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九五九章 被俘
    这是一场典型的空手入白刃的战斗,完颜宗贤空手,耶律答里孛用剑,一男一女激战在一处。

    旁边众女也已陷入重围之中,敌人用盾牌护住了要害,一步步向她们迫近,眼见也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战斗。

    完颜宗贤布置这个埋伏是为了围杀宋军那个高手的,岂会选择一些武功泛泛的士兵来做这个局?这六百名骑兵里面倒有五百多人是各级将领,而剩下的不到一百人却也是金军里公认的强者。表面上看似区区六百名枪骑兵,实际上却是这五万金军里面的精锐。

    众女被金军精锐围在中间,众女又把正在打斗的一男一女包围在内,她们很想帮忙,却根本帮不上,因为这两人打得实在是太快,人影交错,乍合即分,即便是使用袖弩施射也根本无法瞄准,万一误伤了军主岂非铸成大错?

    似乎都想看看这一男一女两个主将胜负如何,金军精锐并不急于上前拿人,女兵们束手无策,就只能期待她们的军主取得胜利,只要能拿下对方的主将,自己这一百名姐妹就还有一线希望生还。

    但是眼前的战况却告诉众女,基本上没有她们期待的那种可能。尤其是在耶律答里孛面对面射出一支弩箭直取对手的咽喉,却被早有防备的对手闪开了之后,众女的希望之心立马凉了个透。

    这样的一箭都能被他避过,还有什么法子能够赢他?

    不止是女兵们觉得没有这种可能,就是答里孛本人也觉得没有这种可能。女兵们都能想到擒贼擒王用以要挟,答里孛能想不到么?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只三招过后,答里孛就发现,对方的武功比自己高得太多。不论是比内力,比招式,还是比身法步法,自己都不是这个年近四十岁的女真人的对手。

    不是对手也就罢了,关键是对方的武功来历她都看不出来,这才是最令她懊丧的事情。

    耶律答里孛是萧凤的嫂子,早在萧凤留在国内执掌神弩营的时候,她们没少在一起谈论武功,萧凤是有一本《语嫣选摘》的,几乎天下任何一门武功都能说出个来龙去脉,因此答里孛也是见多识广之人,但即便如此,她也认不出这个中年人的武功路数,只觉得对方的招式善走偏锋,与天下各家武功绝无相似之处!

    不认识招式,就无法预想出相应的招式来针对,这一仗打得就没有任何胜算可言,若只是招式上吃亏也还罢了,偏偏对方的内力还很强大,大到几乎能够擒龙控鹤的地步。

    若是把自己换成手下任何一个女兵,对方只凭内力就能完全束缚对手,根本无需过招便已全胜,只是自己内力也还不弱,这才能在他强大的掌风之下周旋一二,但是她能够感觉到对方留了手,若非如此,他想杀死自己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其实这件事根本不用多想,人家敢于亲自上来捉人,就说明他有这个底气,有这个真章。

    认不出招式,内力又差得太多,便只有等待机会,以袖弩伤敌。

    而在她假意出拳,实则射弩这一下被对手躲过之后,她便彻底绝望了,这样的偷袭都能被对手躲过,还有什么办法能够伤他半分?

    所以她现在只求死在这个金国主将的手下,出手全然是拼命的打法,只攻不守。

    完颜宗贤打得很是随意,双掌任意挥洒,只凭内力就足以迫开对方的剑身,更何况他的手臂上带着奇特的防具?

    只不过对手刚才面对面射出的强劲弩箭倒是把他吓了一跳,幸亏自己有意显示精湛的内功,将对手的宝剑和拳脚迫偏了方向,不然这一箭还真就挨上了。

    面对面的施射,只要照准了发射,谁能避得过?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但是既然已经知道了这女将的手臂上装有袖弩就没什么可怕了,只要沿用自己一贯的打法,她就是有袖弩也没什么用。因为她根本无法将拳脚剑身指向自己的要害。

    虽然已是稳操胜券,他却并不急于擒下对方,他要让对方明白,在我完颜宗贤的手底下,你一个契丹女人根本翻不出任何浪花。

    所以他一边打一边聊天:“这位娘子,我不管你从前是谁的妻妾,你都必须要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完颜宗贤的女人了。”

    耶律答里孛闻言大惊,怎么落到了这个人的手里了?这下可惨了!

