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一一一八章 打我老婆就不行!
    斧头挟着狂风,带着呼啸,凌空砍向“白胜”,神山上人矮小枯瘦的身躯紧追其后,在距离斧柄七尺开外冲向对手,看上去势不可挡。

    在方腊称赞过后,旁观众人在惊叹之余,也不禁纷纷点头,均想:“伏虎罗汉”果然名不虚传!

    而少林寺的那些三十岁以上的僧众想的则是:即便是十几年前的玄慈方丈,只怕也没有神山上人眼下这般煊赫的武功,就算十几年前神山与玄慈方丈在伯仲之间,在玄慈方丈辞世之后的这十几年里,神山又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生姜,还是老的辣啊!

    不说旁观众人如何作想,只说在那斧头横空袭来之际,方金芝纵然心里对父亲抱有不满,手上也必须要做出应对,轩辕剑式凝然而出!

    即使吃过了天魔丹,凭空多了一甲子的内力,她的功力也还到不了像神山这样擒龙控鹤的地步。

    本书前文提到过,这一甲子的内力指的寻常武者修炼寻常内功所积累的六十年内力,是不能跟一些特例相提并论的。就比如萧峰,萧峰修炼少林内功二十年,丹田里所积蓄的内力已逾常人百年之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与两个武林中的超级BUG——虚竹和段正严相比肩。

    虚竹和段正严有多少内力?前者身集逍遥三老各自七八十年的内力,加起来已经接近了三百年,后者更是在吸了几十名高低不同的武林人物内力之后又把鸠摩智一身内力吸了个精光,说他内力达到了三百年以上也不为过。

    而萧峰在实战之中却依然可以略胜他两个拜弟一筹,一招降龙掌竟能将慕容复、丁春秋与游坦之这三大高手同时逼退,这除了丰富的战斗经验之外,萧峰本身的内力也是不容忽视的。

    再说眼下,方金芝的内力虽然也几乎达到了常人的百年之功,却依然到不了能够运用擒龙控鹤的地步,只不过她也无需使用什么擒控控鹤,因为即使神山动用了擒龙控鹤来对战,她的轩辕剑法也不逊色半分。

    轩辕大帝留下来的剑法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碾压的?非但不会被碾压,而且可以迎刃而上,巨阙剑携带的沛然真气直撞过去,与那柄凌空飞来的板斧撞在了一起,眼见就是一声爆响。

    出乎意料的,人们预想中那声爆响并没有出现,而是“嚓”的一声轻响,巨阙剑和板斧便即分开,板斧反向飞回,而“白胜”也在倒退。

    “白胜”居然在倒退!

    希望神山获胜的人们不禁惊喜交加,这可是之前从未出现过的事情,在此前“白胜”与祝彪以及栾廷玉的战斗中,没有人看见“白胜”退过一步,似乎“他”的剑法就只有前进,但是这一次“他”居然后退了,就说明神山上人的攻击是有效的。

    果然有效!神山也是这么想,在板斧倒飞向自己的时候,他平伸的右手并没有去接,只是眯起眼睛来在那斧头上扫了一眼,发现那斧头仅仅被对手的宝剑砍出来一个豁口,便更加得意,庆幸想道:看来这次是真的找对了方法!

    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令他不敢使枪用棍,那就是担心被对手削断枪杆棍身,栾廷玉的前车之鉴就在那里摆着,岂能重蹈覆辙?

    不论多么粗的枪杆棍身,都不能超过一掌之握,即使非要打造一根超出常规的粗壮枪棒出来,也得有那么大的手去掌握才行。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了枪杆棍身容易被利刃削断劈折。

    但是斧头就不存在这个短板,尤其是他这样以擒龙控鹤操控的斧头,就更加不惧对手的宝剑——即使斧子的短柄被宝剑削断了又能如何?那斧柄又没在他的手中,他完全可以掌控斧头继续作战,而斧头却是宝刀宝剑无法削断的,那几乎需要十倍于己的内力才能达到。

    试问世间有谁的内力能是自己的十倍?绝对没有!

