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六八八章 兽语鸟语
    千斤拨四两是什么概念?即便是关胜也听得如堕五里雾中,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武学之中从来就没有这个说法。

    但是白胜现在的确就是千斤拨四两,因为他将体内相当于常人数百年的内力凝聚在筷子之上,就好比地球吸引着月球不能脱离一样的道理,史进的青龙棍虽巨,在这重达万钧的筷子面前显得轻若鸿毛,被牢牢地吸住,再也动弹不得。

    白胜的筷子往左,史进的青龙棍就只能跟着往左,筷子往右,青龙棍就只能往右,这不是四两拨千斤,这就是地球对月亮的控制,这的确可以叫做千斤拨四两,或者叫做千斤吸四两更为贴切一些。

    场中众人都傻了,这是超出了他们对现实世界认知的一幕,没法用任何武学原理来解释,只因为他们根本想不到白胜的内力能够达到数百年修为。

    不要说是旁观的众人,就连身临其境的史进本人也觉得无法理解,他不认为这情形是由于白胜的内力所造成的,他觉得这大厅里的鬼神已经在暗中协助白胜,于是涨红了脸说道“你这是耍赖,你这哪里是什么棍术?这是旁门左道!”

    白胜叹了口气,道“好吧,那就跟你玩一玩棍术!”

    说话间青龙棍和筷子已经分开,史进蹬蹬蹬连退三大步,如释重负之下,奋起余勇再次攻上,而白胜则没有再粘住他的青龙棍,真的使出来一套棍法与之对抗,周侗棍!

    “周侗棍?”林冲在一旁惊呼出声,林冲当然是学过周侗棍的,只不过他惊呼却不是因为他认出来白胜的招法是周侗棍的路数,而是因为他想不明白,这周侗棍如何可以用筷子使出来。

    筷子只有一尺长短,无论如何也算不得是棍子,但若是一定要把它称为棍子也不是完全说不通,只因它的形状与棍子完全相同,就是体积缩小了千倍而已。

    但是用筷子使动棍法,又能有什么效果呢?这不是聋子的耳朵——摆设么?

    事实证明了白胜的筷子不是摆设,这筷子在白胜的手中进退有据,章法分明,而且人们注意到,这筷子的外面似乎被一层看不见的物事包裹住了,因为但凡史进的青龙棍接近筷子时,总会被筷子周围的无形之物逼迫开去,棍子与筷子永远无法相交。

    几招过后,就有更多的行家看出来,白胜的确在使棍法,只不过他使的是单手棍,或者说是棍法中的单手招式。

    越打下去,史进就觉得心里越苦,因为他在白胜的棍法中左支右绌,一根青龙棍完全施展不开。白胜想让他进,他就必须要进,白胜想让他退,他就不得不退,白胜不想让他跳起,他就跳不起来,白胜不想让他矮身,他就只能直立相抗。

    史进也不得不承认,白胜使出来的的确是棍法,他比旁观者的感触更加真切,那就是白胜的筷子周围的确有一层罡气在护持,而且他能够理解这一层罡气的原理,他知道这是真气外放形成的防御。

    用一层罡气护在筷子外围,使筷子变成了棍子,这是可以理解的手段,只不过在理解了其中缘故的同时,史进也已经明白,白胜的内力超过他实在太多,而且他更明白的是,白胜并没有用内力来欺负他,而是真真切切地在与他较量棍法。

    因为那层罡气从来不曾护住白胜身体上任何一处要害,也不曾暴涨对他史进形成攻击,那罡气就是把一只筷子变成了棍子,如此而已。

    他的左支右绌,完全是因为他的棍术不如白胜高明,这一次他终于意识到了差距,这是天壤之别的差距。

    三十招过后,史进已经绝望,至此他已经明白,白胜之所以没有击伤他或是击倒他,只是在给他留面子而已,于是在白胜有意给出的一次停顿中跳出了战圈,一揖到地,惭愧道“白胜兄弟,在下服了!你的棍术的确比我高明,比我师父也高明。”

    这就是史进的磊落之处,这是宋江吴用之流永远都无法企及的天性,不行就是不行,哪怕丢人也要勇于承认。

    白胜微笑不语,心说跟你比棍法,我都用不着使出打狗棒,坦然受了史进这一揖,才说道“你惭愧什么?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败在我白胜的手下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白胜的目标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真若是到了那一天,所有败给他的人都可以不必惭愧,因为哪怕是败给了天下第一高手,你也有可能是天下第二。

    然而在这个时候史进却无法这样去想,他红着脸退回了人丛,自觉很是丢人。

    史进输了,接下来就是解珍解宝兄弟上阵,这对兄弟是登州的猎户出身,手中各使一柄两股钢叉,兄弟两人的绰号也是由钢叉的形状得来,哥哥解珍人称两头蛇,弟弟解宝人称双尾蝎。

    自古以来蛇蝎就被人们视为剧毒之物,憎厌且远离。只不过这对兄弟的为人处世却谈不上恶毒,所以他们的绰号完全是因为他们手中钢叉的厉害所致。

    解珍解宝是与孙立孙新顾大嫂以及乐和等人一起来投梁山的,他们之所以来投梁山,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毛家庄的毛太公贪墨了两兄弟打死的一头猛虎,毛太公为人实在过分,贪了人家一头猛虎,冒领官府的赏钱也就罢了,还设计陷害了解珍解宝,将其打入大牢。

    而解珍解宝的母亲是孙立孙新的姑姑,解珍解宝的姑姑是顾大嫂的母亲,乐和的姐姐是孙立的老婆,孙新的老婆是顾大嫂。这几人的裙带关系非常紧密,解珍解宝有难,孙立孙新和乐和不能不救,因此当他们劫狱越狱,并且杀了毛太公一庄老小也在情理之中。

    只不过在犯下如此大案之后,就只能投奔梁山落草为寇了。

    解珍解宝要跟白胜比的不是两股钢叉,他们要比的是驯兽绝技。

    解珍解宝家中数代都以狩猎为生,逮住了猎物吃不完,卖不掉的,就驯化了养在家里,久而久之,就总结出了一套驯兽的本领,擅长驯服飞禽走兽,甚至能够将虎豹象狮熊等猛兽驯化为家畜。

    值得一提的是多年以后,史进与解珍解宝比邻而居,也喜欢上了打猎驯兽这一生计,而史进的后代更是把解家的驯兽本领学了去,在晋陕一带建了一处山庄,名为万兽山庄,到了南宋时期名震武林。

    后话暂且不说,只说眼下,解珍解宝要跟白胜比试的是兽语鸟语,梁山山顶森林密布,林中不乏各类走兽飞禽,解珍解宝声称他们能用兽语或鸟语将飞禽走兽呼唤而来,驭为家畜。你白胜行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