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一一一三章 选将
    灵兴的应变能力很强,抓住时机提出来五场决胜的办法,表面上看像是展现了他少林寺的大度,并不倚多为胜,但实际上却是欺负“白胜”一方没人。

    白胜一方都有谁?正在场中的白胜和冯柏算是两个,段三娘手下的杜壆算是一个,屠龙手孙安算是一个,加起来才有四个。

    你方腊不是说先打打看么?这样就等于是说你不会出场动手了,那么好,只要你方腊不下场,那么这五场对战少林一方便可稳操胜券。

    他只担心方腊不赞同他的提议,没想到方腊竟好像没有听出他提议里存在的漏洞一样,变得异常好说话:“嗯,你这主意不错,那就五场单挑好了,正好朕也想看看在座的各位武林高手到底有什么样的绝学。”

    灵兴点头道:“不知方教主你们这边出场的是哪五个人?”

    方腊道:“你问朕,朕问谁?反正朕不会下场参加就是了。”

    灵兴听罢不禁喜上加喜,方腊不参加就已经是一喜,而此刻听方腊的话音,竟似他没打算统领白胜这一方的势力,因为他连参赛名单都没给出,这摆明了是撒手不管啊!

    老丈人不愿意当这个家,就只有问女婿,便转过头来问“白胜”:“你们这边是哪个参与比武?提前报出名字来,咱们好安排对阵。”

    方金芝冷笑道:“谁答应你五场单挑了?我可没答应,我们只有两个人,你们却已经上来了三个,再来五个又有何妨?既然车轮战已经开始了,那就继续好了,反正上来一个杀一个。想杀白胜的人都得死!”

    萧凤听了方金芝这话就连忙一碰后者的胳膊,意思是你这话有毛病,让人听起来感觉你不是白胜,同时她也顾不上方金芝能不能理解她的意思,只怕被别人多想,便顺着灵兴的话说道:“就算我们同意五场单挑,也该是你们先把你们的比武人员报出来,怎么?让我们先报名字,想搞田忌赛马么?”

    灵兴笑道;“这位冯掌门考虑的倒是周全,也罢,贫僧这就与众位武林同道一同拟定一份名单出来,咱们分别写在纸上,然后同时念出,就按照名单上的顺序比五场,谁如果临时撤换就是认输,如何?”

    萧凤道:“可以,那你就去商量吧,我们这里也需要商量一下。”随后把方金芝拉到一旁,附耳道:“刚才你已经说漏了嘴……”

    灵兴这才走到了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的面前,说道:“神山方丈,刚才小僧忙于招呼客人,未能及时回答上人的,还请上人多多海涵。”

    “罢了。”神山两只眼皮一耷拉,不再继续刚才的质问,灵兴已经在安排五场对决,他就没了继续质问的把柄。

    灵兴却道:“方才小僧感觉上人也有替咱们武林一脉出头的意思,如今我少林人才凋零,不知上人是否愿意参加这五场比武,以壮声威?”

    灵兴这话说得漂亮,实际上却也可以解读成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你神山刚才大喊大叫的贬低我少林寺,现在我少林寺准备跟敌人开干了,你呢?你若是只在一旁袖手看热闹那就说不过去!

    你不是指责我们少林寺坐视白胜杀人不管么?现在我们管了,你呢?想在我少林寺里装逼?先拿出绝活来再说。

    神山自然能够听出灵兴的弦外之音,冷然道;“就算你不搞这么一个五场决胜,老衲也是要与那败类斗一斗的!但既然现在你划出了这个道,当然要给老衲留一场,最好是第一场!免得他们凑不齐五个人,老衲捞不着锄奸杀敌!”

    他这话也是带着弦外之音,意思是别人不知道你灵兴玩弄阴谋诡计,却瞒不过我!殿内殿外好几千人都是白胜的敌人你还要耍这心眼,实在令人瞧不起。直接杀了白胜就是了!搞什么五场单挑?

