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第一一七四章 受降
    只不过此时赵佶也顾不上找狄烈的麻烦了,他仔细地想了想,觉得狄烈这个办法或许有那么一点蒙混过关的可能,便继续下一项议程,讨论李清照的事情。

    完颜宗贤要求大宋提供的美女名单里有李清照的名字,这自然是蔡攸如数家珍的结果。李清照不仅是大宋的美女,更是大宋的才女,用句后世的话来说就是极具知性美,这是大宋其他任何一名美女都无法媲美的,独一无二。

    用谁来顶替李清照呢?李清照给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答案,她说她不需要别人顶替,她亲自去。

    这话一出口,满座皆惊。

    就连狄烈也没想到她竟然主动舍身进入虎口,他原本还在为难,虽然他知道李清照跟白胜的关系也很不一般,但是毕竟这两人之间不存在男女关系。

    他曾经听白胜亲口说过与李清照之间的往事,他能够体会到白胜对李清照的尊重,那绝对是尊重,而不是别的什么暧昧不清的感情。

    所以他也不是没想过要替李清照想一想办法,但是他能够驱策的就只有洛水二女,而这两员女家将已经被他派上用场了,再让他去找第三个女子来顶替李清照,他还真的没什么办法。

    毕竟他不是赵佶,非但没有后宫佳丽三千,甚至直到现在也还是孤身一人,不为别的,只为他始终没有遇见一个令他爱慕的女子,他能指定谁的老婆去顶替李清照?他不能。

    更何况李清照的姿色也是万里挑一的秀美,像她这个年龄的骨感美女别说汴京了,就是遍寻宋辽夏金也未必能够找到一个。

    但是李清照却告诉众人,她要亲自去!众人在震惊的同时也都不禁汗颜,这才叫巾帼不让须眉,不是么?

    如此一个文文静静的才女大家竟然如此凛然慷慨,可以说把此间的男儿都算在内,能够像她一样面对死亡的人也没有几个,毕竟那不是一般的死亡,那是生不如死的死亡,是受尽屈辱还不一定死的成的死亡!

    李清照的事情定下来了,却并不等于就凑齐了完颜宗贤的名单,因为那上面还有白时中的女儿白婉香,按说白婉香的姿色较为寻常,且已经嫁做人妇,并不是色中高手的选择,但是谁让她姓白呢,谁让她是白胜的堂妹呢?

    完颜宗贤要报复白胜,可不仅仅是报复在白胜妻子和女儿身上那么简单,就连他的堂妹也不能放过。

    当然,给完颜宗贤提供这个线索的还是蔡攸,因为蔡攸认为白时中很不识相。

    白时中是依靠他爹蔡京当上的右相,而今他爹已经被皇帝拿下,白时中却不识时务,不知道立即倒向他的阵营,反而隐然有与他分庭抗礼之势。

    他知道近来白时中真正的倚仗已经不是他爹蔡京了,而是白胜。但是不管你的倚仗是谁,你跟我蔡攸争权夺利就不行,必须做出针对惩戒措施。正好完颜宗贤询问白胜的亲戚,那就不好意思了,搂草打兔子,捎上你的女儿白婉香,看你哭不哭!

    白婉香的丈夫是王黼的儿子王芳明,正是身为御拳馆弟子的王牧的儿子王芳亮的堂兄,如今王黼仍被方腊羁押在杭州,王家之势江河日下,若不是有大财主王牧支撑着,王芳明和他的妻子白婉香都没有资格跟着滕忠孝躲进皇城。

    正所谓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按道理白婉香的事情应该王家来管,但是王家如今只有商人王牧,这事儿怎么管?拿钱买一个先皇的遗孀代替侄媳妇去给金国人糟践么?没错,冷宫之中模样比他侄媳妇好看的多的是,但是他买不起。

    宋朝的商人可比不了满清时代的红顶,更比不了后世的土豪,宋朝时代的商人就是肥猪一头,要你钱的时候自有官员持刀来宰,不要你钱的时候呢?呵呵,你就还是一头猪,猪能有什么政治地位和政治权利?

