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四六一章 河心对杀
    完颜闍母在水中迅速分尸,两岸上的人们却不知就里,认为白胜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招已经连人带马全部杀死了。

    若是这样的一招还不能杀死人,那么只能说那个人不是人,或者是铁人。

    岸边上数十万大宋军士都已在齐声欢呼,欢呼他们的战神。尤其是中军营帐附近列阵的将士们,他们亲眼目睹了这个被白胜追杀的人杀死了他们几十名战友,对这个骑马的冲营者恨意甚深。

    是的,此刻白胜就是他们心目中的最强战神,哪怕有童大帅在场又如何?我们是小兵,我们称颂我们的大军先锋官有毛病么?

    展人龙已经彻底服了,这白胜真的了不得,这啸声,这挑动黄河的内功,这奇异的步法和匪夷所思的飞越轻功,都不是他这样的高手可以匹敌的。

    他只是想不通一件事,早在半年之前,在建康城青楼的时候,为何那时的白胜仿似一个不懂武功的人?难道他在那时就开始藏拙么?他藏拙是为了对付谁?

    凤南渡和羿啸已经在相视而笑,凤南渡低声对羿啸说道:“主公交了一个好兄弟啊,真不枉主公对他悉心栽培。”

    羿啸点头道:“这白胜真的了不起,咱们在御拳馆比武较技的时候,他似乎还没有这么强的内力,也不知道他的内力是怎么练出来的。”

    童贯的心中已经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有白胜这样的将领存在,自己今后封王的美梦怕是要落空了。虽然他不认为白胜只凭这一招武功就能战胜他的快剑。

    白胜这一招是有缺点的,缺点就是速度太慢。

    只需提前防备他这一记大招,在他欲将发出之际提前躲避,且又是在陆地之上的情况下,这一招依旧不足以傲视天下武林。

    童贯是清醒的,他冷静地找到了这一防一攻两招拳法的弱点,而此际在黄河的两岸以及河面当中,与童贯同样保持着清醒的还有一人,那就是白胜本人。

    在看见完颜闍母潜入水下马腹之时,白胜就已经意识到这人死不了。

    如果说红拳这第三路和第四路拳法有什么弊病,那就是速度不够。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凡重击必定经过蓄势、集力、爆发三个过程,没有蓄势和集力,就不会有惊天的爆发。

    所以他这一招虽然足以气吞山河,却仍然没有立毙完颜闍母于水中。

    东岸震天的欢呼声中,如山的巨浪甫歇,黄河水恢复了正常的汹涌,但就在这巨浪消失的同时,一个身影倏然从波涛中冲天而起,在脱离水面的瞬间手抛脚踢,五块马尸飞向彼岸。

    这五块马尸飞行的轨迹有高有低,速度有快有慢,看样子将会自东向西依次落在河面,每块马尸间隔三丈有余。

    岸边的欢呼声顿时落了下去。敌人没死,就没有了欢呼的理由,能在白胜这样惊天动地的一击之下逃生的人,绝不仅仅是拥有一匹宝马那么简单。

    “这人的轻功也不弱啊!”

    看见完颜闍母抛掷马尸,童贯已经猜到了他的意图,这分明是要施展轻功渡过河心的深水区,一跃三丈,五次纵跃就是十五丈,而这十五丈恰好是黄河这段流域里最湍急的深水区域。

    一如童贯所料,完颜闍母的身形在空中一起一落,第一块马尸恰好落在脚前,他的双脚在马尸上重重一跺,身形再次冲天而起,端的是上乘轻功,做不得半点虚假。

    “追不上了。”展人龙已在摇头。

    即使白胜的轻功好过前面那人,可是那马尸经过前面之人如此重重一踩,已经迅速沉入水中,在它浮起之前,白胜如何踩踏落足?

    然而人们看到的景象却不是他想的这样,就像是在回应展人龙的无知,白胜的身形也冲出了浅水区的水面,却没有像完颜闍母那样的连续借力纵跃,而是踩着汹涌的波涛一路跑了过去!

    这一幕震惊了两岸双方的所有人,顿时爆发出震天的彩声。

    不仅是大宋这边的将士,就是兴庆府城头上的西夏守军也都在喝彩,人怎么可能在水面上跑?这妥妥的是神仙啊!

    童贯麾下一众将领尽皆现出惊骇的神色,这白胜的功夫已经这样高了么?