    而且他主动挑选第一场出战,看似担心捞不着杀人,实际上却是更加保险地避开了与方腊交手,试想:第一个出场的人即便是杀了对方一个人,也还要继续比第二场,第三场……方腊绝不会出尔反尔,加进来搅局。但若是在后面的场次里出战可就不一样了。

    尤其是在有可能出现的两胜两负的情况下,于第五场出战,再如果杀了对手,那么方腊不会不会立时发飙?这事儿谁能说得准?

    灵兴自然能够听出神山的话里有话,只不过他却只当没听出来,说了声好就转向空冥子,“空冥道长,不知你可否参战……”

    空冥子冷哼了一声,摇头道:“白胜固然是我等公敌,可是贫道带来的那些崆峒门人究竟是不是你少林寺杀的,也还没有定论,这个时候贫道如何能够与你同声同气?等等再说罢!”

    空冥子和神山上人不一样,神山上人是独自来到少林寺的,没带任何门人弟子,在路口遇卡时直接凭着身上携带的英雄帖就被放行了,所以他与少林之间的关系与其他门派又不相同。

    神山没有任何损失,就只想着在天下英雄面前打压少林,以实现他多年以来的夙愿。空冥子却不能像他一样,空冥子还在等他的门人唐三带着那几十名各门各派的掌门返回呢,到时候如果证实了是少林寺玩弄阴谋,那就不是杀白胜的问题了,而是要先对付少林寺。

    灵兴在崆峒这边碰了一鼻子灰,也在他预料之中,当下说道:“既然如此,空冥道长就请作壁上观,至于之前的误会,相信转眼便会解开,到时候若是敌人尚在顽抗,就请空冥道长助大家一臂之力!”

    说罢也不等空冥回答,就走到了周侗的面前,“周馆主,以周馆主之德高望重,小僧原本不敢烦劳馆主出场,可是此间敌人武功甚高,想必周馆主也已看出……”

    周侗一摆手道:“你不必说了,此事老夫责无旁贷,一定参加!”

    ……

    灵兴在这边游说各路高手参战,另一边萧凤就走到了段三娘的面前,抱拳说道:“小弟冯柏见过段姐,兄弟我是白胜的好友,早就听说段姐曾与白胜有恩,今日又承蒙段姐垂爱,风尘仆仆赶来助拳,小弟代白胜表示感谢。”

    段三娘本来尴尬的不行,听到“冯柏”这么一说才算是下了台阶,道:“我那白胜兄弟怎么了?为何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萧凤那敢让她再说下去,急忙打断道:“他那是不想连累段姐,所以此前才会恶言相向,还请段姐不要介意……”

    同样作为白胜的妻子,萧凤和方金芝在对待白胜的其他女人这种事上,态度截然不同。

    方金芝一向是采取严防死守的策略,尽可能的阻止其他女人接近白胜,企图独占夫君,但是事实却证明了她的策略几乎全无作用,白胜的妻妾一个接一个地增加,而且都是没有经过她这个“大老婆”允许的,她也无可奈何。

    而萧凤则是采取堵不如疏的策略,你白胜娶回来一个,我就善待一个,把她拉拢到我这一边,以姐妹相称,大家和睦相处,到得后来不论是方金芝还是耶律骨欲都不把她当外人,对她很是友好尊敬。

    再加上只有她一个人给白胜生了一个宝贝千金,反倒是巩固了她在白府的地位,即使白胜从来都没有给妻子们排序,人们也把她当做是第一夫人。

    回到眼下这件事上,方金芝毫不掩饰她对段三娘的厌恶之情,什么玩意啊?你身为王庆的女人不守妇道也就罢了,还来勾搭我家白胜干什么?也不看看你那年纪,我家白胜能要你这样的么?

    所以刚才方金芝才会以白胜的名义对段三娘恶言相向,在她看来,恶言相向还是轻的,若不是有祝彪栾廷玉师徒俩处在必杀的位置上,她都想冲过去一剑把段三娘杀了。

    但是萧凤在这件事上的处理方法就不一样了,这是什么场合?高手林立,强敌环伺,就算咱们姐妹俩联手能够杀了栾廷玉师徒,却如何能杀得了周侗和少林那几个老和尚?连你父亲那么厉害的人物都前倨后恭了,你还要再跟友军翻脸,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所以她在提醒了方金芝说话注意之后,接下来的耳语说的就是这件事情,纵然你方金芝再如何瞧不起段三娘,也不能在这时候这样怼人家!