    在看清了斧头的豁口之后,他的信心又增加了一些,更是卖弄起来,根本不做接收斧子的动作,而是倏然驻足,那斧子堪堪飞到他的面前,竟突然转了一个弯,绕着他的身体飞了一圈之后,以更加凌厉的势头劈向了“白胜”。

    在神山检视斧头的同时,方金芝也在检视宝剑。

    虽然这宝剑是她从萧凤那里讹来的,但是事后白胜萧凤都没有问她索要,只在白胜冒充白钦设计李若兰那一次借用了几天,用过便将此剑还给了她,所以她很是珍爱。

    自己嫁给白胜,可没收到半点彩礼,唯有这柄巨阙剑勉强算得上是白胜的馈赠,所以这把剑对她来说意义重大,并不仅仅是防身利器,更见证着她和白胜的姻缘。

    巨阙剑没有伤痕,这令她放心不少,在那柄斧子再次凌空劈过来时,她咬了咬牙,再次挺剑撞了上去。

    不得不说的是,虽然这种返璞归真的重剑剑法,由重剑换为轻剑,由钢剑换为竹木,直至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最终可以达到无剑胜有剑的巅峰境界,但是在“最终”之前的这个过程里,却并不是无敌于天下的。

    就好像眼下的方金芝,她已经进入了重剑变轻剑的阶段,在境界上确实高过了使用重剑的当初,但是在这个阶段里一旦碰见极强的对手以重兵器对攻,轻剑的劣势便会展露无遗。

    这便是她再次对攻之前咬了咬牙的原因所在,刚刚发生的退后三步是她练成轩辕剑法之后从未有过的事情,这个意外的挫折,致使她的信心有所动摇了。

    只不过即使信心不足了,她也要咬牙苦斗。

    同样是白胜的妻子,同样知道老公站在场边,方金芝和萧凤的心态截然不同。

    刚才萧凤可以挥洒自如地大秀少林七十二绝技,除了想用这种手段来打击没事找事的少林和尚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她知道老公就站在她的身后,这意味着她根本没有战败的可能。

    换句话说,老婆跟人打架,一旦发生险情,老公能不援手么?

    所以萧凤是抱着必胜的信心与慧真较量的,她知道不论怎么打她都是有胜无败。

    方金芝就不一样了,虽然她早已经对白胜誓言相许,生是白家人,死是白家鬼,可是十天前的那一场夫妻反目还没了结呢,白胜是会重新接纳她、与她言归于好?还是就此写下休书、从此翻脸无情?

    虽然此时面临严峻的形势需要一家人一致对外,但是一旦此间的斗争结束,她就必须要面对这个事实。

    所以她是不想接受白胜的帮助的,她想要独自战胜对手,然后就可以跟白胜说一句,你看,你这样对我,我还帮你杀了那些要害你的坏人。

    更何况她的父亲也在现场,这种情况下她更不能输给对手,否则连父亲的面子都给丢了,虽然此时她还没有以她的本来面目示人,但是早晚她会告诉她父亲这件事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若是不知道白胜在这里,反倒会比现在更好一些。

    正如这世上所有的竞技比赛一样,如此心事重重岂能打出水准?

    不管怎么想,她也还是咬着牙上去了,剑斧再次相撞,再次发出“嚓”的一声,然后是斧子和人再次两分,斧子飞回,人后退。

    只不过这一次的对撞与上一次却是有所区别,区别在于那斧子倒飞的势头变缓,而方金芝后退的幅度增加,这一次她倒退了五步方才拿桩站稳,这说明两人之间已经不再是势均力敌,神山上人占据了上风。

    见此情景,场中那些与白胜为敌的人们都不禁为之一振,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情,若是用后世的一句话来形容这些人们的表情,那就是:神山上人有戏!

    与这些人相反的,真白胜就不禁皱起了眉头,心说老婆啊,这场架不能这么打啊!

    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白胜早已经原谅了方金芝,尤其是当他看见方金芝为了给他正名挺身而出时,之前心中对她的一切不满均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些许的愧疚,以及由于铁扇公主威胁的存在而产生的担心。

    其实,即使是那天在燕京城西,在赶走方金芝的时候,他也没有去想“离婚”这个概念,这个时代里哪有离婚一说?真若是把方金芝给休了,她以后该怎么活?