    实际上的新科武状元张俊已经惭愧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是通过考官的仲裁淘汰了白胜进入决赛的,他一度认为白胜在与他比武的时候使了阴招,所以他举报了白胜作弊。

    但是从今天白胜的表现来看,人家何须作弊?这内力,这轻功,这拳法,随便哪一样拿出来,不是轻松虐杀自己?

    只不过这世上真有这样的武功么?会不会是什么法术?

    他忍不住就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询问身边的展人龙,“展兄,这世间果真有此等轻功可以在水面上行走么?”

    展人龙点头道:“没错,有肯定是有的。我曾经听闻开封府捕头张应龙的师门有一门轻功绝技叫做水上漂,据说练到高深境界时即可实现人在水面上如履平地,但是……”

    “但是张应龙和他的师弟上官剑南都没练到这般境界,还差着不少火候!”童贯接上了展人龙的话头。

    他前番考察边陲军备,在接见种师道时,种师道曾带着韩世忠和上官剑南等将领一同参见,当时他也考问过上官剑南的武功,因此知道上官剑南的师门有这样一门轻功绝技,若与铁掌一并练至大成,即可叫做铁掌水上漂。

    “这也算不得什么。”童贯已经有些嫉妒白胜的拉风了,就稍稍打压了一下人们的惊叹,“佛门轻功练到高深之时可以一苇渡江,道家轻功练好了能够蹬萍渡水,踏雪无痕,这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虽然是在打压众人对白胜的崇拜,但是他这话说得也不算错,因为他本人也能做到在水面上行走个一里半里的不致沉没。

    而众将听了这话就都有些不服,一苇渡江那是少林祖师达摩玩的,千百年来又有哪个大和尚在水里溜达过了?至于蹬萍渡水,这黄河可不是池塘,哪来的萍叶给白胜蹬踏?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白胜这渡水的轻功已经可以跟达摩老祖相提并论了。

    当然,他们心中不服,嘴上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大帅说啥就是啥。

    在人们对话之时,白胜依然在水面上浮光掠影,他这的确不是一苇渡江,也不是蹬萍渡水,他这是红拳的第六路,蹈虚!

    红拳十三路中,每一路拳法都是与内力密不可分的,能否练成更多的路数,全看内力能否满足条件。

    当然,若是没有懂得红拳之人的指点,即便内力达到了要求,也照样练不成红拳。即使在武林中独树一帜的、白胜这个练成了万象神功的奇葩也练不成。

    因为他至少需要亲眼见过一次,谁会把后面的红拳使给他看?

    所以若不是洪云指点了他全套的红拳,此刻他就只能停留在磐石和撼岳的境界里。

    他的内力已经足够修炼无相了,而且也踏进了蹈虚的门槛,但是距离蹈虚之大成尚有一段距离。

    洪云曾经告诉过他,真正的蹈虚,是在空中漫步,而不是踩在水上奔行!

    人不是禽鸟,没有双翅,如何在空中漫步?原理很简单,只需将真气外放,作用于地面即可,只要释放的真气足够强劲充沛,别说是在空中漫步,就是冲出大气层进入宇宙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此时他的蹈虚就只能在水中奔行,双脚踏浪,双手劈波,在手足并用的前提下勉强能够保持身体不致下沉。

    (按:水上漂并非虚幻,只要速度足够,就能在水上奔跑一段距离。甚至无所谓轻功与否,后世的现代人也有能够做到的,只是漂的距离比较短而已,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网上搜索相关视频,关键字为:水上漂。)

    只不过他在这水上一走,当真就走出来了仙人的风采!

    因为他使用的是“凌波微步”。蹈虚只是一个境界,一个概念,至于步法,随便选用什么都可以。

    凌波微步这个词汇本是出自于曹子建的《洛神赋》,是称颂洛神的诗篇。逍遥派创出这门世上独一无二的步法来,既以凌波为名,自是认为这步法走起来俨有洛神之风采。

    洛神,即宓妃,相传为远古时代宓羲氏的女儿,因溺死于洛水而为水神。

    水神的步履,当然是在水上走的。而白胜则是第一个将逍遥派的凌波微步用在水上的人。

    当真是“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

    朝阳初升,映得河面上霞光万道,而白胜使用如此赏心悦目的步法走在水面上,岂不给人以飘然若仙之感?只看得两岸上的双方将士目瞪口呆,连喝彩都忘记了。

    而完颜闍母却没有心情给白胜点赞,他在听见两岸上彩声如雷之时,就知道他想逃脱这场追杀实在太难。

    转回头时果见白胜在身后渐趋渐进,而且竟然在奔涌的河面上如履平地,这……这怎么可能?