    所以此时王牧就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白时中,意思是这事儿兄弟我办不了啊,若是我那哥哥王黼在朝还差不多。

    王牧没办法,白时中同样没辙,他跟狄烈还没法比,狄烈的亲娘是赵佶的亲姑姑,而且此刻人家就在皇城里面待着呢,赵佶不看狄家的面子也不能不给姑姑面子,可是他白时中能有什么面子?想让太上皇割舍一个婉容婉仪之类的佳丽出来顶替女儿,赵佶能答应么?

    而且最可气的是此前正好有李清照这么一个前车之鉴,人家李格非的女儿都亲自送上去了,我白时中的女儿比人家李清照高贵么?貌似怎么比、比什么都不如人家李清照啊!

    所以他干脆咬了咬牙,看着女儿白婉香说道:“孩子,你也别找人顶替了,就当你是为了官家和为父以及你的夫家献身了吧,大家都会记着你的好的!”

    白时中都这么说了,赵佶当然也不会高姿态,再送出一个嫔妃来替换白婉香,反正白婉香的姿色也就那样,留在大宋也不是一道菜,就这么着吧!

    于是白婉香亲自送上这件事就算敲定。

    在白婉香之后,还有几个大臣的女儿或儿媳也在名单之中,蔡攸为了保命那是不遗余力,把京城中数得着的美女全部罗列了出来,竟然做到了滴水不漏。

    此时人们怎还不知,完颜宗贤之所以能够定下这样一个名单出来,肯定是蔡攸在其中捣鬼,便不禁对蔡攸恨之入骨,只待金兵一退,到时候宁可以命换命也要弄死这个无耻奸贼。

    不仅群臣,就连赵佶和赵恒父子两个皇帝也是如此作想。

    最后要做安排的就是受降的皇帝和文武百官,赵佶父子就着梁师成的点子借题发挥,由狄烈扮成赵恒,由刚从南阳调回来没几天的宗泽扮成赵佶,这就免得二帝亲自去给完颜宗贤下跪丢人了,同时也预防了完颜宗贤出尔反尔、接受了投降再杀人或掳人的可能。

    反正完颜宗贤也不认识这两位大宋皇帝,不是么?相对于那些传说中的超级美女来说,两个皇帝长成什么模样反倒是无所谓的事情,一个色中饿鬼又怎么可能盯着两个男人看个仔细?况且不论是狄烈还是宗泽都是生得仪表堂堂,船上龙袍比皇帝还像皇帝。

    全部人员敲定并集结完毕,距离完颜宗贤给出的最后期限——申时已经十分接近了。

    完颜宗贤挺会挑时间,申时是这个时代里大宋百姓娶妻拜堂的吉时,只因过了这个时辰便是夜幕降临,新郎新娘便可洞房花烛了。而完颜宗贤当然已经不具备与女人洞房的能力,之所以他仍然挑选了这个时间,却是为了灯下看美人。

    有经验的男人都知道,灯下美人总是会比太阳下的美人更加神秘一些。

    申时未到,白樊楼里已经掌起了牛油红烛,完颜宗贤坐在了一楼大厅的中央,楼外站满了手执狼牙棒的金国勇士,在他的左侧坐着金国的四皇子完颜宗弼,而在他的右侧,则是懒洋洋地坐着一个身穿葛袍,头发有如一蓬乱草一样的老头,若是不看衣袍只看头发,倒是跟丐帮污衣派的长老有一拼。

    此时已有一名金国的勇士前来禀告,说大宋皇城门已然洞开,两个皇帝带着文武百官已经自缚双臂出城了,还带着十几名美女,其中一个美女抱着一个包裹在哭,那包裹里似乎是个婴儿……

    “把他们押过来!”完颜宗贤志得意满,已经开始想象待会儿先收拾哪个女人了,嗯,李师师,就是李师师!抱孩子的肯定是李师师!

    蔡攸把李师师描述的天上少有,地下难寻,倒要看看这个大宋的青楼头牌究竟是怎生美丽。

    嗯,得先让李师师陪我喝两杯,嗯,要不要给李师师喂一口她女儿的肉呢?这倒是个问题……

    不多时,便有手下来禀报,说大宋皇帝和群臣以及美女已经到了白樊楼门口了,完颜宗贤说道:“先让女人和孩子进来,旁人在外面等着,必须严加看守,如有异动,格杀勿论!”