    所以在他的心里,方金芝始终都是他的妻子,虽然与他另外几个妻子相比不那么讨人喜欢,但终究是与他有过鱼水之欢的,他才没有那么狠心将她抛弃。

    回到眼前来说,他之所以冒着与铁扇公主撕破脸的风险出来主持这场比武,就是担心他的两个妻子在比武中受伤甚至殒命,在这个想法的指导下,他如何肯让神山威风渐盛?

    在此之前,他只是没想到神山上人有这么厉害而已。

    满以为在听到了对方的排兵布阵之后做出了针对性的安排已经足够了,如果一定要找出己方最为薄弱的一环就是萧凤那里,没想到在他看来较弱的萧凤大放异彩,而在他认为较强的方金芝却遭遇了阻击。

    而当神山占据了上风之后,他才明白,这并不是方金芝最弱,而是神山更强,原来这武林之中还有神山这么一号人物可以称作是强者。

    他低估了神山,是因为他没有把神山和玄慈做对比,如果他知道早在三十年前神山便已跟叱咤江湖的“带头大哥”齐名,他一定不会如此排兵布阵。

    用一个最直观的比较,可以把眼下的神山,看成是少林前任掌门玄慈还活着,来与年方十九的方金芝对战。而玄慈又是什么层次的人物?那是十几年前仅次于萧峰、虚竹和段正严的存在,即便是名头响亮的南慕容也未必能够打得过这位少林方丈!

    所以方金芝打不过这样的对手,本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是白胜却不能认这个理,处在他的立场上就只能认一个理——你打我老婆就不行!

    所以当神山的斧子第三次飞过来的时候,他不得不冒着被铁扇公主识破的风险传音给方金芝,“金芝,你别说话,只听我说,你就用擒龙控鹤的手法去虚抓那柄斧子!”

    若是把方金芝换成萧凤,他就一点都不担心被铁扇公主识破,因为萧凤的机智丝毫不弱于他这个当老公的,但是方金芝不行,方金芝有时候说话不过脑子,所以他这传音是冒了风险的。

    不出所料,方金芝哪里知道白胜这句话是在对她使用传音入密这种奇妙的武功?即使是她父亲的独门武功天魔音也无法做到只被一个人听见。

    所以她以为这句话是所有人都能听见的,而且她听见白胜已经恢复了男声,就认为白胜已经坦露真面目了。我是金芝,你是白胜,我为妇君为夫,这很正常嘛。

    尤其这“金芝”两字,听了就令她心头一暖,知道老公已经原谅了自己,但是接下来听到的指示却令她倍感困惑,“我不会擒龙控鹤啊!”

    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就说了出来,因为事态已经非常紧急,她若是再不出招,就要被斧子给劈成两半了。

    白胜就暗叹一声,没办法,这个老婆就是这么一根筋,谁让你真使擒龙控鹤了?不是让你做个样子吗?就是听不明白,而且都特意叮嘱你不要说话,你还是说了出来,这真是没治。

    在神山上人斧子飞来的这一瞬,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方金芝讲解清楚,那一句传音已经是非常紧迫了,他料到了方金芝有可能不理解,而事实也果然如此。

    最要命的是,方金芝竟然恢复了女声来反问他,场边大多数人尚且没有注意到这个奇特的变化,毕竟他们都在专注地看着神山的斧招,但是他们依然被方金芝的反问闹了个一头雾水,均在想:白胜这是在跟谁说话?

    更有人很想反讽一句,你当然不会擒龙控鹤,你若是会擒龙控鹤,何至于被这凌空飞劈的斧子打得节节败退?

    但是就在想要反讽的人们想要开口的时候,场上却已经突发异变,那柄飞劈过去的斧子,竟然又飞了回来!

    这一次斧子的飞回可与前两次截然不同,前两次都是与宝剑相撞之后飞回的,而这一次斧子却并没有与宝剑相碰撞,按道理,只要没有遇到宝剑的迎击,这斧子就该劈在“白胜”的身上才是,可是它怎么就飞回来了呢?

    难道这竟是神山上人使的一记虚招或诱招?

    众人的视野里,那斧子倒飞的速度也与之前大不相同,看上去缓缓的,飞得四平八稳,原本携带的劲风和呼啸均已消失,这是什么意思?人们看不懂了。

    就在人们无比纳罕之际,却听见方腊突然说道:“金芝,是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