    不管白胜的追击可能不可能,他都知道,若是再不使出最后的搏命之术,今天就一定死在这黄河的河心了。

    他的确还有一招没有使出来,因为这一招使出来之后,即便是逃过这一劫,他也必将永久残废了。

    这是他师门的一项不为外人所知的秘技,与他修炼的内功有关。

    话说这完颜闍母是长白山天池老人的弟子,天池老人一生从不离开长白山半步,修炼的内功却是别辟蹊径——采用长白山天池之中的一种浮石作为辅助资源。

    那浮石色作深灰,表面斑驳不平,形状丑陋,通常有拳头大小,置入水中则久浮不沉。如此一块浮石可助修炼者提升内力半甲子。

    具体的修炼方法是,每日行功前,将经过研磨变成粉末的浮石置于面前,运功将粉末吸入左掌劳宫穴,在体内各经脉运行一周天后再从右掌劳宫穴排出体外,如此左进右出,勤练不辍,半年消耗一块浮石,内力便可一日千里。

    虽然这种浮石极具神效,但是十分稀有,完颜闍母练了三十年,也只用了这样的浮石六块,所以说他的内力已经等同于寻常武者修炼寻常内功的一百八十年修为!

    而此刻他的怀里还留着最后的一块浮石,只要他吞掉这块浮石,即可将从昨夜到今晨的三次内伤损失的内力悉数补回。

    但是这样做同样有着一个极大的弊端,那就是在吞服的两个时辰之后,他的经脉将会被浮石的药力撑爆,从而彻底变成一个废人。

    想当年他的大师兄就是如此急于求成才变成废人的,所以他的师父才想出了将浮石研成粉末的修炼之法。

    只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办法了,他必须回复功力与白胜决一死战,因为他确信他已经逃不脱这场追杀,而若是不吞服这块浮石的话,那么他连当一个废人的机会都没有,就只能是一个死人。

    所以当他落在了第三块马尸上面之后,就没再往前纵跳,而是返回身来,一口将拳头大小的石头咬在嘴里,而后运使内力将它强吞了下去。脸上现出了最后的狰狞。

    白胜看见完颜闍母忽然不跑了,心头就是一凛,前方明明还有两块马尸即将落在水面,他为什么不继续跑了?难道他有什么反败为胜的办法不成?

    白胜不相信完颜闍母有这个办法,如果有这个办法,早在沙漠里他就不会如此疲于奔命,他怎么可能放弃耶律骨欲和上古神兵?

    不管他有没有办法,总之此人必须杀之而后快,想到这里,白胜更不犹豫,虽然与完颜闍母尚有五丈的距离,但是不妨碍他劈空拳力出手。

    左右开弓,直击中宫!这拳有个名目,叫做滚滚红尘。

    “滚滚红尘!”岸边的大宋禁军同时叫了出来。

    “白胜用的居然是滚滚红尘!”

    “这滚滚红尘也能用于高手对战吗?”

    “他好像没有扎马啊!没有马步这一招怎么打?”

    禁军常驻汴梁城内外,其中不少人都是从御拳馆学过武功的弟子,即使那些没有进御拳馆的将士,也跟他们的同袍切磋过武功,这红拳的入门招法在汴京可以称得上是武术普及套路,因此几乎人人都认得白胜的这招滚滚红尘。

    正因为禁军们了解这招滚滚红尘,所以他们看不懂,这一招在地面上使用尚且却要桩基扎稳方能发出劲力,这在水中从何处借力发力?

    滚滚红尘,也叫红尘滚滚,是小红拳里面的一招,其实就是密如连珠的马步冲拳。

    这招连续马步冲拳看似简单,其实却蕴含着整套红拳的基本要义,不仅仅是红拳流星的基本功,更是全套红拳的基石。

    若是在这一招上感悟不深,那么即便是学全了后面的几路红拳,整体水平也上升不到太高的层次。

    而白胜在此际使出此招,发出的力道却是他本身的内力和凌波微步形成的冲力,若是用现代术语来解释,就是利用了强大的动能。

    他无需扎马蹲桩,他只需将手臂上的动作使出来即可。

    他之所以使用这一招,是因为完颜闍母踩在马尸之上浮于河面,根本无法闪展腾挪,对付这样的目标无需使用什么花里胡哨的招式,直逼中宫就是最好的策略,就如同方金芝的轩辕剑法是一个道理。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

    不说白胜曾经使用这招滚滚红尘在御拳馆三大门派的比武中获得过胜利,只说他练成了万象神功之后对这招红拳的基本功感悟更深。

    就在这滚滚北去的黄河中央,他用他对武功独特的理解告诉全体禁军,滚滚红尘也可以这样打!