    在契丹贵族阶层的圈子里,完颜宗贤的名字甚至响过了完颜阿骨打!为何?因为完颜宗贤与徒单定哥在一路攻克辽国城池的过程里,霸占了契丹贵族很多人的妻妾。

    完颜宗贤与一般的色鬼不同,他有一个很可恨的习惯,那就是不论霸占了谁的妻子,都要宣扬的天下皆知。

    甚至在女人的丈夫不知道这事的情况下,他会派人专程找到女人的丈夫告知,甚至会写一封亲笔信,信上详细描述该女人在床上的某种特别习惯,比如叫声、比如姿势,又或者是身体某个部位有什么独特的特征,比如胎记什么的。

    在包括辽国都城临潢府在内的诸多城市相继沦陷的过程里,契丹贵族逃往他们的南京,城破之际,只顾跟随辽国大军败退而顾不上携带妻妾的大有人在。

    这些人里面若是有谁的妻子比较漂亮没有来得及带在身边,那可就倒了霉了,日后必有完颜宗贤的信使登门。而这些信使还都是契丹人,有的是被收买,有的是被逼迫,就算是杀了信使,也洗不清完颜宗贤带给契丹贵族的侮辱。

    所以对辽国贵族阶层来说,完颜宗贤人长得什么样没人知道,但是他给这些贵族们送来的耻辱却是车载斗量的。可以说契丹贵族阶层最恨的是完颜宗贤而不是完颜阿骨打或者其他某个金国将帅。

    这样的事情,作为间谍机构的神弩营怎么可能不知道?神弩营还做出了接近完颜宗贤并刺杀的计划,只不过这计划正在执行之中,专门从神弩营中挑选出来的女刺客也还没能接近完颜宗贤。

    落在完颜宗贤的手里还有好么?虽然耶律答里孛不像宋国女子那样讲究三贞九烈,但也不是那种随遇而安的软弱女子,她跟萧龙夫妻之间感情弥笃,怎么可能委身他人?更何况是完颜宗贤这个色鬼?

    在绝望的同时,她就想好了对策。既然你是完颜宗贤,那么就算我打输了这场也还有机会杀死你!

    她脑子里已经在想,若是被生擒了,便假意顺从,实在不行,就只能在上床的时候解决他,若是实在找不到机会,被他玷污了身子,大不了事后趁他睡觉杀了他,只不过那样自己也就不能活了,算是与敌人同归于尽。

    她一边打一边盘算,却听完颜宗贤说道:“娘子叫什么名字?之前的男人是谁?不妨说出来,我也好送信给他,让他放心。”

    这话说得颇有人情味,但是耶律答里孛和周围的一百名女子谁不知道完颜宗贤的习惯?绝大多数人都沮丧到了极点,落在完颜宗贤的手里,今后要是还想活着,就只能沦为他胯下的玩物了。

    而耶律答里孛却与女兵们的想法不同,闻言虚晃一招跳出战圈,说道:“你武功如此高强,我耶律答里孛深感佩服,我认输!”

    完颜宗贤闻言大喜,喜的不是女人认输,他凭借武功和人多的优势掌控了全局,不怕女人不认输。他喜的是原来这个女人就是耶律答里孛!

    他也不向前追击,站在原地说道:“久闻芳名!之前听你们辽国的文官说起过,说你们辽国一共有三个绝色美女,第一是耶律骨欲,第二是萧凤,第三便是天寿公主答里孛,当时我还笑话他们自吹自擂,说你们辽国的女人哪有我们女真美女好看?但是今天一见,我不得不承认,之前我说错话了,答里孛公主的确美貌!只不知那萧凤和耶律骨欲又是怎样的。”

    围困燕京多日,完颜宗贤早就在计划破城之时寻找这三个闻名北国的美女,没想到今天这排名第三的答里孛竟然送上门来了,这简直是天大的喜事。

    答里孛任凭完颜宗贤在那里意淫,待他停顿之时,却没有顺着他的话去说耶律骨欲和萧凤的事情,而是立即反问道:“刚才你说你要派人送信给我丈夫,此言当真?”