    十几名女人鱼贯而入,白樊楼的大厅顿时一亮,就好像突然多了许多蜡烛出来的感觉,完颜宗贤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抱孩子的女人,哭得如同雨中的梨花一般,煞是惹人怜爱。

    “抱孩子的,你就是李师师?”完颜宗贤是精通汉语的,所以无需翻译便能与宋人对话。

    “回大帅的话,奴家正是李师师。”抱着死狸猫的水凝珠抽噎答道。

    来此之前,狄烈曾经把洛水二女拉到一边低声嘱咐过,要求她们务必不要轻举妄动,完颜宗贤的身边不可能没有高手,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草惊蛇,最好等到完颜宗贤让他和宗泽也进入白樊楼之后再看他眼色行事。

    所以此时水凝珠尽可能地把戏演得更加真切,单是这伤心痛哭便须全力以赴。

    “你哭什么?走过来让本帅看看!”

    由于泪痕遮面,完颜宗贤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虽然颇有一种朦胧之美,但是既然已经可以任意摆布这个女人,何不叫她走近一些看个仔细呢?

    “奴家的孩儿……让人给摔死了!呜呜……”水凝珠哭得更加厉害,却是顺从地走向完颜宗贤。

    “什么?”完颜宗贤立即大怒,幻想中活吃白胜女儿的戏码没了!“谁干的?不知道本帅要活的么?好啊!这就不能怪我了,我要杀光这汴京城里的每一个人!你站住!”

    盛怒之下,他也不忘防范,谁知道白胜教没教过李师师武功,自己这个废人,还是不要让敌人的妻子距离太近才好,所以在“李师师”走到他身前七尺的时候他叫住了对方。

    水凝珠依言止步,哭道:“呜呜……是官家亲手摔的,奴家心疼死了,呜呜……”

    赵佶摔的?完颜宗贤闻言一愣,但随即就已恍然,嗯,赵佶摔白胜的女儿,倒是合情合理。

    此前蔡攸早已经把关于李师师的一切说了个通透,所以完颜宗贤也知道白胜抢了皇帝嘴边上的肉这件事情。

    “那也不行!”

    即使赵佶摔死白胜的孩子再怎么合乎情理,也是坏了他复仇的一项计划,令他复仇的快感少了许多,不行,必须想个办法把这个损失补回来!

    只不过此时此刻,先欣赏一下李师师的容貌才是最要紧的,至于设法补充复仇的快感,待会儿再想也不迟。

    于是仔细打量走到了面前的李师师,端详了甚久,才“嗯”了一声,道:“姿色是有的,也算得上是绝色佳人,只不过比那蔡攸鼓吹的却是差了些,就你这模样,只怕与辽国的耶律骨欲和萧凤相比都略有不如,难道你宋国人就只会吹牛吗?连女人的容貌也要吹上天?”

    完颜宗贤并没有见过耶律骨欲和萧凤,只不过他曾经祸害过不少辽国的美女美妇,每回蹂躏之后,总会问这些女人一个问题,那就是辽国美女哪个最美,得到的答案自然是耶律骨欲第一,萧凤第二,耶律答里孛第三。

    正好他在燕京城南曾经抓捕过耶律答里孛,果然天生丽质,当时便动了真心,想要与耶律答里孛结为夫妇,而耶律答里孛已然美貌如斯,那么萧凤和耶律骨欲又该是怎样一个美法?

    只可惜自己被完颜阿骨打派到大宋来了,那耶律骨欲和萧凤只怕会落在完颜宗望的手里,这辽国的两朵花是不用再想了。

    他当然不知道完颜宗望和完颜阿骨打已经被白胜给杀了,他只知道白胜在燕京城东护城河那一战身负重伤,据说已是生命垂危了,而且就在刚才,哈迷蚩来到了白樊楼,说是从秦桧那里听到的消息,说白胜已经死了。

    于是他便不免有些怅然,白胜死了,这报仇的快感就少了许多,辽国两朵花落在宗望手里了,这也是一种失落,再加上白胜的孩子也被赵佶给摔死了,李师师又没有想象中那么艳丽,这……怎么就这么不顺呢?

    不行,死孩子的肉也得吃!“来人啊!把李师师抱着的孩子拿过来给我看看!”