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三九一章 龙雀神刀的破法属性
    白胜始终观察着马灵的一切,他发现马灵在驾着风火轮飘行时印堂处果然是睁着第三只眼的。

    而当马灵在两骑战马前方站定时,那第三只眼便即倏然消失,变成了额头上一道暗红色的印痕。

    同时脚下的风火轮也不见了踪影,手中却多了两张符箓。

    只见他把符箓揣入了怀中,将另一只手中的一杆铁月戟插在地上,向琼英抱拳施礼:“郡主,那伙商旅在前方五里处,我军追击宜早,否则靠近潼关就会生变。”

    琼英听罢不置可否,忽然说道:“马将军,若是小妹现在叛离晋王,不知你何去何从?”

    “啊?”马灵大吃一惊,随即就把目光看在了白胜的脸上,充满敌意地问道:“末将正要询问郡主,这头陀是哪个?有什么资格跟郡主并驾齐驱?”

    他之所以不直接回答琼英的询问,是因为他是暗恋琼英的。

    长期以来,他在田虎手下混得并不算好,因为他的武功很一般,而若是单比道术,在他之上又有一个乔道清是田虎倚重的大能。

    所以若不是因为暗恋琼英,他早就离开田虎另谋高就了,前两天他听说方腊那边正在重金招募术士,心思很是活泛了活泛,但终究因为舍不得琼英而留了下来。

    他对琼英的感情,就是那种“爱你在心口难开”的类型,只要他自己不说,别人谁都不知道。

    而在眼下这个时刻,面对琼英提出的这样一个假设,他必须要了解的是琼英为什么会这样做。

    如果琼英只是打算脱离田虎自立门户,那么他将会无条件的追随左右。

    可问题是眼前琼英身边不是多了一个陌生的头陀么?他几乎不用想也知道琼英的叛离与这个头陀脱不开关系。

    如果琼英是为了这个头陀而叛变田虎,那就值得深思了。跟他们走在一起岂不是人财两空?

    听到马灵的反问,琼英就犹豫了一下。她正值情窦初开之年,平时多少也能感觉到马灵的心意,但怎奈自己心有所属,就只能装作不知。

    眼下马灵既然如此反问,她灵机一动,就想要来个一举两得——何不借此机会绝了马灵的心思?就说道:“他就是我一直等待的宿世姻缘……”

    白胜听了就有些啼笑皆非,心说你琼英的顔值倒是够了标准了,可是我们家老大不让我惦记你啊!能不能不这样开玩笑?

    他刚刚想到此处,却见马灵的脸色已经变了,第三只眼陡然睁开,口中念念有词。

    他早就在防备马灵施法,见状忽然脸现惊异之色,看向马灵身后道:“咦?乔道清,你怎么来了?”

    马灵闻言就吃了一惊,在喊了声“疾”的同时就扭头往身后看去。

    就在他扭头这一瞬间,白胜手中铜棍电闪而出,点中了他身上三处要穴,将他定格在回头的姿态上。

    但也就在此时,半空中现出一块金灿灿的方砖来,迅疾砸向白胜的头顶。

    只听“噹”的一声大响,人人都看见那块金砖砸在了白胜头顶的铁界箍上,不禁纷纷惊呼。眼见就是脑浆迸裂落马毙命的结局。

    琼英已在后悔,暗暗责怪自己太莽撞了,竟然把马灵逼向了对立面,这下倒好,死了这个头陀狄烈,非但复仇大计变成了镜花水月,就是自己的前途也渺茫了,田虎那里还回得去么?

    就连白胜自己也在懊悔之极,晚了!下手还是晚了!这下完蛋了,阴沟里翻船!马灵只是穴道被点,自己却要被这金砖砸死了,只盼龙雀神刀能够力挽狂澜,却是拿不准神刀一定能够摆平!

    然而下一瞬的情景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声金铁交鸣响过之后,金砖却在一砸之下化为乌有,而白胜则是全然无事,连头发都没少一根。

    这是怎么回事?人人震撼得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琼英手下的将士多有见过马灵施术的,知道这金砖术施展出来一向百试百灵,从无失手。

    马灵当初率领田虎手下的一支兵马攻城略地所向披靡,一身道术无人能当,据说此生只跟乔道清斗法时输了一阵,却是在没有来得及祭出金砖时认输的。

    难道这头陀竟有恁**力,足以克制马灵的金砖?还是那一声“乔道清”有什么妙用,可以令头陀无视金砖的砸打?

    白胜吓出了一身冷汗,心说看来这龙雀神刀果然神异,可以破尽修士法术!

    其实他早就在怀疑神刀这项异能了。

    前有当初在太师府中樊瑞布置九幽幻阵时无缘无故失效,以致于被方腊找出他的位置并以天魔音吼伤他的脏腑;

    后有林灵素的五雷正法劈在他的身上毫无作用,又有庞秋霞和方金芝泥丸宫上的**符无端自燃。

    这一切都说明龙雀神刀是可以抵挡修士法术的存在。在神刀周围一定范围内修士的法术是失灵的,这正应了那张拓片上所谓的“神刀破法”这一属性。

    这也是他宁可顺着神刀的意志、摒弃诸多淫邪恶念,也不肯将神刀片刻离身的重大原因之一。

    神刀是可以救命的!还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什么艳女尤物,什么娇娃人妇,这些诱惑全部加起来也比不上一条命重要!

    对白胜来说,能让他舍弃生命也要去追求去维护的,就只有“情”,而不是“欲”。情大于命更大于欲,这一点他分得比较清楚。

    他只是想不通一件事,那就是在龙雀神刀随身的情况下,在京东矿山之上,为何黄巾力士可以移走宋江。

    或许是法术高低有别,神刀只能破解修士施展的低级法术,却破不了仙人之法也是有可能呢。

    这一刻他无暇过多去分析这些原理,只下了马,走到马灵身前,只见他额头上的第三只眼已经闭合,就放心道:“给你两条路选择,第一条是归顺于我,第二条是一命归西,你选吧。”

    马灵长叹一声,知道这辈子是不用再想琼英了,立马选择归降。

    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时代里的人们原本也没有什么信仰,能够结成的势力无非是利益共同罢了。

    又或者有人看重一个“义”字而誓死追随兄弟,但是这一条因素在马灵身上并不存在,因为田虎对他也算不得如何看重,只是不厚不薄而已。

    白胜却不敢轻易相信马灵的归顺,道:“你发个毒誓下来,我才信你。”

    马灵也不抗拒,立马发了一个毒誓,修真之人比习武之人更讲究誓言,他们认定违反誓言必遭报应。

    除此之外,马灵比任何人都敬畏这头陀的神通广大,因为他知道,他的金砖都砸不死的人定非凡夫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