    “哈哈哈……”完颜宗贤哈哈大笑,笑罢说道:“这当然是真的,我完颜宗贤做人最讲仁义,留了人家的女人伺候我睡觉、给我生孩子,总得告诉人家一声不是?别让人家惦记,赶紧再找一个,这样的事我做过很多次,难道你不知道么?”

    答里孛心说我岂能不知,但是嘴上却不理这茬,反而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告诉你,我丈夫如今就在对面的宋军之中,你也不必派人送信了,只需带我到你们阵列的前锋位置,让我亲自嘱咐他一句,今后我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做你的女人,不然的话,你觉得凭我的武功,你纵使防得住我杀你,能防得住我自尽么?”

    完颜宗贤点头道:“天寿公主果然爽快,好!我就答应你这个要求,让你跟你的丈夫做最后的告别,不过咱们也要把丑话说在前面,你丈夫既然身在敌营之中,这条命是肯定保不住了,到时候你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耶律答里孛道;“生死有命,这事儿谁也怪不着,既然这样,你就还了我的战马和我的姐妹,让她们和我一起去前沿好了。”

    完颜宗贤呵呵冷笑两声,摇头道:“战马是不能还给你的,我先命人替你喂着,这些女兵也是不能还给你的,我会派人看着她们,她们若是敢乱动,那就是自己求死。若是她们不乱动,等此战过后,咱们圆了洞房之后,我自会把她们归还于你,或许还会挑选几个做咱们的通房丫鬟。”

    耶律答里孛无奈之下只能答应。她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只是为了求得一个通知丈夫速速撤离的机会,她知道她不可能逃脱完颜宗贤的掌控。

    至于这些女兵和爱马,能救便救,救不了又能如何?自己都不打算活了,还顾得上她们么?

    当即同意道:“那好吧,你这就派人跟我一起去吧,你去不去?”

    华夏有个成语叫做色迷心窍,同时又有一个成语叫做色令智昏,更有一个成语叫做色胆包天。这三个成语用在此时的完颜宗贤身上最是贴切不过。

    原本他小心翼翼地躲到了大营中军,就是担心宋军主帅的武功太高,使出擒贼擒王的手段杀了或者抓了他这个最高指挥官,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

    不同在哪里?不同在于有一个美若天仙的辽国公主亲口承认佩服他。

    认真说起来,也不能只用这三个贬义的成语来概括此时的完颜宗贤。男人总是要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逞能的,这是一种证明,证明自己是当世豪杰,英雄无畏,从而征服女人的心,只有征服了女人的心才算是彻底征服了女人。只不过完颜宗贤在这方面的好胜心比寻常男人更加浓烈一些罢了。

    所以他把心一横,心说到时候只要自己注意对面的动静,只要看见对面有人过来再跑都来得及,就答应道:“我当然是要去的,身为一军主帅,怎能不身先士卒?只不过在去之前,你也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

    “既然你已经愿意做我的妻子了,你这手臂上的弩具总归有些危险,你这就把它摘了给我,我才会带你过去。”

    完颜宗贤终究是个谨慎的人,他可不敢天真的认为这个美若天仙的辽国公主只凭三五十招便对他死心塌地了,虽然他表面上是顺着这个路子走。

    两人并肩而行与两人面对面相搏是不一样的,相搏时自己内力时刻外放,时时掌控着丈许方圆内女人的拳脚和剑势,让她无法得手,但是自己总不能在一天里的每时每刻都竭力运功,那样的话不出一个时辰内力便会耗尽,没有两三个月都恢复不过来。

    耶律答里孛本来也没有幻想能在众军包围之下杀死完颜宗贤,就爽快地摘下了右臂上的袖弩,抛给了完颜宗贤,“现在你放心了吧?”

    “好!天寿公主果然有诚意,既然这样,我完颜宗贤也向你保证,此生我必定以真心待你,让你活得比从前更好!咱们这就去阵前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