵楷奇道:“这戒刀倒是诡异,本王此生从未见过如此奇异之物,难道它竟是传说中的佛门法器么?”

    这一问无人能够接话,在座既没有通晓佛门掌故之人,也没有资深武林人士,白胜觉得,或许只有五台山的智真长老又或师父李碧云那样的人物才能回答。

    众人沉默中,白胜突然注意到张青搁在桌子上的那串顶骨念珠颜色变得光亮润泽起来,就把它拿在手里仔细端详。

    张青一家常年杀人剔骨,正是此道行家,说道:“这念珠是用一百零八块顶骨制成,不知有何玄机,小的觉得这是件宝物。”

    白胜也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只知道龙雀神刀对这件人骨念珠并不排斥,就将它戴在了脖子上,又将自己的发髻打散,带了发箍在头顶,扯下蒙面黑巾问道:“你们看我像不像个头陀?”

    头陀的发式以及铁界箍的戴法都不是问题,从前在剧组里经常看见那个扮演武松的演员鼓捣这些,想忘都忘不了。

    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在这个时代里女人蒙面可以解释为避免因姿色引起麻烦,但是一个大男人蒙面有什么理由?

    在人烟稀少的地方纵马疾驰还说得过去,但是这一路肯定要经过一些城镇县境,若是自己总这样蒙着脸,不引起他人注意才怪。

    张青仔细打量了一会儿,迟疑道:“只看脸面与头陀一般无二,只是你这衣服却不是僧袍……”

    白胜直接打断道:“你不是还留着那头陀的一身衣服,一领皂布直裰么?拿来给我穿了。”

    张青已经被白胜神一样的预知能力震得麻木了,当下更无二话,进了里屋把那身衣服拿了出来。

    白胜也不回避众男女,直接换好,再问赵楷:“郓王殿下是打算跟我一起走还是单独行动?”

    他是不想带着赵楷这个大舅子的,虽然赵楷的武功比林冲也差不了多少,总算得上是一个一流高手。

    但是赵楷这身份却很尴尬,他自己都不知道此番西征将会做出多少造反的事情,放赵楷这么一双赵佶的眼睛在旁边何等难受?

    万一赵楷发现了什么端倪因而翻脸,自己能杀了他么?当然不能!那样也太对不起赵福金了不是?

    所以他宁愿赵楷继续孤身前往边境,至于前路上的安危他就不想管。这么大的一个大活人,武功也不弱,还要依靠别人保护么?那又何必跑出京城?

    赵楷其实也是不愿与白胜走在一起的,因为白胜不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属于他无法指挥的存在。

    在军内官职上,白胜是前部正印先锋官,只归童贯直辖;在朝廷官员体系上,人家身上有密旨,想怎么干就可以怎么干,你想左右他的行动,就有抗旨之嫌!

    但是经过十字坡这一难,他发现只凭自己的江湖阅历,想要平安到达边境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江湖风波恶,人心诡谲。若非白胜搭救,就连张青孙二娘这样的人物都险些坏了自己性命,这世上肯定不止这两口子一对恶人一家黑店。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跟着白胜一起走,只等到了边关再说其它,于是就把想法直说了。

    白胜就很无奈,只能说道:“一起走倒是没什么,但是我必须提前与诸位约法三章,第一,今后不可称呼我的姓与名,就叫我狄烈好了;第二,任何人不许询问我行事的因由;第三,一切行止均由我做主。”

    这约法三章其实就是说给赵楷听的,因为这三件事在别人那里都不是事。

    赵楷听了之后就很郁闷,心说我好歹是堂堂郓王,在御拳馆也比你高了两个辈分,更何况将来若是你娶了茂德帝姬,你还得叫我一声大舅哥。怎么就把我当成了你的跟班了呢?有事大家商量着来不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