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六三六章 绝命时刻
    听见人群里有人喊出白胜负伤,梁红玉甚至放弃了抵抗,她是真的哭了出来:“白大哥,你负伤了么?你不要再过来了!”

    李若兰怎会放过如此良机,趁着梁红玉罢手,刷的一剑抹向后者的粉颈,若不是洛丽妲拼死将梁红玉往回一拉,这一剑就把这个青楼名妓的头颅削了下来,但饶是如此,梁红玉的一蓬秀发也被宝剑削落,飘洒在剑光霍霍之中。

    白胜的确负伤了。大腿和腰间以及肩膊都被轮子划过,若不是护体神功及时发动,牵动肌肉做出最后的规避,此刻他已经死在了这五轮幻影的终极毁灭之下!

    松巴生平引以为豪的绝招怎能徒有其表?五轮幻影但出手,纵是鬼神亦难逃!

    白胜当然不是鬼神,他既不是鬼,也不是神,他只是一个人,虽然武功奇妙,但终究只是人,是人就无法逃脱这五轮幻影的杀伐,纵使他有一只不怕切割的手和一柄不怕碰削的宝刀,也无法完全挡住这真真假假的数十只金属轮的轰击。

    但是他并没有束手待毙,也没有因此而停滞脚步,他在抵御金属轮的同时艰难地向着番僧的圆阵移近。

    李若兰的笑语在场中飘扬,肆虐着摧残着每一个大宋人的心灵:“你们没指望了,就算他能冲出这些轮子的绞杀,他也闯不过承天寺僧侣的大阵了,他必定会被神僧们拍飞,白胜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哈哈哈……”

    听了李若兰的话语,大宋一方的人们开始觉得心往下沉,他们觉得李若兰说的没错,就算白胜逃过了这数十只轮子的冲击,他如何能够闯入这五十名番僧组成的圆阵?

    就连身负重伤奄奄一息的躺在圆阵之中等死的马麟等地煞星都不再持有乐观态度,虽然他们参加过统万城一役,虽然他们曾经亲眼看见过白胜率领众弟兄大破巴悉京铭三百僧侣,但那时与现在的情况截然不同。

    那时他们拥有项充李兖蒋敬和琼英以及数千飞刀兵与标枪兵。白胜是依靠如此众多的暗器高手组成了规模庞大的远程攻击团队,才得以杀死那三百僧侣的,但是现在这些人都没在教军场中。

    马麟等人此时对白胜不无责怪,白胜啊白胜,你也忒托大了,教军场中是如此凶险的一个环境,你为何要把远程攻击部队埋伏在城中?只需带来三百人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种被动的境地。

    与马麟等悲观人士不同,此时充满疑惑的是乔道清,因为他很想施法,用法术来杀掉李若兰等人,但是此前白胜曾经对他下过死命令,就是没有他白胜的许可和指令,绝对不允许他作法施术。

    而眼下你白胜已经濒临死亡了,难道你还不让我施法么?他实在是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他当然不知道白胜不让他施法是因为松巴基本上全须全尾地健在场中,他施法也是白搭,人家一句佛门六字真言就能将他的法术消于无形,甚至不用松巴亲自吟唱,就让巴悉京铭带着五十名番僧一起念经,也能破解他这旁门左道之术。

    这一刻,时间似乎变得凝滞了起来,大宋一方的人们悲哀地等待着白胜的失败,而白胜的失败就等于死亡,就等于此间大宋群豪与众将士的末日来临,就等于延州城沦陷。

    沮丧的人们能够感受到白胜的坚持,却没有人再给他喝彩鼓劲,人们已经不知道应该劝白胜回头去攻那个远程操控轮子的松巴,还是鼓励白胜冲到番僧大阵旁边来遭受被拍飞的厄运。

    或许,投降认输是一种保命的选择?但是人们从李若兰的嘴里听不出半点允许白胜投降的意思,李若兰的笑语虽然妩媚动听,但是其中的杀意昭然无遗,她要杀掉白胜和白胜身边的所有女人。

    白胜的确是在坚持,没有人知道,在濒临死亡的关头,他的头脑变得异常清晰,他的心情变得无比冷静,他已经想到了一个破敌制胜的办法,只是这办法是否能够成功,还需要事实来验证。

    “姐妹们!你们坚持住!再等我一刻!”在想到了破敌之策的同时,他咬着冷冷的牙,给围在番僧阵中的众女传递出最后一线希望。

    众女闻言顿时精神一振,齐心合力发动了逆袭,就连潘金莲和阎婆惜都不再畏惧李若兰手中的宝剑,只管运足了内力将掌风拍将出去,你削断我的手臂算我倒霉,反正我要拍死你!

    这最后的强心剂很是管用,李若兰和马志敏流畅的攻势顿时为之一滞,纵然他们的逍遥折梅手和打狗棒法极尽精妙,但再精妙的招式也拿不要命的武林高手没办法,因为人家根本不看你的什么虚招骗招诱招,只管拿命来换来拼。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错非与六女抱着相同的心思、针尖麦芒的拼命换命,否则再有什么精妙的武功也不能不改为自保,因为继续进攻就会出现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情况,李若兰拿自己的命珍贵这呢,她可不想跟这六个不要命的女人同归于尽,她还要一统天下呢。

    六女的众志成城为她们争取到了宝贵的一刻时光,为白胜争取了一段挨过攻击的空间,终于,白胜距离番僧大阵已经不足两丈了。

    “众师弟,准备攻击!”番僧们严阵以待,刚刚被白胜一拂打飞,遭受了轻伤的巴悉京铭也已经回到了圆阵之中,承担起了阵型的枢纽,提醒阵中的每一位师弟。

    有过了统万城的经验,又经过师父的指点,他对这一次结阵对付白胜抱有很大的信心,首先他知道白胜的那些擅长远程攻击的手下并未出现在场中,其次他们这五十一名僧侣也都做好了防御白胜金针的准备,他们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一块吸铁石!

    上一次他把白胜的金针带了几只拿回去研究,发现这金针并非纯金所制,而是掺有钢铁的成分,师徒二人经过研究,又找来了吸铁石做过实验,就想出来了这个办法。

    每个组成联功阵型的僧侣都挂了这么一颗吸铁石,吸铁石藏于僧袍胸襟之内,只要白胜再使金针,袭向头部或上半身的穴道,吸铁石就会将细若牛毛的金针吸附掉,从而保证人体无恙。

    人类的战争技术就是在这种互相研究、互相针对中发展的,武林中的宿敌之间当然也少不了这种互相之间的揣摩和研究。你针对我研究出来一招杀手,我就要针对你研究一招破解甚至是反击的办法,彼此循环,永无休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