    此际他的武功造诣早已今非昔比,打出来的拳招表面上简单至极,但是其中蕴含的内涵却是复杂玄奥。

    他连续发出了三拳二掌。顺序是两拳两掌加一拳!

    第一拳发出之时两人相距尚有五丈,打的是一记劈空拳,拳力暗合无相至理,并未在河面上兴风作浪,拟袭对方的全身,毁灭他的四肢百骸;

    而在第二拳和发出之际,两人的间距已经不足三丈,这第二拳表面上看仍然是滚滚红尘,仍然是劈空拳劲,但是其内力却是模拟了阳衰的赤炎拳功发出,旨在烧灼完颜闍母身体左侧的全部经脉;

    几乎就在发出赤炎拳的同时,他还打出了一记玄阴掌,这一掌的目的是冻结敌人的身体右边的全部经脉;

    在两个人尚余一丈之遥时,他的第四记攻击发出,却是一记白虹掌力,这白虹掌力将会绕行至完颜闍母的身后,轰击他的后心,直接震碎他的心脉!

    最后,在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他打出来的是一记通臂拳,这是近身肉搏里最好用的一拳,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效,他曾经用这一拳战胜了一百好几十岁的洪云长老,并且险些把对方打死。

    就是这样的两拳两掌加一记通臂拳,其中有阳刚、有阴柔、有炽热、有冰冷,拳力有先发后至,有后发先至,有迂回偷袭,全部加在一起,在同一时刻作用在完颜闍母的全身。

    在五记攻击同时汇聚的那一刻,他用仇恨的目光盯着完颜闍母已经狰狞得变了形的脸孔,心说这下你总该死了吧?

    就在他笃定胜利的这一瞬间,他突然看见了一幕诡异的情景——完颜闍母黝黑的脸孔瞬间涨红,这绝对不是害臊或者困窘导致的脸红,而是是一种极其诡异的充血!

    紧接着,完颜闍母的眼睛也红了,完全看不见黑色的眼珠和白色的眼白,整个眼球都变成了可怖的血红!

    血红还不是结果,眼珠和脸上的肌肤又瞬间化为了蓝靛色,那明显是被白虹掌力震得飞起的、脑后的发辫居然变成了紫色!

    这一瞬间,白胜有一个错觉,那就是完颜闍母的身体正在膨胀,正在变大,原本七尺的身高竟似乎突然长高了一尺!

    “嗷!”

    就在这拳力掌力击中身体的一瞬间,完颜闍母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嗥叫,就像是一头濒死的野兽。

    这嗥叫的声音丝毫不弱于刚才白胜的那声长啸,声传大河两岸,听得人头皮发麻,感觉头发都炸了起来。

    伴随着这声嗥叫,完颜闍母以身躯硬接了白胜这五记攻击,却似全无感觉,而在他硬接这五记攻击的同时,他嗥叫着劈出一掌。

    这一掌在翻天掌法里有个名目,叫做颠倒乾坤。

    这一掌尚未拍至白胜胸前,黄河的中央就已经炸开了一朵硕大无朋的水花,在高达七丈有余的兴庆府城墙上,西夏的守军们见证了这一掌的恐怖程度,他们觉得这朵水花的高度至少要与城墙上的箭垛平齐!

    没有人认识这记掌法,在水花盛开在大河波心之际,人们已经无法看到这招掌法究竟有没有拍到白胜。

    但是白胜却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这记掌法的凶悍和狠戾,他在这瞬间急忙运起了飞絮功,所幸没有太迟,他的身体如同一只皮球一样,被强大的掌力拍到了水里,又被柔韧无比的河水反弹上天。

    于是两岸的人们就看见了绽放的水花中升起了一茎花蕊,这花蕊不是别人,正是被河水反弹而起的白胜。

    他竟被河水弹起了八丈之高!

    这一次是真正的万众仰望,因为非只东岸的数十万禁军在仰望,就连兴庆城头上的守军都需要稍稍仰头才能看清白胜的身躯和脸孔,每个人都在想,如此巨大的力量之下,这人还活得成么?

    白胜用实际行动告诉了西夏守军,放心,哥没事!

    随着水花回落河面,他在空中连续翻了两个空翻,而后如同一只捕捉食物的鹰隼一般,急剧俯冲而下,打不死你?那就再打一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