    方金芝一向很给萧凤面子,尤其是在白永乐出生以后,她跟萧凤母女的关系更加亲近了许多,此时听了萧凤的提醒,便不再对段三娘展露敌意,虽然她心里的那份敌意一点都没减轻。

    萧凤在说服了方金芝之后就来问候段三娘,几句话说得段三娘很是扎心,随后便开始拉赞助:“……这五场比武,小弟和白胜只有两人,不知段姐可否借个人给小弟?”

    段三娘听着听着,忽然就感觉这个叫做冯柏的大胡子男人似乎颇具雄风,或许上了床比白胜还要勇猛,当即笑靥如花,道:“没问题,姐姐我来到这里就是来帮你们的,手下这几个人你随便挑……”

    “那就谢谢姐姐了!”萧凤笑着一指杜壆说道;“小弟只要他一个。”

    段三娘手下只有一个高手杜壆可用,这一点非但萧凤看得出来,就连灵兴也一早就把杜壆算了进去。

    从段三娘这边借了人,萧凤又走到了孙安面前,道:“孙将军那两坛西风酿可曾喝完了?若是喝完了,小弟再派人给你送两坛过去。”

    “啊?”孙安闻言大惊,瞪大了眼睛看着“冯柏”。

    数月之前的某个夜里,适逢他负责当值统领永乐城的城防军队,而他却不把这项责任当回事,率领一众中下级军官饮酒,被突然查岗的萧凤抓了个现行。

    萧凤当着所有军官的面没有说什么,却把他叫到了白府,送给了他两坛西风酿,说道:“只要你以后在作战或当值的时候不喝酒,我白府就供你喝这种西风酿。如果你做不到,那么这西风酿便是最后的两坛了……”

    前文曾经说过,这种西风酿产于西夏,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高度白酒。半年以前白胜和扮成萧凤的方金芝带着瘫痪的李若兰,曾在凉州城喝过这种酒。

    后来方金芝到了永乐城,与萧凤说起这事儿,便引起了萧凤的兴趣。萧凤是契丹人,契丹人不论男女都有酒量,于是便派人找来了西夏的酿酒工匠,酬以重金,请工匠为她酿造这种高度酒,而她送给孙安的那两坛正是第一批西风酿的特曲。

    值得一提的是,出于对水质的要求,酿酒工匠把酿酒的作坊选在了秦凤路的凤翔府(今宝鸡市凤翔县),而自打那是开始,凤翔便成了华夏白酒的重要产地之一,而且产自凤翔的西风酿逐渐演变成了后世十大名酒之一的西凤酒。

    名酒的故事属于插曲,书归正传,只说孙安一听“冯柏”说起这两坛酒的事情,怎还不知眼前这位大胡子就是那易容术天下无双的第一夫人?

    纵使他此次前来少林是听命于梁红玉的调遣,但那是在没有白胜和萧凤在场的前提下做出的选择,眼下既然第一夫人在场,他当然要听从第一夫人的安排。

    所以他惊愕了片刻之后猛然醒悟,连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冯掌门有何安排尽管吩咐,在下定当服从!”

    萧凤满意道;“你和山士奇也出来吧。”

    “遵命!”孙安一边答应,一边扯了一下身后站着的山士奇,山士奇正处在懵逼状态,虽然不明白孙老大为何会屈从于这个八仙剑的大胡子掌门,但是既然孙老大都答应了,他也不能说别的。除了白胜之外,他们这把人只服孙安,即便是曾经的田虎都没有这么大的效力。

    孙安和山士奇下场,“白胜”这一方的五个人便已经选定,分别是假扮白胜的方金芝、萧凤、杜壆、孙安和山士奇。

    就在萧凤接过少林知客僧递来的笔墨纸砚、准备拟定出场顺序并落在纸上之时,忽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在大殿门口,“山士奇不行,撤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